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全能千金燃翻天在线阅读 - 216:岑老太太霸气护短,岑毓颜一步错步步错!

216:岑老太太霸气护短,岑毓颜一步错步步错!

        岑毓颜一番话说的义愤填膺,那样子,好像她亲眼看到了叶灼做了些什么一样。

        岑老太太气得脸都红了,抡起手,对着岑毓颜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岑毓颜的脸被打得狠狠的一偏。

        “不知好歹的东西!”

        岑毓颜捂着脸,就这么看着岑老太太,“到底是谁不知好歹?不知好歹的那个人明明是您!如果不是您的话,咱们家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如果不是岑老太太的话,岑少卿早就跟宋沉鱼在一起了。

        哪里还有叶灼什么事?

        岑少卿跟叶灼在一起,就是因为岑老太太。

        如果不是岑老太太以死相逼,岑少卿肯定不会演的这么入戏。

        是的。

        在岑毓颜看来,这一切都是岑少卿在演戏。

        不管是当众承认叶灼是他女朋友,还是什么。

        全部都是岑少卿在演戏给岑老太太看。

        岑老太太也一大把年纪了,岑少卿作为孙子,不想让她的晚年生活留下遗憾。

        偏偏,岑老太太还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把叶灼当成了个宝。

        现在居然为了叶灼,连她这个亲孙女都打。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岑老太太感觉自己都要被岑毓颜给气场心脏病了,捂着胸口,不停地喘着粗气。

        周湘指着岑毓颜道:“你怎么跟你奶奶说话的呢?快给你奶奶道歉!”

        “道歉?”岑毓颜坑哼一声,“我又没错,我为什么要道歉!错的是她,整天就知道倚老卖老!被人骗了还要替人数钱!”

        “岑毓颜!”看着这样的岑毓颜,向来心平气和的周湘也变了脸,“你太过分了!”

        “到底是我过分,还是你们过分?”岑毓颜红着眼眶道:“现在被打的人是我,被赶出家门的人是我,受委屈的人也是我!现在居然被你们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过分!难道这天底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吗?”

        自从岑老太太把叶灼带到岑家之后,岑家就彻底的乱了套。

        现在连她也被岑老太太赶了出来。

        如果不是叶灼在岑老太太面前搬弄是非的话,岑老太太怎么会把她从家里赶出去?

        岑老太太举起拐杖,“你个小王八犊子我今天打断你的腿!”

        “妈,您冷静点。”周湘吓得抱住岑老太太。

        毕竟是公共场合,岑老太太要是闹出什么事情的话,被有心之人拍下来传到网上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湘湘你快放开我!”岑老太太气得不行,“让我打断那个小畜生腿!”

        岑毓颜走到岑老太太面前,“你打啊!你打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打断我的腿!自己做错了事情,还不让人说!你真以为你是谁?”

        旁人怕岑老太太,岑毓颜可不怕。

        岑老太太是她奶奶又怎样?

        不管是谁,做错了事情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她可不会因为岑老太太是她奶奶,就原谅岑老太太!

        “你给我闭嘴!”周湘一把挥开岑毓颜。

        砰!

        岑毓颜没有防备,更没想到周湘会对她动手,就这么被周湘推到在地上。

        “妈?”岑毓颜抬头看向周湘,“您什么时候也变得跟奶奶一样了?”

        虽然岑毓颜很不喜欢岑老太太,但她对周湘这个母亲却是没什么意见的。

        可她没想到,周湘竟然也会对她动手。

        周湘看着岑毓颜,皱着眉道:“毓颜!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连好坏都分不清了!今天不怪你奶奶要打你断你的腿!我都看不下去了!”

        岑毓颜从地上站起来,“你们不是已经跟我断绝关系了吗?既然已经断绝关系了,你们就没有权利过问我的事情!以后我的事情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岑毓颜把藏在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只觉得畅快极了,接着道:

        “我告诉你们,就算没有你们我也可以生活的很幸福!你们不是说周瑞爱上的是岑家四小姐这个身份吗?可我现在不是岑家的四小姐,我没有花岑家的一分钱,看到我过的这么好,你们是不是特别失望?我告诉你们,现在只是个开始而已!以后我会更幸福的!”

