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药植空间有点田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捡到便宜了?

第四百六十六章 捡到便宜了?

        闻言也没不好意思,接过东西,打开细细闻了几下,不是很确定的点点头:“好像是没什么区别?”

        货郎眼底闪过一抹光,笑着道:“我这货本就是从春林铺子买来的,当然不会有区别!”

        妇人欣喜过后,很快又有了疑问:“春林铺子可是卖二百多文一盒呢,你这儿怎地这么便宜?”

        货郎笑笑:“哎,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现在铺子里的新款水粉卖的太好,买这老款的客人越来越少,铺子里存着不少货。”

        “水粉这东西娘子您也知道,若是放久了,可就不好用了呐,到时就算是想卖也卖不出去了,所以人家就低价卖给了我。”

        “当然,这事儿肯定不能搁在明面儿上说,我告诉了娘子,你可千万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呐。”

        “不然若是消息传开,我倒时可就买不来这东西了!”

        这话一出,妇人心中立刻就有了一丝窃喜感,就像是这便宜只有自己占着了一般,她笑的一脸灿烂:“我懂,我懂。”

        “那娘子您买一盒?”货郎连忙说道。

        虽说这价钱妇人感觉自己占到了不少便宜,可讨价还价那是刻在她性子里的本能。

        闻言说道:“一百二十文还是有些贵了,你再便宜点?”

        货郎脸上露出一丝为难:“这价钱我也就是赚个辛苦钱,要是再便宜,我可就要赔钱了呐?”

        “你再给我便宜十文,哦不,五文,这盒水粉我就买了!以后我会多多光顾你的生意,如何?”妇人伸出五根手指说道。

        五文钱也是钱,省下来能买不少东西呢!

        货郎犹豫了好几息功夫,这才一咬牙应了下来:“那成,我这单就不赚娘子您的钱,可咱们说好了啊,以后您可要多多买我的东西?”

        妇人看到对方同意,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连忙说道:“你放心,我说出的话肯定作数!”

        银货两讫,妇人迫不及待的拿着新得的水粉,回屋上妆照镜子去了,却没注意到货郎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的那一抹讥讽。

        真是傻蛋,你也不想想,这水粉春林铺子里可是要卖二百六十八文的,就算人家的东西卖不出去。

        随便弄个和开业时一样的活动,轻轻松松就能卖断货,啧啧啧,我不过是随便找了个借口,你竟然就信了?真是天真!

        他掂了掂手中的碎银加铜钱,心情极好的放入怀中,希望和你一般傻的人,越多越好呐。

        他挑起了货架,继续边走边叫卖起来:“卖东西嘞~油盐酱醋,头花针线,还有上好的春林水粉......”

        与刚刚相似的一幕,不时发生在县城的各个小巷子中。

        妇人试过水粉,发现上脸的效果,果然如传言中的那般好,哪里能安耐得住?

        抬脚就往邻居家串门子去了。

        院子里很快就传来隐隐的说话声:“我和你说啊,我今儿可是捡到便宜了,你知道春林脂粉铺子吧?”

        “我当然知道了,就是哪里头卖的脂粉忒贵,像咱们这小门小户的,哪里能用得起?”

        “咦,不过你今日这脸,怎么瞧着和往日有些不太一样呢?白皙红润了不少呐?”

        “嘿嘿,所以我说我捡到便宜了呀,你猜猜看,我脸上用得是哪家的水粉?”

        “不会是春林铺子里的吧?你昨日不才和我说了,他家的新款水粉不单卖了?你哪来的银钱买一整套呀?”

        “没有,我就单买了一盒,不过是老款的水粉,但用着也挺不错呢。”

        “老款的?你这是何必呢?老款和新款的价钱一样,有那银钱,你再攒一阵子,都能买一个中套的了!”

        “可是这老款的便宜呐,我只用了一百一十五文,就买到了一盒呢!”

        “真的假的,我咋没听说春林铺子有优惠呢?”

        “当然是真的,我和你说.........”

        ...............

        夜晚戌时末(九点),还是那处小院子的房间中,昨日的四个男人,此时又聚在了一起。

        不过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的他们脸上都带着丝喜色。

        其中一人不等其他人开口,就率先说道:“没想到只是打着春林脂粉的名声,一盒一百二十文的水粉就这么好卖!”

        “仅仅是今天,我派出去的人就卖出去了二十盒水粉,就这还是他们一直去的都是小巷子,若是......”

        这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身侧的男人打断:“没有若是,咱们卖的不是正品!”

        “万一被人发现,告知了春林铺子的东家,起了疑心,坏了贵人吩咐的事儿,咱们就是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是是是,是我高兴过头了,你们呢?今日都卖出去了多少?”最先说话的男人扭头冲其他人问道。

        这问题一出,屋里几名男人的脸上,不自觉地就露出了一丝得色,纷纷回答道:“我这儿卖出去了二十多盒。”

        “我也是。”

        “我卖出了三十多盒。”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目光立刻看向了中年男人,目光中带着明晃晃的疑惑:你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安排了同样多的人手,几乎是同时开始卖的,凭什么这人就能比他们多出了这么多?

        中年男人咳嗽了两声说道:“侥幸,都是侥幸,有一名买了水粉的妇人,四处串门子。”

        “我安排的那人,一下就多卖出去了十多盒,明天估计就没这好事儿了!”

        其他三名男人闻言,动作很一致的撇了撇嘴,呵,当我们看不出来啊,你心里偷着乐呢。

        因为春林脂粉铺子的强势崛起,这几个月以来,他们几个铺子里的生意,简直能说得上是门可雀罗。

        一月下来,别说是挣钱了,不赔钱就是好的了。

        现在借着这事儿,他们各个一下就入账了好几两银子,心里着实是松了口气啊。

        其中一名男人突然说道:“水粉是用那东西制成的,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问题。”

        “在这之前,我们可要抓紧机会,能多卖点儿,就多卖点!”

        “对对对,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今儿个我回去,哪怕是不睡了,也要再多做出些才是!”

        这话一出,桌边的另一个男人立刻就说道。

        他手上只有一百五十盒脂粉,若是按照今日的情况,可卖不了几天,这好不容易能挣点银子,他要再不抓住机会,这不是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