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余烬之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起源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起源

        踏入虚无之境,短暂的黑暗后,洛伦佐重新踩在了坚实的大地之上,出现在这崭新的柱状空间之中。

        看着周围的事物,洛伦佐的心里升起一股异样感,与先前的破败不同,这里似乎正是守秘者记忆中庇护所最为繁华的时候,能看到井壁上的容器都充盈着,粉红色的液体中似乎正有着什么在蠕动,绿色的指示灯逐一亮起,蔓延至上下的尽头。

        身前的巨型圆盘也安然存放着,幽蓝的浮光游走在其上,而那从穹顶之下垂落下来的机械臂也在缓缓移动,它脱离了圆盘的束缚,在井壁之间游走着,似乎是在检查容器的状况。

        洛伦佐似乎从未离去一样,他再次来到了这里,有些意外,但想想也是,能深刻进守秘者灵魂中的场景,也只剩下了这里了。

        “人格唤醒中。”

        冷彻的声音响起,身前圆盘的盖板开启,弥漫的白气之中,一名老者从积水与线缆间坐起,与洛伦佐在现实中看到的不同,此刻守秘者自己的形象还不是那可怜的脑组织,但与其相比,此刻的他也没有强出多少。

        身体的绝大部分已经被金属机械取代,后脑壳被半透明的容器取代,胸腔也被完全打开,洛伦佐甚至能看到在血肉下运作的机械,四肢也被改造成了金属义肢,为了保证基础的维生,能看到一系列的消化器官都变得了洛伦佐看不懂的模样。

        不同颜色的液体在粗细不一的管道内奔涌,轻微的电流划过,老朽的脸庞上,电子眼亮起微光,随后转动、挪移。

        老者猛咳了一声,将堆积在喉咙间的积物全部吐了出来。

        “这里是现实,还是……”

        电子音响起,老者似乎并不具备说话的功能,这些交流的能力全部由机械负责。

        “【间隙】,至少我们是这样称呼这里的。”

        洛伦佐回应道。

        “这样吗?”

        老者躬着身体,电子眼中微光一阵明灭,他似乎是在思考。

        “罗杰那个疯子又回来了,还有艾德伦。”

        电子音一阵扭曲,看样子老者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态,这让洛伦佐觉得一阵疑惑。

        “你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只是很粗糙的信息,虽然庇护所已经无比破败了,但还是有些设施能使用的,比如对外的观测,不然我也没办法引领你们进来。”

        老者缓缓说道。

        “只可惜我太老了,设备也尽数损坏,只能勉强令我维生,如果你们不是升华者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们沟通了。”

        “你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如果这是真的,洛伦佐不得不佩服老者的决然与果断,他只是将自己视为了一个活体的记录器,等待着像洛伦佐这样的升华者到来。

        “我已经活了太久,我见过很多离谱的事,猜到这样的可能并不难。”

        老者的声音有些嘶哑,电子音变得扭曲。

        “你们的问题先稍等,麻烦先让我缓缓,为了保证自我不会崩溃,我做了很多的措施,这个脑子僵硬太久了,我需要让它重新动起来。”

        说着伸出了机械臂,金属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玻璃的脑壳,敲击令其中的积液微微震动,连带着脑组织也摇晃了起来。

        “你知道我们想问什么?”

        华生出现在洛伦佐的身旁,她与洛伦佐一同步入了【间隙】之中。

        “当然。”

        电子眼没有什么神态可言,但从那冰冷的机械与微光中,洛伦佐还是感受到了某种情绪。

        “每一批抵达这里的人,无论是男是女,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会向我提出同样的问题,而这也是我活到现在的原因。”

        齿轮急速转动,白气弥漫,线缆逐一崩断,老者缓缓地从培养仓里站了起来,身上带着滴水,缓缓地走下,嶙峋的金属躯骸尽情地展现。

        “虽然是虚幻,但再一次地站起来,感觉还真不错啊。”

        老者说着低下了头,只见下身空荡荡的,洛伦佐表情有些古怪,仔细想想也是,从目前的判断来看,守秘者也是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总归是有些不适的……