        从她离开的岑家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看不好她和周瑞。

        他们认为周瑞是个吃软饭的。

        可现在,她已经脱离岑家半个多月,周瑞不仅没有半点变心,反而对她百般呵护,他们的感情甚至比十天前好了一倍不止。

        说完这一番话,岑毓颜转身就走。

        岑老太太看着岑毓颜的背影,“报应不爽!这小王八犊子,早晚有她哭的那天!”

        周湘也不知道岑毓颜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岑老太太,“妈,您别生气,这个四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跟她生气不值得。”

        “不生气,我才不生气!我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呢!”岑老太太将拐杖在地上敲得啪啪响,“我等着这小王八犊子遭报应!到时候你们谁也不许同情她!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个小王八犊子,啥也不是!”

        周湘扶着岑老太太,“那咱们现在回家吗?”

        “回家干什么?咱们是出来逛街的,又不是出来受气的!现在街才逛了一半,当然要接着逛了!可不能因为一个小王八犊子就败了兴致!咱们不但要继续逛街,还要高高兴兴的逛!气死那个小王八犊子!”

        周湘扯出一抹笑容。

        她跟岑老太太婆媳几十载,没人比她更了解岑老太太。

        老太太属于乐观派的,不是特别让人生气的事,她是不会发火的。

        确实是岑毓颜太过分了。

        周湘从未感觉到有现在这么烦恼过。

        如果在放任岑毓颜这样下去的话,她肯定会捅出大篓子。

        周湘眯了眯眼睛。

        这边,宋沉鱼看到岑毓颜捂着脸回来,关心的问道:“毓颜,你怎么了?”

        岑毓颜咬了咬唇,“没什么,被疯狗咬了一下。”

        在她看来,岑老太太跟咬人的疯狗没什么两样。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是岑老太太的问题,可岑老太太却把责任都推到了她头上。

        别人家的奶奶老了就退居一线安心养老。

        岑老太太老了不折腾点事情出来都不罢休。

        她非得把岑家折腾的的家破人亡才开心!

        岑毓颜是越想越气。

        见岑毓颜这样,宋沉鱼心里有了数,接着道:“被你奶奶打的?”

        “嗯。”岑毓颜点点头。

        宋沉鱼叹了口气,“他们还反对你和周瑞在一起?”

        岑毓颜不想让宋沉鱼知道她是因为和宋沉鱼在一起才被打的,点点头道:“嗯。”

        “看来你奶奶他们对周瑞的误解还很深。”

        岑毓颜气愤的道:“他们就是势利眼,因为周瑞的家庭环境没有我们家好,他们就认为周瑞是看上了我的钱!其实周瑞根本不是这种人!”

        如果周瑞真的是看上了她的钱的话,估计早就跟她分手了。

        何必等到现在?

        毕竟她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和岑家脱离关系了。

        宋沉鱼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相信奶奶他们总有一天会放下对周瑞的成见的。”

        “我现在也不指望他们醒悟了。”岑毓颜接着道:“就这样也挺好的,反正周瑞可以养着我。”

        周瑞养她?

        宋沉鱼眼底不着痕迹地闪过些许嘲讽的神色。

        周瑞的钱还不是从她这儿出的!

        如果岑毓颜和岑家的关系一直僵持不下的话,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宋沉鱼。

        “还是你好,就算跟家里人闹掰了还有男朋友,不像我,孤家寡人一个。”宋沉鱼将眼底的几分化成羡慕。

        “谁说你是孤家寡人,在我心里,你就是少卿的女朋友!都怪叶灼,如果不是叶灼的话,你现在早就跟我是一家人了!”

        闻言,宋沉鱼脸上全是羞赧的神色,“别这么说,我哪里能配得上岑五爷?”

        “要说配不上,叶灼才是真的配不上。”岑毓颜眼底全是讥诮的神色,“要说她也是真够蠢的,连现实和演戏都看不出来!我五弟在哄着她玩呢!她都看不出来!”

        宋沉鱼柔声道:“我倒是感觉岑五爷不像是在演戏,或许他们是真爱。”

        “什么真爱!”岑毓颜嗤之以鼻,“分明就是在演戏!我五弟才不会喜欢上她那种心机女呢!”

