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12章 前太子?

第12章 前太子?

        “条件?”

        沐瑶睁大清澈的眼睛。

        杜禅玉嫣然一笑:“虽说姨会卖你一个面子,但也不能只当姨是工具人啊,任何人情都需要索取的。”

        说话间,杜禅玉盈盈眸子盯着陈牧,透着难言的意味。

        陈牧心下一凉。

        看走眼了,这娘们果然跟传闻中一样,明显是对我感兴趣了啊。

        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沐瑶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小脸绷得紧张:“杜……杜姨,陈公子他……他……”

        “小丫头,你在想什么呢。”

        哪知杜禅玉伸出手指轻点了下沐瑶的眉心,嘴角咬着一抹捉狭笑意,“真当姨会抢了你男人?”

        沐瑶通红着脸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杜禅玉牵着她的小手说道:“其实啊,条件也不难,最近姨在临摹一幅画,这幅画叫‘烟云凤栖图’,你可知道这幅画?”

        烟云凤栖图?

        沐瑶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美眸一闪,惊疑道:“是玄机子所作的那幅画?”

        在她印象里,对这位玄机子了解不多。

        只知道他曾经是前太子的老师,但自从女皇发动政变,将太子处死后,这位传奇人物便消失不见。

        有人说他归隐山林,也有人说他归降于女皇躲在幕后……

        众说纷纭,各个不一。

        而这位人物流传下来的作品却不少,诗词歌赋笔墨画作知名度颇高。

        烟云凤栖图便是代表作之一。

        杜禅玉点了点头,遗憾道:“可惜姨手中只有一副仿品,始终感悟不出画里的真韵,这几日也是心情烦闷。不过……”

        女人顿了顿,笑语盈盈:“姨听说你爹爹好像持有真迹。

        所以姨想着,要不……你拿出来,让姨观赏一下。你放心,姨只看一眼,绝不会占为己有的。”

        沐瑶蹙起秀眉:“爹爹有这幅画的真迹吗?我怎么不知道。”

        “应该是有的。”

        杜禅玉笑着说道,“要不你去找找?如果真没有,姨也就不难为你了。”

        沐瑶问道:“杜姨,你为何不直接问我爹借呢。”

        杜禅玉叹了口气:“你这丫头不是故意难为我嘛,我跟你爹爹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因为立场原因,你爹爹始终对我有意见。

        若是我冒然登门去借,到时候碰了一鼻子灰不说,还被人耻笑,你就忍心看着姨被奚落?”

        “可是……”

        沐瑶内心纠结不已,纤细的手指紧攥着衣裙。

        虽说她平日里有大小姐的性子,但对于偷拿自家东西给外人看,内心总是有些抵触的。

        不过对方给了她这么大的人情,区区一幅画而已,应该没什么吧。

        最重要的是,陈牧也在这里。

        她既然已经答应帮对方解决困难,如果做不到,岂不很没面子。

        望着少女犹豫不决的模样,杜禅玉语气温柔:“丫头,你要是觉得为难那就算了,只是姨这边也不好帮你了。”

        “……”

        沐瑶依旧沉默。

        杜禅玉美眸投向陈牧,感慨道:“年轻人难得有这般品质,若是门派被强行遣散了,也是遗憾,恐怕对日后修行的道心也不稳。”

        听到这里,沐瑶一咬银牙:“好,我——”

        “不必了!”

        然而就在这时,陈牧却开口道:“我已经有办法了,就不麻烦城主大人了。”

        欸?

        看到陈牧将储物镯递还回去,沐瑶不由绷大了眼睛。

        杜禅玉眉梢一挑。

        诧异之余,看向陈牧的目光多了一丝寒意。

        陈牧朝着杜禅玉恭敬行礼,歉意道:“陈某很感谢城主大人慷慨解囊,但看到城主大人如此费心,陈某心里也是颇为过意不去,也不想让沐瑶姑娘为难,所以就不麻烦您了。”

        “可是陈牧,你有什么办法凑到那么多钱呢?”

        沐瑶疑惑的看着他。

        陈牧微微一笑:“有办法的。”

        杜禅玉盯着陈牧,良久,唇畔笑意绽放:“果真是心疼自己的情人啊,瑶瑶眼光确实不错,只是有时候一味的逞强,不仅会伤害到自己,也会伤害到别人。”

        面对女人话语中的提醒,陈牧语气依旧恭敬:“多谢城主大人的谨言,陈某已经决定自己想办法了。”

        杜禅玉含笑不语,细长的手指轻轻捋着垂落的一络秀发。

        只是眸底的寒芒愈发浓郁。

        一旁的沐瑶在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她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姐!”