        不等洛伦佐继续他那见鬼的奇思妙想,守秘者便忍不住发出了一阵笑声,弄得洛伦佐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很久很久之前,那时我还没有被‘优化’成这个样子,还有着比较简单的排泄功能,技师们给我按了一个有趣的装置,只要稍微调整下压力,我的身体排泄的废液便可以混合着金属颗粒如水刀般喷出,随随便便都能尿死几个敌人。”

        电子眼来回转动,颇有眉飞色舞的感觉,他说着还用力地挺了挺胯,发出了阵阵笑声。

        洛伦佐的表情有些僵硬,虽然听不懂什么水刀,但从尿死敌人来看,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事,这个守秘者的性格和他预想的有些不一样。

        “觉得我与你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作为一个坚守秘密的老怪物,我应该是一脸便秘的样子,说着听不懂的怪话,沉稳慎重?”

        微亮的电子眼顶在了洛伦佐的身前,直视着那幽蓝的光,洛伦佐点了点头。

        “这可不行啊,活的太久了,心理难免会出现些问题,人要乐观些。”

        老者笑的更大声了,他往后退,靠在了培养仓边上。

        “不过还真有些怀念啊,我都记不清便秘是什么感觉了。”

        这可太乐观了。

        洛伦佐都想过守秘者一脸的不甘与悲愤,对自己诉说着过往的仇恨与期盼,结果这个家伙却没有丝毫神秘的感觉,从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来看,如果真的没有被拆除,他肯定会给洛伦佐展示一手什么叫做水刀。

        眼前突然闪过泡在营养液中的脑组织,失去所有的部分,只留下一颗艰难维生的头颅。

        洛伦佐刚刚涌现的笑意僵住了,看着老者的自娱自乐,他一时间百味杂陈。

        “那两个家伙还在打架吗?还真是没完没了,我记得他们打了应该有挺长时间了,得有几个世纪了。”

        老者一阵唏嘘。

        “你认识他们?”洛伦佐问。

        “何止是认识啊,其中还有一个是我带大的。”

        老者轻松地说出很糟糕的话,这实在是让洛伦佐觉得有些不适,有种你加入了拯救世界的决战,结果你身边跟着一个拉着手风琴的诗人,你一边杀敌,他一边为你配乐。

        这感觉荒唐极了。

        “罗杰·科鲁兹,我之前是被养在庇护所里的孩子,毕竟漫长的时光里我们都觉得有些无聊,有些守秘者提议要不养几个孩子玩玩,我感觉闲着也是闲着,也就同意了,等这些孩子长大成人,还能帮忙维护一下庇护所。”

        老者说着就回忆了起来,也不管洛伦佐他们还有什么问题。

        “我们就随便挑了几个储存的胚胎孵化,然后罗杰·科鲁兹就出生了,没有父母,完全人工繁育,就跟牲畜一样,我们一次造了一大批,他只是其中之一。

        那是个蛮聪慧的孩子,我很长时间里都很后悔把他生出来,哦,大概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了。

        和其他的孩子不同,那些孩子把我们这些能活很久的金属怪物视为神,他倒没有这些感觉,罗杰·科鲁兹对于一切都很好奇,学习知识,磨炼的技艺。

        当然最糟糕的是他很向外庇护所外的世界,那是一个会‘质疑’的孩子。”

        说到这里,老者神情有些低落,洛伦佐刚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只听他恶狠狠地说道。

        “王八蛋,早知道就不该把他生出来,最好连着胚胎一块砸了。”

        洛伦佐微微皱眉,表情一阵抽搐。

        “对,艾德伦·利维恩,另一个该死的王八蛋是叫这个名字来的,只可惜我没法把他的胚胎砸了,他是人生的,从外界来的……其实我都没想过那时候还会有人来到这里。”

        老者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洛伦佐的意图,到实际上洛伦佐还是很乐意于聆听老者的回忆录,对于过往的一切他都很好奇,如同饥饿的乞丐。

        “等等,我还得回答你们问题来的。”

        他这时才想起自己本来的职能。

        “抱歉,抱歉,太久没用脑子了,思维有些怪。”

