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装X,真的会遭雷劈在线阅读 - 第16章 你怎么证明你是童子?

第16章 你怎么证明你是童子?

        韩风这一声喊,竟然把那苍老的声音逗乐了。

        “小子,你怎么证明你是童子?就算是童子尿对我也没用,你这不是自己挖坑打脸的节奏吗?”苍老的声音笑道。

        韩风瞬间脸红,说道:“那你不是鬼?”

        “当然不是,这玩意也不是雷公锤!”苍老的声音饶有兴趣地说道。

        韩风心里就火了,吼道:“那你装什么装,赶紧给老子出来!”

        韩风话音刚落,那苍老的生音就骤然而止。

        韩风心里开始发毛,这黑咕隆咚的也没什么光亮,突然又这么安静,这种才是最要命的,可以无限扩大自己的恐惧。

        “你赶紧出来,老子很可怕的,我生气起来连自己都害怕的!”韩风喊道。

        猛然,韩风就感觉阴风袭来,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难不成我遇到的不是鬼,是个妖怪?”韩风心中大惊。

        于是韩风顺手就把屁股上的钉子拔了下来,大吼道:“你来呀!来呀!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果然,这昏暗的井底依旧只回荡着韩风自己的声音:“打一双,打一双,一双,双…”

        难不成是这个妖怪被困在井底出不去,好容易来了个人要好好解解闷?韩风心中赅然。

        “长老!收了神通吧!”此时韩风竟然不走心的说出来这句话。

        “好的!”一声清脆的回答后,寒意消失,从韩风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源。

        韩风眯起眼睛仔细看,发现这就是个白头发脏兮兮的老头手里拿着一个灯笼,灯笼上隐约还有个什么字。

        “老人家,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您就别吓唬我了,我还是个孩子啊!”韩风委屈的说道。

        “吓唬你?你跟我装X的时候可是吓到我了!”老者笑着说道。

        很快,老者就走到了韩风跟前,笑意盈盈的说道:“你是这么多年第一个来我家做客的,进屋聊!”

        韩风看老者面带慈祥,心里觉得应该不是个坏人,但是在骊津帝国,他无法看穿别人心中的想法,所以还是选择谨慎。

        就这样,在老者的引导下,韩风走进了老者的家。

        说是个家,其实感觉就是个洞,韩风都有点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土拨鼠成精。

        “老人家,您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韩风试探着问道。

        老者突然笑了出来,拍着韩风的手说道:“年轻人,这个事情说来就话长了,你真的想听?”

        在韩风强烈的要求下,老者打开了话匣子。

        那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个秋天,那时候的骊津还是个平凡的小山村,老者家的大儿子生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生下来就会说话,记得好多事情,一下就让这个小山村热闹了起来。

        很快,消息就传了出去,没过多久的一个深夜,一群骑着黑马的蒙面人就闯进了这个小山村,将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村口的大树下面,目的就是找老者的这个孙子。

        全村人都把老者的孙子当神明一样,没有一个人肯说出小孩子在哪,这使得这群人开始用村民的性命相威胁,老者实在看不下去邻里朋友为了保护自己家的孙儿丢了性命,于是自己站了出来。

        这之后,村民就全部被送回了自己家里,而老者则是被客客气气的请到了村外的树林中被告知了一个预言。

        那预言内容就是,骊津村会出生一个生下来就会说话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会把骊津村变成骊津帝国,之后帝国遇到叛变,会有一个守护神和一个守护神娘娘出面拯救骊津帝国,之后骊津帝国会发生另一件大事。

        “等一下,老人家,您说骊离是您的孙子?”韩风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认识骊离?”老者也同样惊讶的问道。

        韩风横打了一下鼻梁说道:“我不光认识他,我还认识他儿子!但是这个故事他给我讲的时候和您老人家讲的有一些出入!”

        老者笑道:“是不是他给你看了一个祖上传下来的图?”

        韩风心中大惊,连忙追问。

        “别着急,还有后面的故事你没听完!”老者笑着,又将后面的故事娓娓道来。

        老者当时听完蒙面人首领说的话之后,层质问过蒙面人首领的真实身份,那群人只是说他们并不属于这里,只是来促进一下“计划”的进程,当然,老者根本不知道计划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当时蒙面人首领说过,为了让干预的痕迹最小化,他们会抹掉这个世界上的十天,这十天抹掉之后,骊津帝国就会拔地而起,而老者作为唯一一个知情人,必须得自我了断。

        老者听完之后,心中很是平和,为了自己的孙儿能够成为一方主宰,他了断了自己已经要走到尽头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他一头就扎进了身边的一口古井之中。

        出乎意料的是,那口古井不知道有多深,就这样老者下坠了很久之后,稳稳的坐在了地面上。

        就这样,老者不知在这地方过了多少年,今天碰到了韩风。

        “我憋了这么多年,整天就跟这里的一个蛤蟆聊天,都快憋疯了,今天你能出现,可能是注定的缘分,我送你一样礼物,就当是我的心意了!”老者说着,佝偻着背影从床底拿出了一个箱子。

        “这东西是我在这里找到的,冬天变热,夏天变凉,是个傍身的好玩意,就送给你了!”老者说着,就把箱子放在了韩风的腿上。

        韩风打开箱子,发现这箱子里面竟然是一个半透明的乌龟壳!音乐的这乌龟壳上好像还有字。

        “老爷子,你发现这上面的字了吗?”韩风摸着龟壳问道。

        “这叫字啊?我还以为是图画呢,我琢磨这么多年,还真没琢磨出来它是什么意思,还有,字是什么?”老者满脸都是求知欲的问道。

        “字嘛…就是把说的话记录下来的一种符号,大家都认识,这样就不用口口相传了!”韩风眼睛一转说道。

        老者的眼睛里冒出了两道光,小声嘟哝道:“甚好!甚好!”

        韩风刚想再说两句,突然发现老者闭上了双眼,双手也都垂到了大腿上。

        “大爷?您怎么了?”韩风说着伸手试了一下老者的鼻息,发现老者已经没有呼吸了。

        韩风猛的抽回了手,心中一股酸楚涌了上来。

        将老者平躺着放在了他房间里的土炕上,韩风深鞠了四躬说道:“前辈,你解放了,好好去另一个世界过你精彩的生活吧!”

        临走,韩风在门口转身,看着老者的身躯,哽咽地说道:“你还有个重孙子,叫原上草,我起的名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