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边月满西山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薄福厄运【二】

第八十二章 薄福厄运【二】

        此人见到老板娘竟是要挥刀自刎,慌不择路的上前阻止。

        电光火石之间,他也不敢贸然出刀。

        但若是赤手空拳,又怕伤了自己。

        不得已,只得调转了刀锋。

        将刀柄直插过去,赶在老板娘的袖中刀割破咽喉之前,就垫在了她的脖颈上。

        在他的刀柄刚刚触碰到老板娘的颈部之时,老板娘的袖中刀却突然停止不前,凝固在了半空。

        “你不是一直催我出刀?”

        老板娘说道。

        此人一愣,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刘睿影和月笛却是一副了然的神色。

        老板娘话音刚落,袖中刀一个忽闪,拉出片片银光,朝着此人的咽喉竖直刺去。

        大厅中的灯火,是暗黄色的。

        暗黄色灯火,映射在刀锋上,却仍旧掩盖不住这刀锋的银光。

        此人这才心知上当!

        老板娘怎么自刎呢?

        虽然她平日里的言行举止极为轻佻,艳俗。

        但她的心却是坚如磐石。

        一个能下定决心,从青府离开,舍弃一切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来到这荒僻矿场中的女人,是决计不会主动去死的。

        若是想死,也不会是现在。

        真正相死的人,一定会选一个寂寞无人的深夜,摒弃所有的打扰,找一个自己最舒服的死法,淡然坦诚的离开这人间。

        现在,这人调转刀锋已是来不及。

        不是他不想,却是不能……

        因为他的刀柄被老板娘的另一只手死死地握住。

        想要破局,其实也很简单。

        只需要弃刀就好。

        但此人却不愿意如此……

        刀客弃刀,就如同戏子毁了嗓子。

        不是万般无奈,走投无路,谁会这样做?

        况且刀客的刀,确实要比戏子的嗓子更珍重。

        这柄刀上,凝聚这他所有的心血与骄傲。

        也承载这他最后的倔强。

        如果就这般轻易松了手。

        再想拿起来,可就难了……

        所以此人决然不会弃刀。

        他眼睁睁的看着老板娘的刀锋,划向了自己的咽喉。

        就在那一刹那,他却是用力的低下头。

        用自己的下巴,将这刀锋死死的压住。

        这姿势虽然看起来极为尴尬,但却是很有效。

        现在他的刀,被老板娘攥在手里。

        而老板娘的刀,却又被他夹住。

        “你真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

        僵持中,老板娘说道。

        “太信任别人,是不是就难以被别人相信?”

        此人说道。

        下颌处的发力,让他的呻吟有些低沉嘶哑,语气也慢了下来。

        “你看这世道,还能相信人吗?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为何又要去相信你?”

        老板娘说道。

        “可是我仍然相信别人。”

        此人说道。

        “这就是了……一直相信别人的人,若不是傻子,那就是骗子。但傻子不相处的久,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旁人只会以为你是骗子。有谁会去相信一个骗子?”

        老板娘说道。

        “相信人怎么回事骗子的作风?”

        此人差异的问道。

        “骗子要骗人,是不是得让你先相信他?”

        老板娘问道,

        “没错。”

        此人说道。

        刘睿影看出他本事想要点头的。

        奈何这下巴上却是夹着一把时刻能要他性命的刀锋,因此只得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想让旁人信任自己的最快途径,不就是先去无条件的信任旁人?将心比心这条道理,永远好用。尤其是对女人。”

        老板娘说道。

        最后还补了一句。

        她已经知道,是谁让此人来杀自己。

        虽然老板娘并没有什么仇敌,即便是有,也不会有仇敌要杀死一个人的条件是‘让她先出刀’。

        并且不是简单的轻轻一挥,而是一定要使出这青府独门的斩影刀才算数。

        那这个人是谁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一直以为女人要比男人的信任更难以得到,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是我想错了。”

        此人说道。

        “这世上两种人最好骗。女人和孩子。像我如今是个老板娘,生意人。做生意同样也有两种人的钱最好赚,你知道是什么吗?”

        老板娘反问道。

        “当然也是女人和孩子。”

        此人说道。

        言语间很是不屑。

        “但容易得到的东西也容易失去,所以女人的信任,来得快去得也快。”

        老板娘说道。

        “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得到过……”

        此人说道。

        声音竟是有些颤抖。

        似乎是太过于专情于此,下巴处竟然有了些微的松动。

        老板娘的袖中刀趁此机会牢牢地压在了他的咽喉上。

        把他的咽喉,都逼出了一道血痕。

        “另外,信任也是相对而言的。你我差不多的时候,才能又信任之说,现在的你,怕是没有资本来与我谈论什么信任了。”

        老板娘说道。

        “的确如此。但我能肯出来你不想杀我。”

        此人说道。

        老板娘目光一凝,并不言语。

        “若是你方才没有停手,那我已经死了。可是你停了手,也就再也留不住我了!”