        老者的语速飞快,但具体表达上,便是他身上那些微光不断地明灭,电子音带着些许的电流声。

        “让我想想,大概是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对了,先说几个前提,你们都是升华者,想必对于不可言述者应该有一定的认知了吧,这鬼东西是疯狂的无序,忠实地执行着‘生命’的本质,掠夺与延续。

        它以侵蚀的形式扩散,进行模因污染,以此导致了人类历史上诸多事物的消失……倒不是它摧毁的,只是那些东西被不可言述者污染了,我们人类为了安全起见,进行了自我的阉割。

        所以哪怕是我知晓的历史,也出现了漏洞与空缺,或许我曾经记着,但为了安全,我大概接受了逆模因影响,将那些被污染的部分全部遗忘。

        没有什么是绝对真实的。

        也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

        老者说着停顿了一下。

        “也有可能是其它生理上的原因,我想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我应该只是一团脑组织而已,以人类的技术,想让我保存到现在,难免会出现些问题。”

        “然后,便是一切的开始。”

        洛伦佐与华生紧盯着老者,集中注意力倾听着他的话语。

        “人类与不可言述者的战争持续了数个世纪,也是在漫长的战争中,我们逐渐了解到了不可言述者的性质,为了压制其侵蚀性,我们开发了逆模因武器,来对这无序的怪物进行认知上的放逐。

        庇护所也是在那个时间段出现了,当时它还是一处序号为六的战争堡垒,也就是这里。

        在这里的地表上,我们利用了名为【终焉回响】的逆模因武器重创了不可言述者,但我们也深受重创,逆模因不仅在抹除不可言述者,也在抹除我们人类自己。

        那应该是人类历史的第一次大断代,至少在我的认知里,这应该是第一次大断代。

        实际上没有【终焉回响】,人类文明历史也断的差不多了,当时不可言述者摧毁了绝大部分的人类文明,它的侵蚀污染了一个又一个的图书馆,我们只能将那些文明的瑰宝烧毁,遗忘再遗忘。

        而后在十三号堡垒,我们进行了‘降维计划’,利用十三号堡垒作为诱饵,那里有着数万的人口,故意暴露在不可言述者的视野中,但由于其是被禁绝金属保护,它想要侵入其中,必须需要实体来干预。”

        “你们令虚无的意志拥有了实体,并在那里释放了【终焉回响】,迫使它进入了长眠,从而囚禁了不可言述者。”

        这是先驱讲述的故事,洛伦佐此刻将它复述了出来。

        老者点了点头,肯定了洛伦佐的故事,可紧接着他说道。

        “没错,不可言述者的危机被暂时控制住了,虽然它陷入了长眠,但梦呓依旧环绕在它的四周,覆盖了整个……西方世界,我记得你们是这样称呼的。

        六号堡垒作为仅剩的战争堡垒,变成了庇护所,在收集了所有人类的知识与技术后,我们进行了自我封闭,同时开始了复兴时代。”

        “幸存的人们在地面开始了文明的重建,但很快不可言述者展露了它的能力,禁绝合金与逆模因都无法完全地压制住它,仍有力量外泄了出来,在它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怪物,最后引起纷争与战火,第一次复兴的尝试宣告失败,但好在我们还有很多机会。”

        老者说着看向了井壁上的容器,它们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那些都是人造胚胎,在经过定期培培育后,庇护所能持续生产数万的健康人类,在必要时填补世界人口,新生的人类将利用庇护所的知识成为了第二批复兴者。

        复兴者们由携带知识的筑国者们率领、引导,他们离开庇护所后会被逆模因抹除所有与庇护所有关的认知,以此保护庇护所的存在。

        但有些遗憾的是,经过数个世纪的战争,地表绝大部分建筑都已经损毁,基础设施全无,我们看样子要从零开始了。”

        他的声音低落,然后又高昂了起来,从他这副激动的架势来看,挥起锄头就能开始种地。

        “不过这不重要,至少我们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为了避免再一次的灭亡,我们意识到不可言述者的影响范围虽广,但还是有一定限制,也就是被你们称作东方世界的地方,那里处于不可言述者影响的边缘,另一批复兴者被派遣了过去,他们还携带着逆模因技术,在那里组建新的文明,看看能不能以此逃离不可言述者的影响。