        宋沉鱼拍了拍岑毓颜的手,“好了好了,她就算再不好,也是五爷的女朋友,担心祸从口出。”

        听到这番话,岑毓颜想起岑少卿的那两巴掌,立即闭上了嘴。

        当初岑少卿之所以给了她两巴掌,就是因为她没有顾及岑少卿的颜面,在岑少卿面前说了叶灼很多不好,所以岑少卿才恼羞成怒的。

        其实岑少卿根本就不是给叶灼出气,他是在气自己没给他面子。

        正如宋沉鱼说的这样,叶灼就算在不好,都是岑少卿的女朋友,她那么说叶灼,其实就是在打岑少卿的脸。

        现在想来,岑毓颜真是后悔不已。

        她当初不应该那么鲁莽的。

        如果她在私底下跟岑少卿说的话,岑少卿肯定不至于给她一巴掌。

        宋沉鱼挽着岑毓颜的胳膊,“你脸上的伤势不轻,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岑毓颜笑着道:“小问题,不用去医院。”

        宋沉鱼皱着眉道:“不去医院怎么行呢!去医院让医生开点药,也能恢复得快些,我知道有个私人诊所的医生治疗跌打损伤很有一手,离这里也不远,咱们一块去吧。”

        现在的岑毓颜是最需要人关心和安慰的时候,宋沉鱼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没有岑毓颜这块垫脚石,她要怎么进入岑家?

        宋沉鱼拉着岑毓颜往外走,“咱们快走了。”

        见宋沉鱼这么关心自己,岑毓颜心里感慨万千。

        人生中能交到一个像宋沉鱼这样的挚友,真的是值了。

        她们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胜过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

        如果不是岑老太太在里面搅和的话,宋沉鱼早就是她的弟媳妇儿了。

        思及此。

        岑毓颜皱了皱眉。

        以前她不知道搅家精是什么意思。

        现在总算是知道了。

        像岑老太太这样的,就是一个搅家精。

        也不知道周湘和岑少卿是怎么能忍受得了她的。

        岑毓颜越想越生气。

        宋沉鱼带着岑毓颜来到私人诊所。

        医生开了些药给岑毓颜,并且嘱咐她这几天不要吃生冷辛辣食物。

        宋沉鱼笑着道:“好的,我记下了。”

        另一边。

        周家。

        周瑞着急的不行,“妈,您给的那个药根本不行啊!为什么岑毓颜的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周瑞本来就怀疑岑毓颜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现在就更怀疑了。

        老女人就是老女人,连生孩子都不会!

        周母一点都不着急,“生孩子又不是过家家,哪能说怀就怀?这才半个月,正常情况下,也是要一两个月才能怀上的,反正岑毓颜现在已经上赶着倒贴来了,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周瑞能看上岑毓颜,简直就是岑家和岑毓颜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难道她还想作妖不成?

        “可我等不及了。”周瑞接着道:“妈,您还有其他办法吗?”

        见周瑞这样,周母皱了皱眉,“这样吧,我开些助孕的药,你每天让她喝一次。”

        “好的,谢谢妈。”

        周母把开好的药方递给周瑞,“这个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一次不要放太多。”

        周瑞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带着周母开的药方,回去之后,周瑞就开始熬药。

        一回家,岑毓颜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药味,看到周瑞在家,她惊喜的道:“你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周瑞接着道:“我看你这么瘦,晚上睡眠也不好,所以就在药房抓了些补药回来,让你补补身子。”

        岑毓颜没想到周瑞居然这么细心,笑着道:“你怎么知道我晚上睡眠不好的?”

        周瑞看向岑毓颜,“我是你的枕边人,以后是要跟你共度余生的,如果连这点问题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你在一起?”

        岑毓颜听得感动不已,从后面抱住周瑞,“周瑞,谢谢你。”

        “傻瓜。”周瑞回头吻了吻岑毓颜。

        也是这时,周瑞才发现岑毓颜脸上受了伤,连忙问道:“毓颜,你脸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没事,抹了药,马上就要好了。”岑毓颜不在意的道。

        周瑞道:“你告诉我,欺负你的人是谁,我这就去给你出气!”

