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古老贵族和诏书贵族

第五十七章 古老贵族和诏书贵族

        郝思嘉是男爵家的千金。

        在帝国,男爵是倒数第二低的有头衔的贵族,再往下是最低的有头衔的贵族“骑士”,再往下就是没有头衔、仅在姓氏前加一个“冯”(von)的最低级贵族。

        男爵这个词的词源是“自由领主”,这很能说明问题:男爵原先是一个对自己土地享有绝对所有权的领主,他是自己的老板,无需对其他领主承担租金、兵役、徭役等封建义务。

        但在帝国还有另外一种男爵,他们往往是从骑士擢升起来的,对更高的贵族负有义务;他们的土地是更高的贵族授予的采邑。

        从皇帝那里直接获得男爵头衔的,可以称为“帝国男爵”,他们的土地是皇帝封授的。

        在新时代帝国又出现了一批新的男爵,他们多数出身资产阶级,靠向皇室、政府捐献财产获得头衔。

        “帝国男爵”为了和这些暴发户“男爵”区分,就强调自己头衔的全称“帝国男爵”。

        像郝思嘉的家族,虽然只有较低级别的“帝国男爵”头衔,但却属于直属皇帝、历史悠久的古老贵族之列。

        相反,浮士德家族虽然堪称帝国的顶级显贵豪门,可却是一等一的暴发户。

        像老浮士德那样,出身市民阶级甚至是农民,因为各种原因被提升为贵族。这种新贵族被称为诏书贵族,因为他们是从国王或皇帝那里领到封授贵族身份的诏书而成为贵族的。

        浮士德家族这种“诏书贵族”,向来被郝思嘉出身的“古老贵族”鄙夷。

        即便他们掌握亿万财富,插手帝国中枢政治,却还是因为暴发户身份备受古老贵族们的歧视。

        现在。

        郝思嘉这样古老贵族家庭出身的大小姐,却向浮士德低头了。

        “我,郝思嘉·冯·奥哈拉,以古老贵族的家门起誓,绝对不会有违任何赌约。”

        郝思嘉小姐一脸肃穆正经的样子,只让浮士德觉得好笑。

        “哎呀,我说大小姐啊……你可不要忘记那个打赌,输的人可是要被赢家为所欲为啊?”

        浮士德很不友善的这句话,又让郝思嘉害怕地连退好几步。

        浮士德:“……连退三步是认真的吗……”

        郝思嘉闭上双目,满脸悲愤、沉痛与羞辱——

        她的两手紧紧按住衣领和胸口,好像浮士德会为非作歹似的!

        “输了就是输了。”郝思嘉说,“我不能做出有辱家门的事情!愿赌服输……但、但!浮士德!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

        古老贵族家系,和新兴的诏书贵族们不同,有一系列复杂的“家法”、“准则”。

        他们对一些奇奇怪怪的封建时代旧道德,恪守严格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郝思嘉可以在学校随便欺负人,可以胡乱使唤甘必大做小弟,但和浮士德打赌输掉以后,也必须严格履行赌约,否则他们家族在古老贵族圈子内的名声就会彻底扫地。

        不仅浮士德理解不了这种老牌贵族家庭的弱智想法,就连甘必大其实也理解不了。

        他来礁石咖啡馆找浮士德,那完全是被郝思嘉强行拉过来的。

        甘必大的气愤与屈辱,还在郝思嘉之上。

        因为他完全就不觉得自己算输,而且也从来没准备过履行失败的赌约——这个赌约不是郝思嘉你自己和浮士德搞的吗?

        甘必大在心中咆哮:关我什么事啊!

        甘必大的父亲就在郝思嘉家族名下的工厂工作,他完全没办法违抗郝思嘉大小姐的决定——不管这种决定是显得多么脑瘫。

        “我是什么瘫上了一个什么傻子啊?”

        当然,在浮士德的眼里,甘必大的脑瘫程度和郝思嘉完全平分秋色,大哥也就不要说二哥了。

        浮士德脑袋都要被烦炸了,他感觉如果真让郝思嘉大小姐履行“做奴隶”的赌约,自己绝对会惹火人家背后的大家族呀。

        他又不是郝思嘉、甘必大那种脑瘫,正常人的智商水平怎么也不会为了一时口嗨就去乱惹祸。

        三亿五千万马克的巨额债务还没影呢,就去招惹古老贵族家系?

        哪怕人家只是个级别比较低的帝国男爵,那也不是现在完全扑街的无套裤汉浮士德可比。

        浮士德强忍住一脚把郝思嘉踹出去的冲动,解释说:

        “不啊……我的大小姐,那个赌约,嗯,我是说那种口嗨的赌约完全可以不作数嘛。”

        郝思嘉扬起细长优美的脖颈,悲痛道:“你对我只是口嗨吗!?”

        甘必大:“……”

        “停停。”浮士德劝阻道,“我不需要什么奴隶,郝思嘉小姐,但我欢迎朋友。”

        浮士德又对甘必大伸出手来:“甘必大也是一样,我欢迎朋友。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帮我做几件事情就当抵消赌约了。”

        郝思嘉惊喜道:“真的吗!?你真的希望让我们这样履行赌约吗?”

        甘必大使劲儿拽住了郝思嘉小姐,就生怕她想不开,非要逼浮士德再改变想法。

        这就硬来是吧?非要硬来做别人的奴隶……

        甘必大的后怕和恐慌,也是快要超过他输给浮士德的悲愤耻辱之心了。

        浮士德啪的甩手,和甘必大握在一起:“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郝思嘉被浮士德宽厚胸怀震动,以她小人之心度浮士德君子之腹,这样以己度人,郝思嘉甚至觉得只要能免于身体受到伤害,都算是宽大为怀。

        没想到浮士德是这样的人……

        真是好啊!真是大人物啊……不愧是真正的显贵出身。

        天可怜见,浮士德这回并没有像之前耍弄甘必大时那样,用【盛世美颜】的能力蛊惑人心。

        郝思嘉这神奇的脑回路,古老贵族家系这奇葩的家法准则,浮士德也是服了。

        难怪你们这些古老贵族,如今都被浮士德家族这种新贵硬挤下去。

        就这种智商,浮士德都该怀疑是不是古老贵族们全都在搞近亲联姻了。

        郝思嘉流下几滴清泪:“我……我难道能做浮士德先生的朋友吗?”

        莉露露恶狠狠道:“是浮士德少爷!”

        浮士德:“……”

        ===

        名字里有“冯”的,大多是贵族,但也不一定;而贵族的名字里,不一定有“冯”。

        除了帝国的“冯”,联合省的“范”、共和国的“德”等等,类似这样加在姓名里的单词,被称为“贵族小品词”。

        “贵族小品词”最早只表示住地、统治范围或管辖权,逐渐演变成在贵族姓氏前都要加“贵族小品词”代表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