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在线阅读 - 第650章 云里花

第650章 云里花

        王有福欲说还休,看样子,有什么话,不好直说。

        此时,江南说道:“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不必隐瞒。我来你这里,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

        王有福有些为难    说道:“这位先生,根据你目前的状况来看,你的身体,的确是很糟糕,因此,你必须要马上接受治疗诊断。但是,我没什么把握,因为你的情况非常的特殊啊。”

        江南想说什么,郑清儿抢着说道:“我说王有福,要是不特殊,你觉得,以我的医术,还用得着跑你福源堂来吗,实际上,我是想来你这里,找一种药物罢了,要不然,根本用不着你。”

        王有福很纳闷,挠挠头说道:“姑奶奶,你想要的那种药,现在很难搞的啊,几乎快要绝迹了呢。”

        郑清儿瞪大了杏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再说一遍,到底有没有云里花?”

        “哎,你也知道的,云里花很难抓到的,它的环境很独特,长期在空中飘浮,生长的也极慢,想要入药,至少需要上百年。所以,必须要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才可以活成。”

        王有福一边解释,一边悄悄的看郑清儿的脸色,似乎特别害怕她。

        郑清儿当时就急了,直接抓住了他的耳朵,怒吼道,“你给我听好了,本小姐今天是势在必得,否则,我就拆了你这福源堂。”

        “这……”王有福简直为难极了。

        而就在此刻,突然一声怒吼传来。

        “好大的口气,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放肆。堂堂的一个大少爷,这样没羞没臊的吗,在一个小丫头片子面前,低三下四的,简直有辱门风,让人瞧不起福源堂。”

        说话间,一群人走来了。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步伐稳健,看的出来,是个内家高手。

        他声如洪钟,怒气冲冲,气势逼人。

        王有福看见他,并没有理会,但是,其他人却对他毕恭毕敬,连忙低下头,齐声喊着大师兄。

        这位是福源堂的大师兄林宇,无论是医术还是本领,都是顶尖的。

        尤其是堂主病重之后,林宇几乎是负责了福源堂所有的事务。

        几乎是什么事,他说了算。

        很多人背后都谣言,林宇就是福源堂的接班人。

        至于大少爷王有福,根本不值一提。

        因为无论是在本事和医术上,王有福根本不是林宇的对手。

        甚至还有人议论,林宇根本就是堂主在年轻时候的风流债,私生子。

        否则,堂主不会对林宇特殊照顾。

        现如今,林宇的话,在福源堂比王有福有用。

        甚至,所有人都听他的,这就是所谓的权威。

        而王有福特别的不服气,只可惜,如今父亲昏迷不醒,他也没办法去求证了。

        “林宇你什么意思,本少爷做事,还用得着你管?”

        林宇冷笑着,瞥了郑清儿和江南一眼,“大少爷,我要是再不来,你就把福源堂的脸面都丢光了,按道理,那云里花,可是宝贝,你居然要轻易送人?”

        “没有的事,你不要胡说八道。”王有福很是懊恼。

        林宇不以为然,依然冷着脸,高傲的说道:“是吗,但是我好像听见了,你还叫她姑奶奶,你这样一来,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那就是个玩笑话,当不得真,再说了,她是我未婚妻,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用得着你管,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别以为大家都尊崇你,我就会怕你。”

        王有福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底气。

        郑清儿看出来了,就推了他一下,说道:“你给我站直了,没出息的,抖什么腿啊,不就是一个大师兄吗,有什么稀奇的,我来。”

        郑清儿站出去,瞪大眼睛,看着林宇。

        “哎,    那谁,你又不是堂主,多管闲事,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林宇板着脸,阴沉的说道:“你算什么,未婚妻,娃娃亲?那也算?你是不是以为,你以后还要做福源堂的少奶奶了?美的你。”

        “切,本小姐才不稀罕呢,你个混球,就是现在把福源堂送给我,我也不在乎,我现在就只要云里花,给是不给?”郑清儿叉着腰,十分野蛮。

        林宇哈哈大笑,其他人也忍不住好笑。

        真是异想天开。

        云里花,可是福源堂的镇宅之宝,多少人梦寐以求,穷极一生,都别想拿到一星半点儿。

        郑清儿开口就要,不是在开玩笑嘛。

        “来人,送客,我不想看见他们。”

        一群人,马上过来,围住了郑清儿和江南,准备赶出去。

        王有福怒吼道,“干什么眼里没我这个少爷了吗,你们都听林宇的?”

        “大少爷,你让开点吧,别伤着您。”那几个人,表面上是很尊敬,实际上,直接把王有福给拉一边去了。

        郑清儿跺了跺脚,羞愤的说道:“谁动我一根头发,我就一把火烧了福源堂。”

        “好大的口气,给我打出去。”林宇大发雷霆。

        一声令下,几个人冲向了郑清儿。

        突然砰砰砰的闷响,接着就是惨嚎声。

        那几个人,瞬间飞了起来。

        众人一愣,根本没有看清楚江南是怎么出手的,但是对他却是刮目相看。

        “你,你干的?”林宇很惊讶。

        江南脸色冷峻,沉着的说道:“是又如何,对你这样目中无人的东西,我根本就不客气,这云里花,我要定了。”

        林宇摇摇头,好笑道,“你真以为自己很有本事吧,没错,你的确和一般人不同,普通人,有你这样的重病,早就走不动道了,而你还可以健步如飞,甚至有这样的好身手。只可惜了,你已经病入膏肓,即便是云里花,也是没办法救治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你闭嘴,胡说八道什么,你给不给云里花?”郑清儿气的跺脚。

        “想拿走宝贝,那就要按照福源堂的规矩来,要不然,以后,福源堂还怎么面对天下芸芸众生呢。”

        林宇话音刚落,王有福脸色大变。

        “大师兄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林宇脸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