        实际上我们也想过,要不要将所有的复兴重心转移至东方世界……或许我们也确实这样做了,总之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这段的记录,大概是被逆模因抹除了。”

        老者显得有些困惑,但很快又释然了,整天跟逆模因与侵蚀打交道,他很早便习惯了记忆的错乱。

        “这种事不必太纠结,因为各种原因,我的记忆好像也被删了又删,反正忘记了就忘记,也不用烦恼太多。

        毕竟这一切是和逆模因有关的东西,这种力量向来都是在欺骗敌人的同时,也要欺骗自己人。根据记录,那时起东西方便隔离开了。

        还记得吗?不可言述者是由人类因为某种‘因素’升华而成的,正如妖魔是由人类异化而出现的一样。”

        老者的情绪变化极大,洛伦佐不清楚是他性格如此,还是说这漫长的岁月也把他变成了一个可笑的疯子,此刻他的话语显得有些悲伤,有些压抑。

        “我们错了,我们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件事,不可言述者是由人类升华而成的,从一开始人类便与其有着某种模糊的联系,无论我们逃到哪里,这种联系始终都没有被斩断。

        就像……

        就像从一开始它便侵蚀了‘全人类’一样,我们无法摧毁自己,便只能不断地囚禁不可言述者,它的梦呓令人陷入疯狂,但这也会给予其养料,哄它入睡。

        我们是同源的。

        这就像……”

        “安魂曲。”

        洛伦佐猛然知晓了一切,他看着守秘者,缓慢地述说着那可怕的猜想。

        “这不仅仅是囚禁,还是献祭,一个又一个的人类陷入疯狂,为这无名之神献上祭品,来颂唱安魂的摇篮曲。”

        “没错,我们能做的只有不断削减自身与不可言述者之间的联系,也就是利用逆模因武器。

        但在先前的战争中,存储的所有武器都被使用在了第十三号堡垒中,也是因为这些逆模因的影响,不可言述者才得以陷入长眠……或者说人类失去对其的认知,当人类再度记起它的真容时,侵蚀将重新打开通道,令它苏醒,而现在它的梦呓不断地泛起,试图让人类重新记起它。”

        “战争使你们失去了技术与物资,你们没办法继续削弱联系了,而它又在跟随着本能猎食,迟早有一天会因饥饿突破牢笼。”洛伦佐说。

        “对,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世界仍要有人存在,以及妖魔出现频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不可言述者需要祭品。”老者悲哀道,“战争仍在继续,但我们败局已定,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只是延续人类的存在,尽可能地将失败那天努力推迟。”

        “我们派遣出了筑国者们,他们带领着第二批复兴者们重建文明,但在梦呓的冲击下一次又一次的毁灭。

        这一切并非是没有意义的,每次失败我们都会积累一些些,虽然很少,可这也是我们的基石,这样的积累在数不清的死亡下,变得越发宏大,直到有一天新的文明立于废墟之上。

        直到新生的人类屹立在绝望的黑暗里。

        直到有人类不仅能抵御这样的黑暗,还能做到反击。

        直到……像你这样的追寻着,跟随着历史的只言片语,找到这里。”

        冰冷的电子眼中映射着洛伦佐的身影,洛伦佐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然后他向着老者发问道。

        “为什么筑国者要掀起战争呢?杀死更多的人类,是为了给不可言述者献上祭品吗?”

        “并不,不可言述者本质上是通过侵蚀来进行传播,而在战争之中,我们几乎断绝了所有可能认知到不可言述者的信息。

        烧毁书籍,遗忘历史,我们将它‘降维’,使其拥有了固定的形态,将整个堡垒变成囚笼,将它永世囚禁,虽然它的梦呓依旧在黑夜里响起,但人类是无法承受那样的‘信息’,他们会被异化成怪物,变得嗜血疯狂,可这样的它们会被其他人类杀死,再度将‘道路’隔绝。

        这是一个完美的闭环,但依旧有着那么一丝的缺陷,就像这座庇护所,它的使用寿命近乎永恒,但并非永恒。”