        岑毓颜看向周瑞,“是我奶奶。”

        听到是岑老太太,周瑞像是顿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她为什么要打你?是因为我?”

        岑毓颜道:“也不全是因为你。”

        周瑞一愣。

        岑毓颜把宋沉鱼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周瑞眯着眼睛道:“看来你那个未来的弟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什么未来弟妹,谁认她那个未来弟妹!”岑毓颜接着道:“只有沉鱼才是我的未来弟妹!”

        “宋小姐?”周瑞问道。

        岑毓颜点点头。

        周瑞没想到宋沉鱼是冲着岑五爷去的。

        连岑五爷的主意都敢打。

        胃口不小。

        不过,如果宋沉鱼真的能嫁到岑家去的话,对他来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周瑞接着道:“那五爷能看上宋小姐吗?我看他跟叶灼的感情还是很不一般的!”

        再说,叶灼又比宋沉鱼漂亮那么多倍。

        明眼人都知道应该选叶灼。

        “演的。”岑毓颜直接道:“我五弟根本就不喜欢她,就是演戏给我奶奶看的而已,要是我奶奶不在了,我五弟肯定立马就把她给甩了!”

        岑老太太今年已经八十多快九十了,她还能活几年?

        一年?

        两年?

        叶灼被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也得亏岑老太太活不了几年了,她要是再活个十年二十年的话,岑家谁能受得了她?

        岑毓颜现在只想马上让岑老太太去见阎王。

        虽然她也知道这种想法挺恶毒的,可谁让岑老太太那么眼瞎呢。

        这种眼瞎的人活在世上只会耽误其他人,和浪费空气而已。

        周瑞不着痕迹的皱眉,接着道:“你的意思是,你五弟根本就不喜欢叶灼,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奶奶?”

        “对。”岑毓颜点点头。

        闻言,周瑞心里有数了。

        原本他还在担心,岑少卿要是和叶灼结婚了,以后有了孩子跟他们争家产怎么办。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岑少卿根本就不喜欢叶灼。

        这一切都是假象!

        以后他完全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

        周瑞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转头看向厨房,接着道:“药好像熬好了,我去看看。”

        药确实已经熬好了。

        周瑞盛了一碗出来,端到客厅里,仔细地吹了吹,确认已经变凉了以后才递到岑毓颜面前,接着道:“药已经凉了,你慢点喝,我去给你拿点糖过来。”

        岑毓颜接过碗,尝了一口,味道非常苦,根本难以下咽。

        可一想到这是周瑞辛辛苦苦的给她熬的药,她不应该辜负周瑞的一番心意,于是便要咬着牙把药全部喝下去了。

        这边刚喝完药,周瑞就立马把糖递过来,“毓颜吃糖。”

        岑毓颜吃了一颗糖,口腔里的苦味才消散了些。

        叮咚。

        就在这时,岑毓颜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岑毓颜拿起手机,皱了皱眉,满脸的不耐。

        周瑞好奇的道:“谁发来的信息?”

        “我妈。”岑毓颜回答。

        “阿姨发过来的?”周瑞眼前一亮。

        他就知道岑家人不会轻易放弃岑毓颜。

        岑家的三个姐姐已经嫁出去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岑少卿又是个不婚主义,不婚主义是要绝后的。

        以后岑家就靠岑毓颜撑着了!

        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把岑毓颜赶出家门。

        周瑞接着道:“阿姨找你干什么?”

        岑毓颜道:“她说她想跟我聊聊。”

        今天的周湘太让岑毓颜失望了,岑毓颜现在并不想见周湘。

        周瑞看出了岑毓颜想法,接着道:“你不想去见阿姨?”

        “嗯。”岑毓颜点点头。

        周瑞揽住岑毓颜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去吧,她毕竟是你妈妈,就算她在不好,你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如果没有她的话,就没有现在的你。”

        这番话听的岑毓颜有些难受。

        其实周瑞说的还是挺对的。

        不管周湘怎么对她,她都是周湘的女儿,如果没有周湘的话,就没有她......

