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读档2013在线阅读 - 153、市场上的钱(感谢瑞根大神万赏)

153、市场上的钱(感谢瑞根大神万赏)

        赵元庆吐了一口烟圈,“有件事我不懂,你说,银行知不知道我们这样操作?”

        “自然是知道的。”

        “那它图啥?”

        关煌笑而不语,

        赵元庆见状也没追问,开口问道:“那兄弟,这个银票套利中,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没?”

        关煌想了想,把后世的一些见闻讲出来:“有三个方面。”

        “哦?”

        “银行给企业开银票是基于企业有真实的贸易背景,因为企业是要付款给供应商的。一般要求企业正常经营一年以上,提供真实贸易合同、增值税发票等其他资料。”

        赵元庆笑笑,这对他不是什么难事,强大的贸易背景,哈哈,那不是张嘴就来。

        关煌解释道:“因为只有营业额非常大而且有多余的发票额度,把票开出去也能把账做平……”

        赵元庆“嗯”一下,关煌猛然发现自己想多了。

        对于赵元庆来说,这条形同虚设。

        赵元庆见关煌闭嘴,忍不住开口问道:“兄弟,别的呢?”

        关煌回答:“第二点也不是大事,需要与各地的银行保持良好关系。”

        “哦?”

        “因为做银票套利,需要经常与银行打交道,知道哪家银行的哪家支行可以做、什么时候需要做多少量、时间多长、要求严不严、利差大不大……”

        赵元庆闻言,反而在心里皱起了眉。

        他的关系在省内还行,在外地就力有不逮了,不过是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拉着其他人一起干。

        面上不动声色,仿佛胸有成竹。

        有时候,虚张声势也是一种力量,尤其是大靠山退休的情况下,更需要对外展示力量。

        既然对方都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个小事,那就只能是小事。

        关煌说的什么,他也没在意

        “……虽然银行有拉存款的需要,但也不能到处吆喝,通常都做熟不做生,不然的话事情闹大,后果比较严重……”

        要是让外界察觉到他的虚弱,那就不是几句话能摆平的。

        什么叫虎死不倒架?

        赵元庆提了提神,“第三呢?”

        关煌:“一般银行,都要求的是1亿起做,少部分银行也可以几千万起做,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笔很大的资金。”

        赵元庆同意,在市场上拆借资金,不是一件小事。

        土豪企业可以用自有资金做银票套利。

        国企央企可以用银行贷款做银票套利,空手套白狼?哈哈,开玩笑……

        关系不硬的企业,拆借利息一般是一般万分之八到千分之一点二左右。

        关系硬的企业,可以控制在每天万分之五的范围内。

        千万不要觉得贵,筹钱这种事,没有容易的,

        没关系的企业,不好意思,钱借出去了……

        关煌话题一转,“不过,这对庆哥来说,肯定不成问题。”

        赵元庆哈哈一笑,有心展示一下肌肉,让小兄弟看看,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筹钱虽然比较难,但不是没有办法,兄弟你知道现在市场上的钱,大部分来自哪吗?”

        关煌在这上面自然没经验,“还没请教庆哥。”

        赵元庆幽幽说道,“除了国企,哪家公司不缺钱?你不缺钱吗?”

        “缺钱。”

        “对喽,缺钱,你又找不到钱,去银行贷款又不符合条件,你说怎么办?坐以待毙?”

        关煌摇头,“那不能,还得想办法。”

        赵元庆附和:“是嘛,有需求就有市场,国企贷款手续简单,钱贷出来,自己又用不上,市场形势也不允许扩大再生产,你说能做啥?”

        关煌已经彻底明白对方的意思了,钱在账户上放着,每天付着巨额利息,换谁也不干。

        肯定要为资本找一个去处,房地产又受限制,只能做财务投资了。

        果然,赵元庆说道:“钱流到我们这里,也算是充分利用,不过现在生意不好做了,几年前,万亿大放水,那个时候才是黄金时代。”

        关煌彻底恍然。

        他之前对此不了解,还以为市场上的钱都是私人的,没想到还有正规渠道的。

        也算是开了眼界

        赵元庆继续说道:“钱少的苦,大家都体会到,钱多的苦,恐怕没几个人感受到,看着它在账户上一天天贬值,也是焦虑的睡不着觉。”

        “可以做一些投资嘛。”

        赵元庆哑然失笑,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莽的很,“投资?你说投什么?股票、期货?还是互联网创业?房地产?”

        关煌意识到自己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在他眼里,这个时代就是黄金时代。

        到处都是机会,弯腰就能攫取财富,如果他有一百亿,他可以成为世界首富。

        然而,对于身处时代中的人来说,前路一团迷雾,鲜花和陷阱交杂,向哪个方向行驶,都是风险巨大的事。

        赵元庆看着远处郁郁葱葱,开口说:“前些时候,我也投了不少创业项目,玛德,全部倒闭了,那种心情,感觉就像是被骗了一样,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决定,不凑热闹,老老实实做好眼前事。”

        关煌没想到,老赵还有这种往事。

        创业项目自然是十投十死,不要看媒体整天宣传,哪家创业公司又上市了?

        失败的不计其数。

        甚至来不及等到被人关注,已经活不下去了。

        “前段时间,小苏找我,问公司要不要转型,有人请他去做网贷,我直接拒绝了,不管网贷是真有前途,还是炒作,我是不打算碰了,互联网借贷,想想都不靠谱。”

        关煌没有说话。

        想的却是苏鹏飞,丫的说“赵老板看不上他一个底层,就不见面告辞了。”

        没想到不但见面了,还想搞一波大的,这是不甘心?还是有有想法?

        “兄弟,你觉得这个东西有前途吗?”

        关煌闻言,开口劝道:“什么行业都能挣钱,关键是怎么做,网贷行业不太适合你。”

        赵元庆可不是二李,掌握着不小资源,如果投身网贷,说不定会折腾出一点事来。

        还是少造点孽吧,本来就是高利贷,再去搞网贷,那不是害人不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