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644章 打过长江去

第644章 打过长江去

        1923年末的张作霖,是他最得意的时候,甚至比他与奉系同入主北京还要兴奋,无它----能够在袁世凯之后,重新将北洋三系整合为一,并有机会结束南北分裂局面,再度统一中国有望。

        此一功勋事实,使得土匪出身的张作霖获得了国内外政治观察家们的热情关注,政治身份被极大抬高。也是这一年,《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编鲍威尔专访张作霖,在询问他曾在哪里读过书时,张即幽默地回答道:“绿林学校。”

        北方刚刚安定,利用国民党和人民党暂时相安无事的良机,张汉卿剑指江浙沪,意图平定长江中下游这一块除东北外最发达的地区。驻守江苏的督理齐燮元原名齐英,字抚万,号耀珊,中国天津宁河人,直系军阀主要将领之一。

        他在光绪年间考中秀才,后投笔从戎,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一度赴日本留学。回国后任清新编陆军第六镇参谋,民国后升任陆军第六师第12旅旅长。

        这个人仿佛是个“扫把星”,谁任他的直属上司谁就要很快出事。在他升迁之路上,充满了太多的偶然:1916年在湘西进攻护国军途中,因师长周文炳突患“精神病”,齐升任第六师师长。

        1917年李纯任江苏都督时,齐率第六师跟随前往江苏兼任江宁镇守使,1920年,李纯“暴死”,齐燮元则顺利接任江苏都督一职。

        反正只要是齐燮元升迁路上的拦路虎,都不明不白地挂了,这是事实…

        李纯暴死之因,官场上说是由于江苏各界发动反对财政厅长文和(李纯干儿子)贪污的风潮,报纸连篇累牍影射他任用非人,遗祸全省,李纯逐渐悲观绝望并在1920年以年仅46岁之龄突然死于督军署内。

        齐燮元为李纯举办隆重的丧礼,其盛况在江苏全省可以说前所未有,但如此并没有打消人们对李纯死亡真因的流传。

        因为此案疑点甚多,官方宣布李纯是因“忧国忧民”而自杀身亡,后传说是李妾与马弁私通,被李发现后,马弁将李纯击毙;也有传说其部下师长齐燮元心狠手辣,诡谲多变,时有谋取李位而自代之心,因而将其谋杀等等,不一而足。

        不管如何,齐燮元在督军之位上已经做了3年多,依托苏沪富饶的财政条件,做得风声水起。本来正史上他首先发动了江浙战争,以威胁皖系的浙江都督卢永祥的“移沪制宪”运动。但是在此时空下,因为直系势力的严重削弱,不但不敢再作争浙之想,还设心处虑地力图保住江苏这一直系财源,以求卷土重来。

        不过面对优势的人民军,他的力量还是显得太单薄了:算得上有战斗力的军队是他起家的第六师,以及后来增加的中央第19师。此外还有从江浙仆从军朱瑞手里收获的几万只能打酱油的杂兵,七拼八凑的弄成江苏第1、2、3三个师和江苏第2、3、4、5、6五个混成旅。

        算起编制也不少了:五师五旅,但人数也就仅43500人。论及战斗力,唉,还是算了。他开始想以长江为界,划江而治,却没有用得着的海军可守;后来又想让出江苏退上海以自保,还没来得及与奉系洽谈,一晃间,人民军已到。

        “今天天灾流行,饥民遍野,弟尝进言讨苏之不可,足下亦有力主和平之回答;然墨迹未干,战令已发,同时又试图划江而治,杜绝交通,是果何意者?足下近年为吴佩孚之傀儡,致招民怨…”

        这是张作霖发出的作战檄文,直接就把讨伐齐燮元的原因说得很清楚了:“只因为你是吴佩孚的人…”

        时不我待。在北方直军战败后,从北京卫戍部队中抽调荆有岩之精锐第28师为先头,新22师黄师岳部随后,经津浦线出山东至徐州进攻苏北沿线;华中人民军第1师佟麟阁部、第12师张自忠部自马鞍山向东进逼南京;精锐之第4师在新师长张维玺带领下自滁州南下浦口。

        本来“三方反直”商定的由浙江督理卢永祥自湖州进逼苏州后路、让齐燮元首尾不能兼顾的计划,卢永祥却在最后一刻变卦了。

        那是齐燮元耍的一个花招,他派人告诉卢永祥:“唇亡齿寒”,如果自己最后被人民军打败,奉系是不会容忍在华东还留有一个非嫡系的省份在的,将来必然要向他下手。最好的办法,是江浙和平。

        最大的敌人直系突然倒台,让原本对江苏蠢蠢欲动的卢永祥也认为打败齐燮元对他不利:没有了齐燮元在正面相抗,他将不得不直面人民军的压力。他仓促和齐燮元签署了《江浙和平公约》,并以此为据,向段祺瑞表明渴望两省和平的心愿,博得段执政的好评。

        算起来浙江是皖系唯一存在的地盘,也是皖系重起的最大倚仗,一生在政坛纵横、精于谋略的段祺瑞对卢永祥的心思当然心领神会。

        但是对整装待发的人民军来说,卢永祥不参加,只能稍微延缓人民军的进度,却挡不住前进江苏的步伐。少了胡屠户,就吃不得拔毛猪?

        在善攻的张维玺带领下,精锐的第4师在南京浦口一战,将齐燮元赖以立身的第6师几乎全歼。浦口陷落,人民军可以方便地从华北调兵到长江口岸,从而使南京城直接暴露在人民军的直接打击之下。而其在马鞍山的驻军,在人民军一个冲锋下,便纷纷缴械投降。

        三个地方师集体投诚,近两万人基本未发一弹。以至于齐燮元大骂:“就是养两万头猪,逢年过节还能有点用处!”

        但是没有用了,齐燮元只能满地找牙。

        这一仗对付齐的一个师及小部分地方武装力量,却用了人民军5个师15万多人,还动用了精锐的第4、第28师,可谓杀鸡用了牛刀。可是张汉卿的用意,却是准备乘人民军在各处大胜之时一举拿下上海、控制浙江,结束华东割据局面的。

        在第四师激战正酣之际,张汉卿已经命令蒋百里准备筹建华东人民军司令部,并代理海军司令部暂时管理长江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