        她不该对周湘视而不见。

        思及此,岑毓颜转头看向周瑞,“好,我听你的。”

        周瑞笑着道:“阿姨在哪里等你?我送你过去。”

        岑毓颜道:“在海波路的一家茶馆。”

        “好的,”周瑞拿出一件外套披在岑毓颜身上,“晚上温度低,披肩外套。”

        “嗯。”岑毓颜点点头。

        两人一起出门。

        很快就到了海波路的茶馆。

        周湘坐在靠窗的座位,岑毓颜一下车,她就从人群中捕捉到了岑毓颜的身影,以及,走在岑毓颜身边的周瑞。

        周湘微微蹙眉。

        岑毓颜本就出生富贵,又是娇养着长大的,从小到大见过不少名流权贵,按理说,不应该被周瑞这样的小白脸骗才对。

        可偏偏,岑毓颜就陷进去了。

        周湘叹了口气。

        也是这时,成员从门外走进来,“妈。”

        周湘微微抬头,“坐吧。”

        岑毓颜坐在周湘对面。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岑毓颜看向周湘。

        周湘道:“我觉得咱们母女俩应该好好谈一谈。”

        岑毓颜点点头。

        周湘接着道:“你爸走的早,这些年家里都是少卿在撑着,如果不是少卿的话,咱们家不可能有现在!现在少卿好不容易才敞开心扉,找到自己的挚爱,灼灼她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儿,家里人包括你的三个姐姐,她们都很喜欢灼灼,怎么你就对灼灼意见这么深呢?”

        当年岑海峰走后,周湘只感觉天都塌了。

        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是岑少卿用稚嫩的肩膀,为她,为岑家扛起了一片天。

        当年的岑少卿才多大?

        十八岁。

        谁也不知道十八岁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在商业界杀出一条血路,将岑家钉在了商业界榜首的位置。

        后来,岑少卿一门心思都在商业界。

        好不容易有闲暇时间,他就往寺庙跑。

        周湘是真的很担心。

        她担心岑少卿有一天参透红尘,她的儿子就再也回不来了。

        幸好。

        幸好岑少卿的生命里走进了一个叫叶灼的女孩儿。

        是叶灼让岑少卿看到了明天的美好。

        所以,周湘对叶灼除了喜爱之外,更多的是感激。

        因为叶灼对她来说,不仅是未来的儿媳妇。

        她还是救赎。

        岑家的救赎!

        思及此,周湘轻叹一声,接着道:“你奶奶她不是什么糊涂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毓颜,你就听我一句劝,早点和周瑞分手,还有,宋沉鱼和你也不是一路人,她是因为什么跟你走得那么近的,我想你心里应该非常清楚。”

        岑毓颜看向周湘,“妈,您对沉鱼和周湘有误会,所以我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也请您换位思考下,在我眼里,叶灼和您眼中的沉鱼和周瑞都是一样的人,您现在能理解我的感受了吗?”

        “做人不能只顾自己的心理感受,您也应该想想我,您有想过,我为什么对叶灼的意见那么大吗?因为叶灼她做了很多恶心人的事情!上回我和沉鱼闹误会,就是她的手笔!”

        “够了!不要再说了!”周湘低声呵斥,眉眼间染上一股怒火,“灼灼她不是那种人!”

        周湘和岑老太太一样,听不得别人说叶灼半句不是。

        叶灼在她眼中是全世界最好最优秀的小仙女,分量甚至比岑少卿在她心中还要重要。

        现在岑毓颜对叶灼出口成章,这让周湘怎么忍?

        岑毓颜道:“看,您就是在偏袒叶灼,在您眼中,叶灼比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重要,您和奶奶都是一样的人!其实少卿根本就不爱叶灼,他不过是在演戏给你们看而已!你们还真以为少卿有多喜欢叶灼呢?就叶灼,她配吗?”

        周湘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对着岑毓颜的脸就泼了过去。

        她本想跟岑毓颜好好谈。

        可岑毓颜根本没打算跟她好好谈。

        “妈,您干什么呢?”岑毓颜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周湘道:“让你清醒一下!四丫头,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就像你奶奶说的那样,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到时候你可别跑到我跟前来哭!”

