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晋末多少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夤夜难安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夤夜难安

        等到众人离开,大堂上已经只剩下任群和王猛。

        杜英刚刚吸进去的那一口气,似乎就一直憋着,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此时方才吐出来,他的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师兄,若是蒋氏遇袭,则好不容易聚拢的兵马将会有不小的折损,这可当如何是好?”

        杜英终究还是年轻,在人前尚且能保持镇定,但是现在身边只有左臂右膀,这镇定当然是装不下去了。

        王猛的脸色亦是阴晴不定。

        杜英和他对于整个战局的盘算实际上是差不多的。

        桓温已经率军鏖战于商洛,前锋直指蓝田。

        杜英假如想要收拢长安城外的各处世家,并且率军配合桓温征战的话,留给他的时间的确不多了。

        除了时间外,还有实打实的实力。

        如果杜英带到桓温军中的,是千余名知晓本地地形地势、并且作战勇猛的关中儿郎,那么桓温自然是欢迎的。

        但是如果杜英带去的只是数百名士卒,而且还需要桓温的支持以换来对林氏和秦国在城南势力的压制,那么桓温恐怕就不会真正重视杜英了,只会把杜英当做是一个想要借助他的力量割据一方的枭雄人物,甚至是投机取巧的家伙。

        而且缺少了林氏尚且还好说,若是再缺少了蒋氏兵马,那么杜英本身的实力大打折扣。

        这个时代,终究是要用拳头来说话的。

        只是一个杜陵杜氏的名号和背后的凉州,显然还不足以让杜英获得在桓温军中占据一席之地、并且能够在此次关中之战中有所成就的机会。

        杜英现在无比需要获得周围坞堡的支持。

        任何一个坞堡的损失,都等于消磨掉了他的一些底气和资本。

        因此别说是杜英了,王猛此时也有些紧张。

        “我带人过去。”王猛沉声说道,“此时万万不可分兵行动,所以我只带五十个人,还不足以影响到整个少陵坞堡的防务。若是蒋安已经遭到袭击,那或许可以掩护他撤退,而若是蒋安和林氏之间相安无事,至少也能够增加蒋安手中的兵力,让林氏不敢轻举妄动。”

        杜英摇头:“太危险了!”

        “事到如今,别无选择!”王猛霍然转身。

        “我是杜氏少主,我还没有下命令,你想造反不成?!”杜英登时忍不住喝道。

        王猛脚步顿住,撇头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我还是你师兄呢,不能让你白叫我一声‘师兄’,既然必须要有人走一遭,这个人肯定就是我啦!”

        杜英咬着牙,默然。

        想要弄清楚事情到底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派人走一遭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所以杜英虽然不愿,但是此时根本没有办法阻止王猛。

        为了所有人的生存,也为了杜英之后的计划,这个时候,自然要有人去冒险。

        “带一百人,我让陆唐带队。”杜英补充一句。

        王猛已经走到门口,此时笑着说道:“让韩胤或者麻思跟着我就好了,速去速回,不用担心!”

        杜英这一次没有反对。

        而旁边的任群,显然也并没有作为工具人应该乖乖听着的觉悟,担忧的问道:“少主,会不会出什么事?”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知道王猛的性情甚至比杜英还要谨慎一些。此时王猛都倾向于去冒险,那就说明事情真的已经紧迫到了一定关头,不然王猛的选择更应该是静观其变。

        而且杜英把人数增加到了一百,王猛也没有拒绝,更说明王猛自己心里也没底。

        两个负责出谋划策的都没底,那任群心里自然就更没底了。

        杜英艰难说道:“等吧。”

        任群不由得挠了挠头,还真是让人听了更加烦躁的回答。

        不过杜英又补充一句:“我相信师兄。”

        任群这才稍稍心安。

        杜英则一动不动,静静的站在门口,向外眺望。

        夜色深沉,而坞堡之中,却是灯火通明。

        一个不眠之夜。

        ————————————-

        夜色更深。

        杜英凑在摇曳的烛火前,捧卷夜读,毫无困意。

        “公子,请用茶。”归雁将一盏冒着热气的清茶递到杜英手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杜英抬头看她,小丫头脸色憔悴,已经隐约有黑眼圈了。

        这几天自己的作息不规律,连带着她的作息也不规律了。

        可惜杜英先是因为大战在即,现在又是因为韦氏坞堡那边迟迟没有消息传来,因此一直心有牵挂、惴惴不安,如何睡得着?

        而小丫鬟则不一样,单纯的只是觉得自己作为少主的贴身丫鬟,应该陪着罢了。

        “先去休息吧。”杜英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他现在的心思当然不在手中捧着的书上面,也不在自己之前就已经制定好或者草拟好的计划上,这不过是装装样子以求让自己心里安定一些罢了。

        不过杜英并没有打算把自己这焦虑的情绪传递给小丫鬟,因此特意对着她笑了笑。

        归雁却是噘着嘴摇头。

        “怎么了?”杜英好奇的问道。

        “虽是一场大胜,公子却不去休息,必然是因为还有心事,或者战事犹然还未结束。”归雁的双手绞在一起,有些紧张的回答道,“那身为公子的丫鬟,应该陪着公子,伺候笔墨才是。”

        杜英不由得一笑,这次是发自真心的,同时他看向小丫鬟因为紧张而无处安放的双手,自然清楚,这种忤逆主上意思的话说出来,终归是带着些不尊重的,小丫鬟紧张也在情理之中。

        “让你去你就去。”杜英摆了摆手,“等会消息传来,少不得还要议事。”

        归雁这才无奈的答应。

        杜英则又咧嘴笑了笑:“你看,本公子现在心情很好,不需要挂怀。”

        归雁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

        “怎么?”杜英故作严肃。

        “公子笑的······”归雁的声音越来越小,“真不好看。”

        “好胆!”杜英忍不住笑骂道,“你啊,年纪不大,不要熬夜,快去休息吧。”

        归雁躬身答应,不过她的眼角犹然还带着尚未退散的笑意,与此同时,她的目光瞥过来,分明是在说,“公子你的年纪也不大,还好意思教训人家呢!”

        杜英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不由得瞪了她一眼。

        归雁窜的飞快。

        杜英则掩上书卷,轻轻揉着眉心,看着桌子上的茶。

        茶是自己之前叮嘱的清茶,不浓不淡,也不是这个时代更符合主流的油茶。

        小丫鬟也用心了。

        只是现在杜英无心品尝。

        此时,门外骤然响起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