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老子就是要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来打群架吧

第五十章 来打群架吧

        李确被打得满头都是包后,李适的修路队顺势修到了华公伟的所在地。

        然后,李适带着麾下军队跟华公伟麾下的新兵几乎以碾压的姿态打了对方一遍。

        对比起其他人,华公伟的战斗方式类似勇战派,拔升士气,奋勇向前,然后全军覆没。

        遇到李适,在华公伟被压制的情况下,他麾下士兵更不可能打得过李适了。

        最后李适找上牛庸,怀着其他人都已经打过了,单落下个你,不打这不是看不起你嘛!

        然后在牛庸绝望的目光中,把这家伙狠狠虐得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暴打了这群人后,李适回到自己的军营中,进入了贤者时间,思索着自己军队的未来。

        李适到底不是因为无聊才无缘无故跑过去暴打这些同僚的。

        因为李适是军阵转化天赋的实际主导之一,肯定要关心下这项任务的进展速度。

        否则无缘无故暴打战友,不论怎么说都是说不过去的事情,李适怎么能这么干呢!

        至于第二点,李适则是在为自己军队的第二军团属性进行尝试性推演,以确认自己军队的下个军团属性。

        而这些由军阵推演军团属性的训练方式自然相当值得思考。

        要知道,李适用这种打乱军队组织进行洗点的方式,在一天赋时还能用这种办法洗点。

        但在拥有了一天赋,去追求二天赋时,用这种办法说不定会扰乱到一天赋原本属性。

        李适对自己军队的天赋实际上挺满意的,如果可以,李适是真不想换潜力爆发天赋。

        所以,用军阵去训练军团天赋对李适的参考意义就非常大,让李适能提前确定天赋。

        但用军阵去训练指定天赋,作为经手人李适也非常的明白,这样的天赋确定了下来,那等于是让这群将士本能的把一个阵法铭刻到本能中。

        对勇战派那种不玩军阵的来说,等于在发挥军团天赋时,会本能的发挥出军阵效果,哪怕不懂得利用这个军阵,但是军阵本身的运转也增幅了自身的军团天赋的威力。

        但对会变阵的统率来说,这样训练出来的军队反而受到了初始阵法的影响。

        毕竟比较起简简单单的军阵,根据战场形势进行捏阵法,这才能把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尤其李适本身,便拥有根据战场的形势进行捏阵法的能力。

        所以这种先设计出军阵,然后进行确定军团天赋属性的方式并不适合李适的军团。

        比较起这种组织性军团天赋,李适更想见一见贾文和口中那种丹阳兵的协力。

        那种自然产生的组织性天赋,尤其这种天赋对军阵变化本身还有着加持作用。

        “是不是想办法混个孝廉出身,去太公苑之中混混看看怎么样洗点呢!”李适抓抓脑袋。

        实际上,所谓举孝廉这种事情,对于其他的人来说不容易,但对李适来说真的不难。

        因为秦雄手上就有推荐的名额,自己找他进行推荐,然后还是有机会进入到太公苑的。

        像是贾文和便通过了这种办法曾经在太公苑中进修过,所以懂得军阵的调度。

        就在李适有这种想法时,李文优派人来找自己了。

        李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李适猜测应该是让自己少去暴打天水的其他的骑兵,却是早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结果等到李适来到政务厅中,却见到秦雄正在政务厅中愤怒的摔东西。

        此刻整个屋子一片杂乱,什么笔墨纸砚,什么刀枪剑戟,甚至连秦雄最喜欢的一只长弓,都已经被拉断了弓弦,随手丢在了地面上,而秦雄此刻颇是颓废的靠在墙壁上喘着气。

        见到李适,他也没精打采的的坐在地上,仿佛整个精气神都被抽调了似的。

        李适看着秦雄的这个样子,略带着几分不解的抓抓脑袋。

        秦雄不是向来都元气满满的主张“匡扶仙朝”吗?怎么现在看起来这般颓废。

        李适转过头看看李文优与贾文和,这两个家伙,这时候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被砸的内政厅跟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关系似的,只是低头数着蚂蚁。

        “李适,你来了啊!文忧把内容给他看看吧!”秦雄对李文优道。

        “嗯!”李文优点点头,便把他手中一直拿着一份文件送到李适手里。

        “段锐死了?”李适看着这上面的内容,倒是一惊,甚至脸色带着几分难看。

        “旱灾降世,神洛、青州、徐州、允州和豫州,等地一惊连年干旱八个月,滴水未下,尤其是春耕时,没有雨水,更让百姓连春种都种不下去。”李文优道。

        “就算是灾难将世,我记得三公也只要退位就好,不至于直接赐死吧!”李适说到这里,看看上面的消息,又看看李文优,道,“而且大儒与仙门世家是懂得呼风唤雨的吧!”

