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从天牢走出的强者在线阅读 - 第665章 浮生墓主

第665章 浮生墓主

        “第二重天梯之路,你们想要看看我所领的红尘道术吗?”

        秦子墨伸手触摸着漫天飞雪,脸上的神情有些微妙的变化。

        这么多年以来,秦子墨从未对外施展过自己领悟到的红尘道,因为秦子墨当年曾向诸位先生承诺过,只要可以护住顾灵微生机无恙,以后定会将自身所学的红尘道给废除,绝不让众位先生难做。

        按照浮生墓历来的规矩,只能够有缘可以学到红尘三生道法之人,才可成为浮生墓的一份子。

        而秦子墨的情况很特殊,浮生墓是为了顾灵微而将红尘道法破例传给了秦子墨。

        “既然你们要看,那么便给你们看。”

        秦子墨望着一片片不染尘埃的雪花,眉心深处出现了一抹彼岸花的图案。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秦子墨的身体全都被雪花给掩埋了,眉心处的那一朵彼岸花也愈发的明显了。

        彼岸花开,红尘道现。

        当秦子墨睁开双眼时,身上的雪花随着一种道韵轨迹浮动而舞,飘荡在秦子墨的周身各处。

        而后,秦子墨轻语道:“三生因果,彼岸花开。”

        唰——飘舞在秦子墨周身的一片片雪花全都变了模样,成为了一朵朵妖艳的彼岸花。

        相传彼岸花生长于冥界,凡人不可得见,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之中。

        每一朵彼岸花都象征着人世间某种生灵的一世因果,花开花落,一世凋零。

        肉眼可见,原本那无尽雪白的空间开始盛开着妖艳的彼岸花,以秦子墨为中心,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没过多久,偌大的空间都被笼罩了。

        “曾经,佛祖曾问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

        后来又问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那一年,我回答不出来,沉默了数月,心中产生了迷茫。”

        “直到我历经三世沉沦,体会了人世间的一切辛酸苦辣,我才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活在这个世上,不为名利权势,只求一世心安。

        为人是善、是恶,我并不在乎,只论问心无愧,道心不缺。”

        “人生的意义,说白了就是活下去的动力。

        以前我没有,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光芒和希望。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灵薇,她使得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光明,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如果真要让我说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灵薇就是唯一的答案。”

        秦子墨在内心喃喃自语着,周身的彼岸花不断的盛开着,一缕缕道韵法则的力量开始影响着整个空间。

        秦子墨看清了自己的本心,红尘道早在很多年前便有了极深的感悟。

        只不过当年秦子墨向浮生墓保证过,一定不会对外动用浮生墓的功法,坏了浮生墓的规矩。

        既然秦子墨承诺了,那么一定不会违背。

        哪怕是面对各种生死困境,秦子墨也没有对外施展过一丝红尘道术。

        沉沦于红尘之中,秦子墨封印了自身的红尘道意,以免身体本能的施展出了红尘法。

        今日若非浮生墓的众位先生想要看看秦子墨的深浅,他不会让任何人看到自己对红尘法的感悟。

        因为,红尘道法显现,会勾勒出秦子墨的一生经历。

        其中的某些过往经历,乃是秦子墨一生的伤痛,不愿回想。

        “轮回桥,现三生。”

        秦子墨往前迈出了一步,凌立于漫天彼岸花之上。

        唰——忽然间,有一条漆黑色的桥以秦子墨为起点,蔓延向了远处。

        定眼一望,看不到这一条桥的尽头在何方。

        也许桥头之处是另外一个世界,又或者勾连了传说中的六道轮回。

        轮回桥宛如实质,秦子墨踩踏在其上面,眼前不断的回放着过往之事。

        秦子墨的一生没有多少欢喜,大多都是为了修行。

        轮回桥上面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旋涡,显化出了秦子墨人生中的一段画面。

        画面中,秦子墨正在遭到无数修行者的追杀,只因他趁机取得了人们梦寐以求的机缘造化。

        秦子墨没有背景和资源,他想要一路爬到云巅,只有靠自己积累资源,拿着性命去赌。

        一场追杀,秦子墨断了三根肋骨,左臂被斩,全身血淋淋的,模样凄惨至极。

        若是换做旁人,肯定将怀中的机缘扔了出去,留住一条性命。

        而秦子墨没有丢了机缘,反倒是将机缘死死的捂住了。

        秦子墨心里很清楚,除了这一条命,他的人生什么都没有。

        若是想要爬到上面,看到少年时碰到的那一缕希望的光芒,秦子墨唯有不断的拼命才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画面渐渐崩碎,秦子墨耗费了数月时间,强撑着一口气躲过了追杀,最终挺了过来。

