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7章 无语的陈牧!

第7章 无语的陈牧!

        “不应该啊。”

        “没道理啊。”

        “不科学啊。”

        功法阁内,陈牧望着自己红肿出血的拳头,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说,他现在步入了炼气期,力量足以轻松破裂一片石块,可为啥感觉跟以前没多少区别?

        莫非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更何况,无论是他在境界突破、或是挥拳的时候,气势十足。

        让人一看,就感觉是高手。

        “呼……呼……”

        陈牧走到木架前,又用力挥了几拳。

        每一拳带动的劲气宛若****,至少从感观上来说很唬人,可呈现出的效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被击打的木架只是晃动了几下,没出现任何裂伤。

        “不对,或许是没有修习武技的原因。”

        陈牧自我解释。

        于是他重新找来一堆武技书开始筛选,很快便锁定了一本名为【落雨剑法】的基础武技。

        ……

        两个时辰后。

        神情落寞的陈牧从功法阁出来。

        此时已紧近傍晚。

        褪残的紫霞淡淡地绕挂在天际,斜阳余晖返照山光水色。

        “前辈。”

        早已守候在外面的王桐山连忙上前。

        当看到陈牧第一眼时,便愣住了。

        此刻的陈牧周身隐隐环绕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亦幻亦真,站在他面前,只觉自己渺小如一粟。

        如果说之前的陈牧给众人的印象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宗师。

        那么现在。

        他就是从九天之外降临的神秘仙人!

        恐怖如斯!

        王桐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站在身后的王纤羽,在看到陈牧真人后,也是当场愣在原地,美目异彩涟涟。

        身为天之娇女,见识过不少优秀男子。

        但论气质和颜值,在这位陈前辈面前,没一个能打的,只能沦为炮灰。

        “真的好帅啊。”

        女孩喃喃自语,感觉像是在欣赏一副画。

        陈牧挤出一丝笑容:“不少意思王城主,在里面待的时间有点久了。”

        “无妨,前辈想待多久都可以。”

        王桐山回过神来,拱手道,“前辈,晚宴已经准备好了,我让下人准备些热水,沐浴后一起用餐吧。”

        “那就劳烦王城主了。”

        陈牧客气的点了点头,便朝着自己屋子而去。

        之前修炼太久,身上也确实黏糊糊的难受,需要清洗一番。

        “对了前辈……”

        王桐山看到自己的妹妹,忙介绍道,“这是我的妹妹王纤羽,如今在水月宗修行。”

        “晚辈王纤羽见过前辈。”

        女孩行礼。

        娇艳细腻的脸颊上浮现一抹淡淡的晕红。

        虽然她不是那种容易犯花痴的女人,但在陈牧这种级别的美男子下,却是也有些失态。

        当然,仅仅一瞬她又恢复了正常。

        陈牧只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与女孩擦肩而过。

        他现在正忧愁自己的修行问题。

        对于美女压根没兴趣搭理。

        王纤羽愕然。

        这就完了?

        平日里那些青年才俊们大多都是奉承她,便是长辈也是赞誉宠溺过多。

        也多少养出了一些她孤高冷漠的性情。

        从来还没有几个男人这般冷漠忽视她,这不禁让女孩生出了些许气恼之意。

        冲动之下,她忽然说道:“前辈,晚辈有一剑招想请前辈指点一下!”

        话一出口,王纤羽便后悔了。

        她先前质疑陈牧是个骗子,但见识到不久前的异象与眼前的真人后,这种质疑烟消云散。

        在她心里,陈牧的确是超级高手。

        与这种超级高手请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但话既然出口,想要收回来就难了,王纤羽只能硬着头皮,下巴微微扬起。

        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高傲的小凤凰形象。

        手心却攥满了细汗。

        “小羽!”

        王桐山显然没料到妹妹突然闹事,面色顿时一白。

        见陈牧皱起眉头,他吓得急忙求情:“前辈恕罪,舍妹一向胡闹惯了,还望前辈莫要在意。”

        陈牧盯着王纤羽。

        后者面色极不自然,但依旧目光直视,倔性十足。

        “请前辈指点!”

        王纤羽下意识举起了手中莹蓝色的宝剑。

        意识到不妥,又放了下来,但一想自己弱了气势,又重新举起长剑。

        反复的纠结模样,也是颇具一番憨态可爱。

        王桐山却是吓得浑身哆嗦。

        他一把摁下妹妹举着长剑的手臂,怒斥道:“干什么!没看到前辈需要休息吗?滚回屋里去!”

        陈牧看了两秒,便转身离开了。

        请教?

        哥一个炼气期请教毛线!

        对于这种神经病女人,陈牧懒得跟她计较。

        王桐山松了口气。

        王纤羽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松懈下来,但内心却有些遗憾。

        也不知在遗憾什么。

        望着陈牧远去的背影,王纤羽忽然一咬银牙,脑袋瓜子也不知抽了什么风,持剑直刺而去。

        三尺长剑之上,顿时寒光湛湛!

        “小羽!!”

        王桐山怒喝出声,下意识去拦截。

        但晚了一步。

        陈牧感应到身后阵阵寒意袭来,随手拿起旁边兵器架上的一把长剑,使出了一式剑招。

        秋风落雨!

        而看到使出此剑招的王桐山和王纤羽,却愣了一下,面色怪异。

        这是“落雨剑法”的第一式。

        而此剑法乃是最基础的一部武技,就连王桐山的儿子都会施展,威力根本不值一提。

        为何前辈要施展这一出剑法呢?

        很快,他们便知道原因了。

        陈牧手中的长剑划出一道完美的金色圆圈,撕破空气,随后竟化作数百上千道细雨般的剑气!

        铺天盖地的剑雨笼罩四方,阵阵威势下压,令人不寒而栗。

        “好强的剑势!”

        王桐山喃喃轻语,头皮发麻。

        而王纤羽更是切身体会到极致的杀意,一时之间懵在了原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

        唰!

        剑光袭至少女胸前,璀璨无比。

        “前辈手下留情!”

        反应过来的王桐山急忙出声喊道,神情惨白一片。

        砰!

        剑尖距离少女胸口仅两寸距离时,停住了。

        倒不是主动停住,而是被王纤羽自动散发出的结界罡气给挡住了,无法更进一步。

        二人愣住了。

        什么情况这是?

        这气势汹汹的一剑,竟然穿不透结丹期的防护结界!?

        不过很快,王桐山便反应过来。

        不是被防护结界挡住,而是陈前辈最后时刻收手了,否则妹妹早就被扎出一个血窟窿了。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王桐山连忙拱手道谢,长舒了口气。

        见妹妹傻站着不动,低声呵斥道:“小羽,还愣着做什么!”

        王纤羽愣过神来,目光复杂的望着最好时刻“收手”的陈牧,收剑行礼:“小羽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女孩后背早已被汗水侵湿。

        刚才那一瞬间,她甚至都觉得自己要踏入鬼门关了。

        幸好陈牧及时收手。

        王纤羽内心一阵庆幸,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羞愧。

        “草,扎不透!”

        此时的陈牧却无语至极。

        他刚才已经是拼尽全力了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奈何根本伤不了对方半毫。

        “完了,我的争霸之路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