        此人接着说道。

        霎时间,身上黑袍翻飞而起。

        笼住了自己的身形,也笼住了老板娘的袖中刀。

        当时身形再度显露出来的时候,他的弯刀已经回到了手上。

        而他的身形,却是推到了门口处。

        一如他刚到此地时的模样。

        若不是有一套稀碎的桌椅烂在地上,这仿佛就如同一场梦。

        就连刘睿影这样的局外人看起来都是极为不真实。

        “你留我一刀,我留你一命。”

        此人说道。

        看了一眼柜台上的自己先前码放的三个银锭,潇洒转过身去,大踏步的离开。

        老板娘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静静地坐在原地。

        双手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

        直到那门外的风沙,彻底的掩盖了一切很久,老板娘的双手才放了下来。

        “去关门!”

        老板娘对这徐老四说道。

        徐老四听后也没有应声,只是朝着门口走去。

        走到柜台旁时,他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快速的抓起一个银锭,飞也似的逃离了这里。

        “哈哈哈!”

        老板娘看着徐老四的行为不禁大笑。

        “钱被人拿了,怎么还笑的出来?”

        刘睿影问道。

        他知道这老板娘简直是嗜钱如命。

        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

        因为最珍贵的,该当是无价。

        可是她却是把每一样都行,都暗地里标好了价码。

        “你不觉得他很可笑吗?”

        老板娘问道。

        “我只会觉得丢钱的人更可笑。”

        刘睿影说道。“唉……”

        老板娘转而叹了一口气。

        “现在觉得是自己可笑了?”

        刘睿影问道。

        “不,方才我觉得他可笑。现在却是觉得他可怜……”

        老板娘说道。

        “偷钱的人应该是可恨。”

        刘睿影说道。

        “那三个银锭都摆在柜台上,他为何却只能一个?曾经握剑面对大海的男人,现如今却是连一口气拿走三个银锭的气魄都消失了,难道不是可怜吗?”

        老板娘说道。

        刘睿影听后也很是沉重……

        徐老四眼中的场景,他也看到过。

        那背影,的确是震慑心魄。

        若是只有一片大海,倒还不算什么。

        毕竟这世间,有江河,也就会有湖海。

        可是大海边如果有人,那就不同了。

        何况这人还是唯一。

        唯一的人,按着惟一的剑,独自拥有着一片海。

        不需要问他的前因以及后果。

        只是单单的看一眼这人屹立在此的背影,也能知道他的气魄与胸怀。

        可是如今,却是连一百两银子都要偷偷摸摸的拿走。

        这着实是可怜的紧……

        以至于刘睿影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硬要张口的话,也只不过是一声叹息罢了……

        “一百两能做的是也很多了!”

        刘睿影沉默良久,忽然开口说道。

        “哈哈哈!”

        老板娘听后却是又笑了起来。

        “你这又是笑的什么?”

        刘睿影问道。

        “一百两的确是能做很多事,但也要看在什么地方。矿场之上,除了来我这里吃饭喝酒,还能去何处花钱?最终还不是都会物归原主?”

        老板娘说道。

        刘睿影心中有些复杂。

        这老板娘虽然爱财,但想法也着实通透。

        千金散尽还复来。

        老板娘起身走到柜台前,收起了省下的两个银锭。

        “这一套桌椅,不到一两。怎么算,我都是赚的。”

        老板娘说道。

        刘睿影摇头笑了笑。

        看着的确是赚了不少,但这银两,却是老板娘用命换来的。

        “请你们喝酒!”

        老板娘转身说道。

        还大方的从柜子里拿出了很多卤菜。

        甚至干肉铺都盛了满满一碗。

        华浓看到肉铺,忍不住伸手够过去。

        但却是被老板娘抓住。

        “小兄弟别急,还有客人马上到。”

        老板娘说道。

        刘睿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马蹄声。

        听起来像是不少人。

        他狐疑的看向月笛。

        月笛却是神色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

        刘睿影转念一想,也豁然开朗。

        徐老四走的急促,并没有关门。

        所以晋鹏等人下了马就长驱之入的走了进来。

        “怎么都在这里?”

        晋鹏问答。

        他一眼就看到了月笛和刘睿影,以及华浓。

        只是老板娘却面生的很。

        “几位?”

        老板娘走上前去问道。

        “十五位。”

        晋鹏微笑着说道。

        一个时辰内,老板娘同样的话问了两遍。

        但这两遍的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先前是随时可能丢了命。

        而现如今,晋鹏等人看在她的眼里,却都是亮闪闪的真金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