        “往事如烟。”

        轮回桥上面,秦子墨慢慢的朝着前方走去,眼前又出现了另外一幅人生的画面。

        这些画面将秦子墨第一世的狼狈和凄惨模样全都刻画了出来,生死间的磨难不计其数。

        浮生墓,一位位先生看到了第二重天梯考验之中的景象,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秦子墨这小子竟然可以将红尘道术推演到了这种地步。”

        众位先生对秦子墨的天赋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但凡能够成为一个时代主角的人物,都必将经历各种的磨难和艰辛。

        我等都曾经历了各种艰苦之事,什么要比秦子墨的人生更加的昏暗。

        让我感到疑惑的是,秦子墨的红尘道好像有一些缺失,这是怎么回事?”

        人皇苏灵尘看着站在轮回桥之上的秦子墨,将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三百万年前,秦子墨将一部分记忆留在了浮生墓。

        缺少了人生的这一部分,红尘道当然有所缺失。”

        三先生诸葛昊空回答道。

        “哦?”

        人皇苏灵尘甚是好奇:“留下了一部分记忆?

        为什么?”

        “那是他一生之中最为黑暗的记忆,当年为了确保他可以将红尘道术修炼到某种层次,转世轮回而不入魔,他将那部分记忆斩断,留在了浮生墓。”

        三先生诸葛昊空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记忆尤深。

        当初诸葛昊空看到了秦子墨的那一段黑暗的记忆,都不免感到有些可悲。

        要是换做是他人,可能早就已经死了,或者说入魔。

        而秦子墨却可以一直撑了下来,并且只差一步便可登仙,不可思议。

        “一生中最为黑暗的记忆?”

        人皇苏灵车微微眯起了双眼,看向秦子墨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们快看,轮回桥有变!”

        忽然,某位先生惊呼而道。

        一时间,众人全都注意到了轮回桥的变化。

        轮回桥的起点是秦子墨,而尽头确实一片漆黑的深渊。

        这个时候,轮回桥的尽头仿佛出现了一道人影,模糊不清。

        见此,浮生墓的众位先生和人皇纷纷面色一变。

        众先生直呼:“师尊!”

        人皇惊语:“墓主!”

        数百万年前的极盛时代,有一名女子以一己之力建立了浮生墓,一共收了十名徒弟。

        墓主所收之徒全都成为了世间最为顶尖的强者,镇压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极盛时代以后,浮生墓主离开了人世间,后世之人不知其踪影。

        “只是一道师尊的意念。”

        三先生诸葛昊空看清楚了轮回桥显化出来的虚影,轻声说道。

        “师尊坐镇冥界多年,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

        一位先生很思念师尊。

        “这一次兴许是秦子墨显化出了红尘道中的轮回桥,引得师尊好奇,这才凝聚出了一道意念而来。

        除了我等,师尊肯定很好奇有谁学会了浮生墓的本事。”

        六先生祝真天猜测道。

        浮生墓主,如今的冥界之主,其名墨依白,一个惊才艳艳的女子,万古罕见。

        第二重天梯的空间中,秦子墨行走在轮回桥之上,隐约间窥探到了一道不属于他人生中的虚影,莫名的威压涌便全身:“谁?”

        秦子墨直盯着轮回桥尽头的那一抹虚影,全身紧绷而起。

        那一道虚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秦子墨,似乎是将秦子墨看得透彻了。

        过了小片刻以后,浮生墓主的虚影就此消散,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应该是浮生墓的某个人。”

        秦子墨推测道。

        能够进入第二次天梯秘境之中,又可影响秦子墨的红尘道术,肯定是浮生墓之人。

        只是,秦子墨猜不出刚刚的那一道虚影是浮生墓的何人,心中疑惑。

        “怎么回事,为何四周的空间压力变得如此之大了?”

        秦子墨的身体猛然一颤,凝聚出来的红尘道术差点儿崩散掉了。

        浮生墓内,大先生东方陌惊讶道:“师尊为何出手了?

        难道她想要亲自检验一下秦子墨的本事吗?”

        “秦子墨一直都在藏拙,不愿施展出其全部的红尘道术。

        师尊肯定是看出了这一点,打算逼迫秦子墨使出全力。”

        六先生祝真天说道。

        “老秦,你麻烦了。”

        小灵子打了一个冷颤,祈祷着秦子墨可以有命活着出来,内心念叨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