        岑毓颜擦了下脸,“该后悔的人是你们!妈,您就等着看吧!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看到真相,而周瑞也会让你们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的!”

        到时候的周瑞,除了她之外,谁也高攀不起!

        周湘拿起包,转身就走。

        周瑞就等在门外,看到周湘满身怒气的往外走,他吓了一跳,“阿姨?”

        周湘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

        随后,岑毓颜也从里面走出来。

        “毓颜怎么回事?你跟阿姨又吵架了?”周瑞赶紧问道。

        岑毓颜道:“反正我们早就不是一家人了。”

        周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毓颜阿姨也那么大年纪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说到底她也是为了你好......”

        岑毓颜转头看向周瑞,“你别说了,我现在不想听这些!”

        她算是看出来了,现在岑家已经彻底没她的位置了。

        幸好她找了个好男朋友。

        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

        周瑞没再多说些什么,扶着岑毓颜往车里走。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

        这天早上,岑毓颜刚起床换好衣服,就感觉一阵头晕眼花,随后就晕了过去。

        等岑毓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病床上。

        看到她醒过来,周瑞激动的道:“毓颜,你醒了?”

        岑毓颜感觉自己非常不舒服,捏着太阳穴道:“我这是怎么了?”

        周瑞捧着岑毓颜的手道:“毓颜,你怀孕了。”

        “什么?”岑毓颜一愣。

        怀孕了?

        周瑞点点头,“是的,你怀孕了,我们要当爸爸妈妈了。”周瑞很激动,非常激动,他盼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把这个孩子给盼来了。

        以后他就是岑家名正言顺的女婿!

        也是岑家未来的接班人。

        岑毓颜接着道:“可我们不是一直有避孕措施的吗?我怎么会怀孕呢?”岑毓颜不想要孩子,一来是她年纪太大了,分娩的时候肯定有风险,多少高龄孕妇直接就死在了产房里?

        二来,她不喜欢孩子,不仅不喜欢,还很讨厌。

        现在听到自己居然怀孕了,岑毓颜除了不敢置信之外,更多的是难以接受。

        她怎么能怀孕了呢?

        之前周瑞虽然也说过要个孩子,但岑毓颜从没有放在心上过。

        因为他们一直有避孕措施。

        她以为周瑞和她一样也不喜欢孩子,一直说想要孩子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

        周瑞握着岑毓颜的手道:“这说明这个孩子和我们有缘分,他注定要和我们成为一家人的。”

        “这个孩子不能要。”岑毓颜抽回自己的手。

        “为什么?”周瑞不可思议的看着岑毓颜。

        不能要?

        没有孩子,让他拿什么牢牢地拴住岑家女婿这个标签?

        这个孩子必须留下来。

        岑毓颜道:“在我的人生计划中根本就没有生孩子这一项。”

        周瑞皱着眉,“毓颜,你变了,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明明答应过我,要给我生个孩子的。”

        说到这里,周瑞站起来,就这么看着岑毓颜,眼底全是自嘲的神色,“也对,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我就是从乡下来的而已,你又怎么可能会真正的喜欢上我呢?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听到周瑞这么说,岑毓颜慌了,赶紧道:“周瑞,不是那样的,我不是不爱你,我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而已!”

        “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能接受我们的孩子?”周瑞看向岑毓颜,“你分明就是变心了!”

        跟岑毓颜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周瑞太了解岑毓颜了,岑毓颜这人,只要稍微用点激将法,她就能上套。

        周瑞接着道:“既然你心里已经没有我了,我就尊重你的意见,打掉这个孩子,以后我们再见就是陌生人。”

        “周瑞!”岑毓颜立即握住周瑞的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爱你!我非常爱你!我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而已。”

        “算了吧。”周瑞甩开岑毓颜的手,“我马上去让医生给你安排手术。”

        说完,周瑞转身就走。

        岑毓颜什么也顾不得了,生怕下一秒周瑞会消失在她眼前,立即从病床上起来,追出去抓住周瑞的手腕,“周瑞,别走!这是咱们的孩子,我不会打掉它!我会把它生下来!”

        闻言,周瑞回头看向岑毓颜,“真的?”