        老者话语敲击在洛伦佐的心间,洛伦佐隐隐猜到了问题的答案。

        “我们人类本身与不可言述者是有着联系的,虽然在我们的努力下,这种联系被无比削弱,但它确实依旧存在着。”

        “人口的增长,会令联系加深,是吗?”洛伦佐问道。

        “是的,在我们那个时代,一个物种多了便需要被控制,鸟多了就杀鸟,狼多了就杀狼。

        在这更加可怕的怪物面前,人口需要稳定在一个数值内,一个既能发展,但又不会吵醒它的程度。”

        “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向着世人宣布所有的知识与技术,来加快我们的发展呢?”洛伦佐不明白。

        “因为我们已经这样做过了。”

        老者缓缓地张开了手,在他的身后,井壁之上的容器逐一破裂,光芒不断地消失,最后变成一片昏暗的模样,这是现实中庇护所的模样。

        辉煌不再,破败不堪。

        “在设计之初,庇护所能支撑数十次的重启,但你也看到了吧,这些容器早已破裂,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已经重新来过很多次了,多到你不敢想象,孩子。”

        老者望着这片宏伟但早已死去的建筑,在这里他度过了无尽的时光,久远到他都快记不起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了。

        “幻想一下,你的脑子里有惊天的科技,可实现你脑海里的东西,需要超越这个时代的基础设备,但你的寿命又是如此短暂,你无法活到这一切建立的那一天,更不要说还有侵蚀污染的威胁。

        我们能做的只有阶段性地释放知识与技术,等外界的文明抵达临界点时,再引导他们步入下一个阶段。

        加快发展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不要说有绝大部分知识已经受到了污染被就此销毁。

        可实际上庇护所中也没有什么知识了,岁月的侵蚀下,大部分设备已经停摆,资料库陷入静默,就连供能的反应堆都冷却了下来。

        就连我也需要将自己切剩个脑袋,来减少资源的消耗,来活的更久。”

        他自嘲地笑了笑。

        “况且,即使有又怎么样,本应引领你们的筑国者已经愚昧,他们可能都无法认出这些失落的科技,甚至说原本坚守在这里的守秘者也是如此,大家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只剩下了我。”

        激动的神情平复了下来,老者的话音里又带起了笑意。

        “当然,最重要的是,庇护所需要保持绝对的静默,以避免任何被不可言述者注意到的可能,这里是人类重新再来的机会,我不能把这样的机会一同推到赌桌上,我不敢赌。”

        听着他的话,洛伦佐陷入了沉默。

        确实如此,人类的寿命是如此地短暂,在缺少资源与设备的情况下,又无法利用机械维生,仅剩的道路便是升华,而这又有极大的可能唤醒不可言述者。

        知识是被诅咒的,他们小心翼翼地记录着,尽可能地将过往的秘密永远地埋葬。

        筑国者们更迭换代,曾经真实的历史,也在岁月的浸染下变得模糊失真,他们的子嗣或许到了最后都以为这一切只是虚妄,只能愚昧地执行着这古老的命令。

        就像奥斯卡,就像维多利亚女王,就像这世界上所有的愚昧。

        老者沙哑地笑了起来。

        “说到底,人类还是太脆弱了。

        我们重启了一次又一次,庇护所内的资源被一次又一次的消耗,我们虽然在外界建立了新的文明,对于不可言述者的梦呓也有了一定能力的抵抗,可在这种消耗下,这一切都只是恶性循环而已。

        建起高楼,坍塌,在废墟上建起,坍塌。

        渐渐的所有人都绝望了。”

        一切都是无用功,一切都毫无意义。

        “我记忆里,这样的慢性死亡持续了很久,虽然没有人说,但大家都意识到了人类的失败,如今的努力也仅仅是为了让‘人类’存在的更久一些。

        至于踏入升华,成为不可言述者的一员?

