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新职阶:易皮盗贼

第三十四章 新职阶:易皮盗贼

        浮士德的动作毫无停滞,鲜血覆盖了他的视线,但也让那两名邪教徒辨别不清楚浮士德的动作。

        迅捷剑的刺击之势再度形成,他跑动的速度飞快,目光所至,各种各样的函数曲线和几何图案,都变成了唯有一条的直线。

        迅捷剑质地坚固,细长锋锐,它的优势就是刺入敌人体内,每一下都可谓致命伤。

        刷的一声,不等邪教徒们反应过来,还远远站在廊道另一端出口处的嘉宝,就看到一条血柱喷射了出来。

        两名邪教徒中的一人,脖颈已经中剑。

        迅捷剑抽出来的时候,连带着撤出了一条殷红的血迹。

        血珠飘洒,落在了浮士德的脸上。

        “忒修斯主义者的动脉,原来也是一样的。”

        嘉宝被浮士德速度震惊了,浮士德自己却为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感到惊讶。

        源质达到100%了。

        这么长时间的装批、耍帅、扮酷,故弄玄虚,故意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终于大获成功。

        源质达到100%了!

        浮士德的瞳孔里闪动着灰色飞蛾的影子,他能够看到一股迷雾从内心深处升涨了起来。

        “蛾”印记,二层。

        被加深的蛾印记,犹如邪神的烙印,深深烫刻在门徒的灵魂之上,任其血肉糜烂,也难改分毫。

        第一层的蛾印记,带来了【理发师】的职阶,带来了加速、易容、计算力三项超凡能力。

        那么达到第二层以后的蛾印记呢?

        【姓名:维特·冯·浮士德

        位格:t8骑士

        源论:傲慢

        源质:0%

        性相:蛾印记二层

        职阶:易皮盗贼

        灵魂:65/100

        契约品:原初之火(t0契约品:觉醒他者的性相。);盛世美颜(t2契约品:长得好看的男孩子。)】

        【易皮盗贼】。

        全新的职阶,全新的超凡能力。

        浮士德的脑海里被灌入了一些新的知识,让他马上就明白了【易皮盗贼】这个职阶带来的能力是什么。

        更快的速度,更好的易容术——连肤色都能够改变了。

        计算力没有发生变化。

        但是增加了新的能力:夜间视觉。

        只需要有微薄的光亮,浮士德双眼的目力就会像白昼下同样清晰。

        除了新的职阶和超凡能力以外,浮士德还发现自己的位格——也就是综合战力的评估,达到了t8级别的程度。

        由士兵进阶为骑士了吗?

        那是不是后面的t7、t6、t5……就是主教、城堡、王后、国王?

        浮士德这才发现,原来每个位格等级的名字来源,就是象棋的不同棋子。

        最让浮士德感到诧异的事情,则是【灵魂】这项数值的变动,怎么会暴跌到【65/100】这样的数值?

        他并没有使用多长时间的【盛世美颜】契约品,为什么灵魂数值下降却这样快?

        浮士德对这个神秘的属性面板,还摸不清楚状况,这是万机之主的恩典,还是邪神司辰的诅咒呢?

        他想得很多,但【易皮盗贼】职阶依旧拥有的惊人计算力,让浮士德的这些思考,在现实中只花了不足一秒钟的时间。

        迅捷剑,已对准了下一个目标。

        最后一名邪教徒,显然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他扯掉了自己的山羊头头罩,露出受用机械零件改造过的脸,狰狞大笑:

        “弧月!弧月!弧月之神!”

        邪教徒张狂地舞动两手,狂呼咏诵黑弥撒教团的祷文:

        “待到太阳再诞之时,弧月将携我归乡!”

        浮士德的眼中根本容不下这狂热的邪教徒,他丝毫不为所动,迅捷剑笔直向前前进。

        【易皮盗贼】的加速能力,比【理发师更卓越】,长剑轻轻一刺,血花便喷涌了出来。

        浮士德将迅捷剑从邪教徒的脖子里抽了出来,他隐约听到敌人发出一声难听的悲鸣呻吟。

        只是他的恻隐之心,并没有被打动。

        血水顺着刺破的喉管不断溢出,两具尸体栽倒在了廊道的尽头。

        浮士德背对着嘉宝,他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浸满,连金色的头发都变得泛红。

        莉露露姗姗来迟,她把外面的几只镖蝠全部插死以后,才赶进廊道里支援浮士德两人。

        刚一走过来,莉露露就被浓重的血腥味吓了一大跳。

        接着她就看到了一身血衣的浮士德,目瞪口呆。

        莉露露一手捂住嘴巴,一手遮住自己的眼睛,讷讷道:“少爷……少爷?少爷!我们哪里还有钱买衣服!”

        莉露露小姐痛不欲生,好好的一身衣服,就这么毁了?

        “沾了那么多血,哪里洗得干净?绝对洗不干净啊。”莉露露睁大了眼睛说,“赔惨了,裤子、衣服这下都赔惨了!”

        浮士德站在一片鲜血的狼藉中,低头哈哈笑了起来。

        他把迅捷剑扔到了血泊里,慢慢走了回来。

        “不要担心啦,维尔纳先生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份足够丰硕的遗产。”

        嘉宝没有被莉露露的胡言乱语打乱节奏,甚至没有关注莉露露又惊又恐的可爱表情。

        她完全严肃了起来,看着沾满血迹的浮士德,甚至还有一丝丝害怕。

        “维尔纳先生已经死了?你说的遗产到底是什么。”

        浮士德将红彤彤的两手高高举起,懒洋洋道:“咱们先出去洗洗吧,就用海水直接洗洗,等我弄干净了,就告诉你所有事情。”

        说着,他又歪过头来说:

        “但是事情那么简单,少尉阁下不会推理不出来吧?”

        “呃……”

        嘉宝一时语塞:“不管我知不知道,都要听你说一遍才行!别忘了,你还是亚楠街221号谋杀案的嫌疑犯呢。”

        浮士德盈盈笑道:“维尔纳先生的事情,黑弥撒教团的目的,还有这桩密室谋杀案的真相,我都可以告诉你。”

        他甩了两下手,又说:“那个密室的手法太简单了,我最开始竟然被蒙混过关,真是不应该。”

        嘉宝说:“应该是用了什么超凡能力制造的密室吧。”

        “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实现的密室。简洁,却也很奇妙!”

        浮士德脸上挂着温和可爱的笑容,两眼笑眯眯得成了月牙形状,顿时让嘉宝觉得自己之前看到的凶狠、狂乱全都是虚假的才对。

        ===

        “是以我穿过顶点之门,进入月亮的居屋,即漫宿的影中自我。这里空无一物,静若止水,但在这里转轮依然转动。”

        ——黑弥撒教团的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