        “真的。”岑毓颜点点头,“我没骗你。”

        既然周瑞这么想要一个孩子,那她就把孩子生下来。

        总不能因为一个孩子而是去周瑞。

        岑毓颜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如果她失去周瑞的话,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像周瑞这么好的男朋友了。

        所以。

        她不能失去周瑞。

        “毓颜,谢谢你。”周瑞激动地抱住岑毓颜。

        “傻瓜。”

        周瑞接着道:“毓颜,我们结婚吧!嫁给我好不好?”

        说完,周瑞直接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钻戒。

        结婚?

        岑毓颜楞了下。

        她没想到周瑞会直接提出结婚。

        这一瞬间,岑毓颜的心跳得非常快。

        砰砰砰——

        过了好半晌,她才反应过来,眼中泛着泪花,点点头,“好。”

        周瑞立即将钻戒戴到岑毓颜的手指上。

        这一瞬间,岑毓颜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连带着怀孕生孩子也没那么可怕了,紧紧的抱住周瑞,“我爱你。”

        周瑞微微扬起嘴角,“我也爱你。”

        岑毓颜因为是高龄孕妇,所以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胎气正常之后才出院。

        宋沉鱼手捧鲜花过来接岑毓颜,“毓颜,恭喜你啊,要当妈妈了。”

        “谢谢。”岑毓颜双手接过鲜花。

        宋沉鱼接着道:“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领证?”

        领证?

        听到这个词汇时,岑毓颜有些为难。

        领证需要户口本,她的户口本还在岑家,家里人都反对她和周瑞在一起......如果此时她回去找岑家人要户口本的话,怕是会有些难度。

        岑毓颜皱了皱眉。

        周瑞低头看向岑毓颜,“毓颜,我们去求阿姨和奶奶吧?求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

        宋沉鱼开口道:“毓颜,我觉得周瑞说得对,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你最亲最亲的人,你现在已经怀孕了,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尤其是你奶奶,我记得她老人家最喜欢孩子,如果知道你怀孕了,她老人家肯定会很开心的!”

        岑毓颜叹了口气,“她会开心才怪!”

        宋沉鱼接着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和周瑞这么非法同居下去吗?就算你行,你肚子里的孩子能行吗?没有结婚证,医院连出生证明都不会给你开的!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黑户!”

        岑毓颜紧紧皱着眉。

        周瑞拉住岑毓颜的手,“毓颜,我们现在就去求阿姨和奶奶!”

        岑毓颜是岑家血脉,他和岑毓颜的孩子自然也是岑家血脉。

        岑少卿是个不婚的,岑毓颜肚子里孩子,就是岑家唯一的继承人!

        如今他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难道岑家人还能反对他们不成?

        “可......”岑毓颜皱了皱眉。

        “别可是了,这件事我支持周瑞。”宋沉鱼按住岑毓颜的肩膀,将她往车里推,然后关上车门。

        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宋沉鱼勾了勾唇角。

        总算要摆脱周瑞这条寄生虫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岑家庄园。

        可保安根本就不让岑毓颜和周瑞进去。

        岑毓颜只好给周湘打电话。

        周湘本来是不想接的,可岑毓颜一遍接着一遍的打过来,无奈之下,周湘只好接起电话,“喂。”

        “妈是我。”岑毓颜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给您道歉,也给灼灼道歉,希望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见见您,可以吗?”

        周湘一愣。

        岑毓颜主动给她道歉?

        见周湘这副表情,岑老太太好奇的道:“谁打过来的?”

        周湘用手捂住听筒,“毓颜打过来的!她给我道歉,还说以前都是她的错,让我给她一个机会。”

        岑老太太冷哼一声,“事出反常必有妖,肯定又憋着什么大招呢!你让她有事情就在电话里说!”

        周湘点点头,接着道:“有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岑毓颜深吸一口气,“妈,我怀孕了,我想和周瑞结婚,求您成全我们。”

        “什么?怀孕了?”周湘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岑毓颜居然怀孕了。

        怀的是周瑞的孩子?

        岑老太太直接把电话抢过来,“岑毓颜,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打胎和姓周的那个小白脸分手!二以后我们岑家的户口本上再也没有你的名字!”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