        也有人提过这样的建议,我们直接把那个家伙枪决了,尸体投入循环机,水分被提取出来注入水库,碾碎的尸体碎末成为肥料,被灌溉进培养田。

        在这方面,我很庆幸,我的同僚和我有着相同的观点,毕竟输也要输的有骨气些嘛。

        然后这里陷入了绝对的静默。

        直到几个世纪之前,有群家伙叩响了庇护所的大门。

        那时庇护所便已经进入弹尽粮绝的状态了,各种资源严重匮乏,人工胚胎也所剩无几,勉强支撑一次的重启。

        我们从长眠中醒来,也不太清楚这些家伙是怎么找过来的,但想想也是,无论怎样抹除自身的存在,终究会留下那么一些蛛丝马迹。

        来者们嘴里念叨着什么神迹与信仰,他们虔诚的就差一步一磕头了,看到我们时,各个都热泪盈眶,还有几个激动的直接昏了过去……我们当时看他们就跟看猴子一样,太搞笑了。”

        老者挥舞着机械臂,他看样子像是想给洛伦佐描绘一下他们当时的表情,可这个家伙的脸几乎完全被金属机械覆盖,洛伦佐只能看到电子眼转个没完。

        “他们嚷嚷着神名之类的词汇,对我们祈求对抗妖魔的力量。

        那时我们才知晓,外头已经糟糕成了这样,妖魔行走在大地之上,人类在黑暗间颤抖。

        看样子筑国者们又一次的失败了,但也理应如此,时间会让任何物质变质,这些筑国者的后继者们,可能也快记不清最初的使命了。

        然后我思考了很久,既然已经糟糕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老者做出沉思的动作,能看到玻璃壳下的环绕脑组织的光带变得越发明亮,这应该是和他大脑活跃度有关,看样子老者真的在认真思考。

        “我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

        老者结束了思考,洛伦佐也猜到了他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

        “反正外界已经糟糕成了这样,庇护所也即将崩溃,人类就要惨败了,何不做最后的一搏呢?其实也算不上最后一搏,只要庇护所的大门一关,这些事都与我无关,我会继续承担我的职责,保存着人类的火种,直到我在寒风中彻底消逝。

        我将有关不可言述者的资料以他们能理解的方式,交给了他们,还附赠了一些东西给他们,但对于他们而言这些东西都算是黑箱,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不过听说后来他们也成功地拆解了几个,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但总之有了简单的雏形,它被称为‘炼金术’。”

        “然后……然后……”

        电子眼停止了转动,直直地凝视着洛伦佐,声音响起。

        “他们说这是神的启示,他们等候着我的指示……神谕。”

        洛伦佐走到了老者的身前,接着他的话语说道。

        “你命令他们前往第十三号堡垒,而他们也确实执行了你的命令。

        利用着从庇护所得到的知识,他们提炼出了秘血,将深埋在地下的金属掘开,制成由圣银打造的钉剑,他们战胜了黑暗的时代,就此猎魔教团于监牢之上建立。”

        洛伦佐的声音有些颤抖,攥紧了拳头,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情绪是什么样的,他只是觉得平静、震耳欲聋的平静。

        “先……罗杰·科鲁兹说过的,第十三号堡垒本该被所有人遗忘。”

        “遗憾的是,我们没能将它遗忘,不是吗?”

        老者收起了所有的玩乐,他严肃至极,对着洛伦佐讲起往事。

        “自那之后,又过了几百年,我们仅存的几人觉得大限已至,无论机械如何取代我们的身体,我们始终还是懦弱的人类,也该迎接死亡了。

        所以我们孵化了胚胎,罗杰·科鲁兹出生了,我把他视为我们的接班人,教导着他过去的知识,以及我所了解的一切的一切,按照我的计算,这样庇护所还能运行很久,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它已经崩溃了,但苟延残喘还是可以的,只要多撑一秒都是人类的胜利。”

        “然后……某一天,又有人敲响了庇护所的大门。”

        老者抬起头,看向了洛伦佐与华生身后的大门,此刻它正缓缓开启,昏暗之中一束光透过大门的缝隙投了进来,光芒万丈里,浮现出模糊的人影。

        “他说……”

        回忆里的男人背着插满钉剑的剑袋,越过了洛伦佐与华生,他来到了守秘者的身前,眼中卷动炽白的风暴,宛如灼烧黑夜的白昼。

        “我是艾德伦·利维恩,福音教会的教皇,猎魔教团的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