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49章 又一个武宗

第49章 又一个武宗

        给一万多人都发饷,难度太大,王岳只安排了一千人,由朱厚熜亲自发饷,每人十两!

        皇帝亲自给银子,能有这个荣幸的将士,无不激动的手足无措。

        王岳有点遗憾,这要是有个照相机就好了,瞧瞧朱厚熜,笑得多开心啊!

        当然这是王岳的想法,而朱厚熜心里都想骂人了。

        花的都是他的钱啊!

        还是太祖的办法好,国初卫所完全的时候,养兵百万,不费一点银钱。可随着卫所崩溃,不得不招募将士。

        这些募来的士兵,每月要九钱银子。而且众所周知,一旦花钱募兵,这个军饷就只能越来越高,没法下降。

        等到嘉靖朝后期,为了对抗倭寇,已经把募兵的例银提高到了一两五,考虑到空饷严重的问题,养一个兵,要花的钱就更惊人了。

        在当下,十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放在乡下,能买几亩荒山,或者娶个黄花大闺女了。

        “将士们,朕不想你们把这十两银子当成例银,朕希望当做你们斩杀鞑子首级的赏赐!每颗脑袋五十两,朕先给你们十两!如果砍下来人头,再给四十两,如果……”朱厚熜顿了一下,“如果不幸战死,为国捐躯,朕就把剩下的四十两,交给你们的家里!朕向你们保证,谁敢贪一个铜子,朕灭了他的九族!”

        最后一句话,朱厚熜几乎是吼出来的。

        校场上的将士,短暂沉默之后,齐刷刷跪倒。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

        将士的吼声,惊天动地,万众归心!

        校场外面,杨廷和面色阴沉,心不停往下坠。

        新君笼络武人的手段,更胜正德。

        而正德和他还有师徒情谊,不至于太过分,事实上,要没有正德庇护,杨廷和也没法在正德朝平安无事,一路高升。

        可嘉靖跟他,非但没有情分,还因为名分的事情,简直成了寇仇。

        年过花甲的杨廷和,十分糟心。

        他早就有心跟朱厚熜和解,这段时间他一直选择退让,甚至只是敲打了贾咏,朱厚熜身边的人,他一个都没动。

        不是俺老杨没那个本事,是俺给你面子啊!

        奈何这个叛逆少年,根本不领情。

        光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那些白了毛的朝臣,竟然也不懂事,夹在中间,真是让人心力交瘁。

        杨廷和正在思索,突然有人急匆匆赶来。

        正是吏部尚书乔宇!

        这位一见杨廷和,就忍不住问道:“元辅,陛下怎么跑到军营来了?万一有闪失,那可如何是好!赶快请陛下回宫啊!”

        杨廷和无奈苦笑,指了指耳朵,让乔宇好好听听。

        现在跑去告诉朱厚熜,你该回宫了,别跟这帮武夫搅合,信不信,那些武夫能把他们都给撕了。

        还是跟着天子出来为好。

        乔宇迟疑片刻,也弄清楚了怎么回事,他的老脸更黑了。不停踱步,嘴里念叨着,“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两位朝臣在外面,朱厚熜却是兴致勃勃,尽管嗓子都哑了,还不停问王岳,“小富贵,你看朕的那几句话说得如何?”

        王岳抿着嘴唇,这位讲的也不错,毕竟是自己写的文稿,朱厚熜说出去的,就算是他的功劳吧!

        “陛下日月之姿,圣君之表啊!”

        朱厚熜心满意足,兴奋地搓着手,“剩下的就看王部堂如何给朕打个大胜仗了!”

        合着这位把所有的事情,都甩给王阳明了。

        他们君臣准备回宫,刚离开军营,就撞见了杨廷和和乔宇。

        两位大臣,脸色都不好看。

        乔宇直接道:“陛下,军营乃是兵戈之地,戾气丛生,陛下万金之躯,岂能轻易前来?”

        朱厚熜对这个老头子的看法,还不如杨廷和呢!

        倚老卖老,实在是讨厌!

        小皇帝不咸不淡道:“乔天官,当年你在九边领兵,也是从不进军营的吗?”

        “这个……”

        乔宇老脸通红,“启奏陛下,臣自然是身先士卒,只是陛下和老臣怎么能一样?”

        王岳趁机插话道:“天官是觉得陛下不如你?”

        “胡说!”乔宇气急败坏,“王岳,你这么曲解老夫的话?你用心险恶!”这位胡子撅起老高,杨廷和看不下去了。

        “乔天官,日头偏西,赶快护送陛下回去吧。”

        从军营返回京城,这一路上,杨廷和注意着朱厚熜的脸色,小皇帝笑容灿烂,高兴之情,都控制不住。

        再这么下去,只怕又一个武宗要冒出来了。

        杨廷和返回了府邸,他把儿子杨慎找来,替他翻找资料,爷俩忙活了大半夜,到了第二天,杨廷和早早来拜见朱厚熜。

        他来的时候,朱厚熜正抱着一罐子白梨银耳汤在不停灌着,润喉!

        “阁老,可有事情?”尽管朱厚熜很厌恶杨廷和,当他知道,朝廷和离不开他,保持点表面的礼貌,还是很有必要的。

        杨廷和见礼之后,“启奏陛下,老臣的确有些事情,要向陛下说清楚。先帝在日,名爵滥施,光是老臣这里在册的锦衣卫军校,就有三万余人。”

        “其余各卫所及监局寺厂司库、旗校、军士、匠役投充新设者,凡十四万八千余人。林林总总加起来,不下二十万之数!这还没有计算外四家的兵马。如此多的闲人,充斥京中,无所事事,每年耗费国帑民财,不知凡几。”

        杨廷和深吸口气,“陛下,老臣非是不清楚陛下之心,可国事如麻,总要一样一样做。”朱厚熜翻看着杨廷和给的清册,眉头也渐渐加深。

        这位首辅大人并没有撒谎,朱厚照要多养兵,就要准备配套的人员杂役。数万外四家的精锐,就要十几万辅兵。

        “阁老,如此算来,不光要养几万人,还要养着二十万人啊!”朱厚熜吃惊不小,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杨廷和叹口气,“没错,这些人如果老实守法也就罢了,可他们好勇斗狠,欺压百姓,闹得京城乌烟瘴气,怨声载道,老臣不得不裁撤外四家,而下一步,就是要裁撤这些人!”

        杨廷和抬起头,神色肃然,身为帝国首辅,他自然不可能是个昏庸之辈,相反,他看得比谁都清楚!

        “陛下,大明立国一百五十年,已经是百病缠身,积弊重重。老臣不敢替天子决断,只是恳请陛下能体察下情。鞑子入寇,固然可恶,但是他们动摇不了大明的根基,说到底,还要民生利病,才是大明的命脉所在啊!”杨廷和披肝沥胆。

        朱厚熜有着超出同龄人的聪慧机敏,他思量半晌,感叹道:“阁老不容易,为了大明这个家,阁老费心了。朕会多多思量百姓的艰难,于民休养生息!”

        杨廷和一听,激动地跪在地上,“陛下,诚如是,则是苍生之福,天下之福啊!”

        正在这时候,突然王岳急匆匆跑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份紧急军报。

        “启奏陛下,宣大总督急报,小王子攻破阳和卫,屠戮将士民众一千多人,鞑子主力奔向宣府而来!”

        一瞬间,朱厚熜脸色骤变,杨廷和手中的卷宗也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