        就在气氛凝固之际,一道急促的声音忽然从厅外传来。

        闯入大厅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眉毛细长,皮肤染着少许苍白,自带一股纨绔气质。

        正是落凤城的小霸王杜皮言!

        男子没看厅中来人,兴冲冲的说道:“姐,刚刚得来的消息,徐将军的儿子外出狩猎时,被一头六级妖兽袭击,导致道台被毁,一身修为全都没了,而且他——”

        “没看到有客人吗?”

        杜禅玉冷声道。

        杜皮言愣了一下,看到清纯动人的沐瑶后眼眸涌现出光芒,带着几分淫色:“原来是沐大小姐啊。”

        沐瑶虽讨厌这男子,但碍于杜禅玉的面子,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杜公子好。”

        “咦,这位是?”

        杜皮言目光定格到陈牧身上。

        看到陈牧帅气无比的五官与出众的气质,不由产生了几分敌意。

        正应了那句话,同性相斥。

        “他叫陈牧,是神秀门的掌门。”

        杜禅玉介绍道。

        “神秀门?”杜皮言皱了皱眉,“奇怪,我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

        杜禅玉笑道:“它的前任掌门在你那赌场欠了三亿多的债务,落在了神秀门的头上,现在瑶瑶正带着陈公子来我这里求情呢。”

        “哦,原来是这个神秀门啊。”

        杜皮言恍然,似笑非笑的盯着陈牧,“我记得今儿个是你们最好的期限了吧。怎么?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以为我姐喜欢小白脸,所以想上演个美男计啊。”

        “杜公子,请您说话注意点!”

        爱慕之人被嘲讽,沐瑶不由出声呵斥道。

        杜禅玉也面露不满:“皮言,你就是这么对客人说话的?给我一遍呆着去!”

        杜皮言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陈牧拱手道:“杜公子,所欠债务我会在规定期限内还上的。”

        “陈掌门——”

        杜禅玉想说什么,被陈牧抬手阻止,微笑道:“也感谢城主大人愿意出手帮我,只是好意我心领了,告辞。”

        说完,便转身离去。

        沐瑶朝着杜禅玉道别后,连忙跟了上去。

        望着少女远去的倩影,杜皮言舔了舔嘴唇,赞叹道:“这丫头是越来越水灵了,真想哪天给绑了,好好品尝一番。”

        啪!

        忽然,一记耳光掴在男人的脸上。

        望着粉面薄怒的姐姐,杜皮言升起的怨气顿时泄了,嘟囔道:“我就随便说说嘛,开个玩笑而已。”

        “有时候在开玩笑的同时,意味着你已经有那心思了。”

        杜禅玉淡淡道。

        杜皮言委屈的揉着脸颊,不敢吭声。

        杜禅玉叹了口气:“这个陈牧还是挺精明的,看出我要利用沐瑶,若没有他,那‘烟云凤栖图’估计就能到手了。”

        女人不无遗憾。

        这位沐大小姐着实太天真了,轻易便可欺骗,可惜终究被那小子横插了一脚。

        “姐,你还相信那个传闻啊,当年太子肯定死了,不可能还活着,换成是我,必然斩草除根,更何况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女皇。”

        杜皮言说道。

        杜禅玉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当年尚在襁褓中的太子被杀之后,玄机子画了六幅画并流传出去。

        坊间都传言,真正的太子其实并没有死,重新伪装成新的身份。

        而玄机子的这六幅画中,便蕴藏着真正太子的线索,甚至据说还有九龙玉玺的秘密。”

        杜禅玉走到椅子旁坐下,继续说道:

        “不管是真是假,既然有那么多人寻找,也必然有原因的。更何况当年女皇秘密赐给沐雄这幅画,恐怕也大有深意。

        其实我也是去年秋时才知晓沐雄拥有这幅画的事情,这家伙隐藏的也够深的。”

        杜皮言撇了撇嘴:“反正我是不相信太子还活着。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要是还活着,我倒立吃粪!”

        “粗言粗语!”

        杜禅玉厌恶的瞪了一眼,淡淡道,“对了,你刚才说徐将军的儿子被妖兽袭击了,究竟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