        “因为上一次仙党之禁,仙朝中掌握呼风唤雨的仙门与世家不愿意出来!”

        李文优开口道,“也许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仙皇的行为,八个月一直到春耕时都没降雨。

        对于仙朝来说,如果春耕不进行下去,那几乎是动摇根基的,所以仙皇只能够退步。

        作为交换条件,段锐必须死!他作为仙皇爪牙,必须要用血来平复仙门世家心中的怒气。”

        “即使如此,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也杀不了段锐吧。”李适开口说道。

        “贪腐万金!”李文优平静道,“他在神洛的家已经被抄家了。”

        “还真是刻薄寡恩啊!”李适听到这里,明白了为什么秦雄会这般的愤怒。

        虽然说,秦雄现在多少有替代段锐在西凉的作用,但秦雄到底是段锐一手挖掘的。

        不论过程如何,段锐到底看中了秦雄,并且给了秦雄一个舞台。

        段锐可以说是西凉方面,在朝廷少有的支柱了。

        结果进入神洛短短一年的时间,因为卷入了朝廷的斗争中,就这么直接便是没有了。

        对朝廷来说,也许只是少了一个可用的棋子,但对西凉来说却少了一根支柱,几乎粉碎了想要通过正常渠道获取仙朝资源的机会。

        对李适来说,对段锐的死多少只是带着几分唏嘘而已,毕竟自己的感触真不深。

        但对秦雄来说,等于是对他封侯拜相,匡扶仙朝梦想的一次重大打击吧。

        “那让我过来是为了什么?”李适看看李文优,道,“不会是老大打算闹事吧!”

        李文优深深看了一眼李适,道,“想什么你呢!

        原本只是因为你跟张平李确他们打架的事情,想要劝劝你收敛点。

        没有想到半路收到这消息,秦雄自然是在气头上!”

        “懂了!”李适点头对李文优道,“我有办法让老大消消气!”

        “嗯?”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非常怀疑的看着李适,有点不太相信李适的话。

        而李适对秦雄道,“老大,我们去切磋吧!

        反正朝廷向来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何必为他们生闷气。

        不如让所有人都去校场,好好的较量较量,切磋切磋!”

        秦雄听到李适的话,深呼吸了一口气,起来道:“好,把老张老李他们几个都叫上!”

        李适目光向着李文优看了看,李文优秒懂,便果断派遣士兵去叫了其他校尉。

        没有什么其他的说法,这次就是干,一场波及整个天水的大乱斗,直接开撕。

        秦雄与飞熊军下场,李适带着骁骑营参战,虽然用得是装备木刀木枪,但砍是真砍。

        李适也不客气,就盯着张平、李确,牛庸三个,率领士兵果断潜力爆发,瞬间捏出军阵,把这三个人的军团冲正面给怼了。

        这种近乎群殴的战场,他们的士兵怎么跟拥有素质类天赋的士兵比,当然正面杀穿了啊!

        一边打,一边喊着:“让你告状,老子不知道谁告状的,但都打了绝对没错!”

        所以,很快的这三个家伙全部被李适的拳头给打成了猪头,爹妈都不认识的那种。

        而秦雄也靠着军团天赋硬是车飞了华公伟所带领的军团,自己更打爆了华公伟。

        然后李适与华公伟两个军团进行正面对决。

        一个拥有龙将光环,一个是稳定的一天赋属性,而秦雄在这时候,也不计较李适什么天生胜利,上来便主动压着李适打。

        而他的爆发下,整个飞熊军瞬间爆发出了匪夷所思的战斗力,原本只是处于进阶边缘的飞熊军,成功觉醒了硬化防御。

        然后在秦雄的带领下,一头向着李适的军队冲过去!

        “很不错的气势!”李适赞赏的点点头。

        李适果断开启骁骑营潜力爆发的第二重状态,战士们的肌肉直接膨胀开来。

        然后李适布置锥形阵推演出了重击的特效,面对着秦雄带领的军队直接碾压了过去!

        你身轻如燕,骁骑也能八步赶蝉,你能棕熊捕猎,那就尝尝开了基因锁的拳头!

        一拳接着一拳,飞熊军的硬化防御仿佛不存在似的直接被李适的骁骑营给锤爆了。

        最终,李适率领着骁骑营最后站在了校场上。

        李文优不由按了按太阳穴,感叹道,“我还以为这家伙最后会放水的!”

        贾文和倒是吃着馒头,喝着绿豆汤,道:“他就是没放水,才让秦雄这股阴郁气泄了出去!拳拳到肉不掺假,这不才是西凉男儿吗!”

        嗯,此刻秦雄躺在校场上,看着几分迷离的天空,彻底安静了下来了。

        李适心中默默道,“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