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3章 他是九峰冠首齐天恒

第3章 他是九峰冠首齐天恒

        演武场上,不少人已经围聚过来,议论纷纷。

        “奇怪,灵月峰的林洞师兄怎么会突然挑战南阳师兄?”

        “是啊,灵月峰距离我们灵溪峰这么远,他们二人怎么会有纠葛?”

        却是有人神秘兮兮道:“你们刚来所以不知道,六年前这林洞其实还是我们灵溪峰的人,只可惜……总之当年他和南阳约下了筑基之战。”

        刚进入灵溪峰的弟子自然不清楚这其中纠葛,却也越发好奇起来,就开始催促。

        “师兄你快说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爆料者却讳莫如深,摇摇头不肯说。

        可架不住旁边太多人询问,便低声道:“当年在灵溪峰的一场比试中,南阳师兄占据优势,不想林洞受伤就没有咄咄逼人,谁知道这林洞却暗中偷袭,致使南阳师兄受伤,也错失了对他极有大用的【筑基丹】,但这一战,当年没一个人服林洞。

        之后这林洞却凭借【筑基丹】成功筑基,出关后当着不少人的面侮辱南阳师兄。还只是练气境的南阳师兄又怎么可能会是林洞的对手,总之当年被虐的很惨。那时候林洞步入筑基,地位如日中天,在外门谁敢得罪?南阳师兄是丢尽了脸面。

        偏巧那时候齐天恒路过,当年二话不说挺身而出拦下了林洞,林洞依旧口出狂言,不把齐天恒放在眼里,结果却被一剑镇压。

        这厮自是气恼,说南阳师兄只会躲在强者身后。迫于齐天恒的压力,转投灵月峰,还放话约战南阳,一般人谁敢答应,南阳师兄还真答应了,放话踏入筑基便和林洞一战……林洞当年也没想到,后来齐天恒走出了灵溪峰,拿下九峰冠首,更是问鼎圣子之位,风头无二,压得九峰全部低头,那几年林洞可是大门都不敢出。”

        众人听的热血沸腾。

        “想不到齐天恒师兄还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可惜了,三年前他要是没出事,这林洞哪里敢来我们灵溪宗。”

        但也有灵溪峰的弟子忧心忡忡。

        “完蛋了!林洞踏入筑基境六年,而南阳师兄今日才突破,他如何是林洞的对手?”

        “是啊,听闻林洞的剑术早就已经到了上乘,南阳师兄恐怕不是对手。”

        “这林洞简直不要脸!”

        “完了,南阳师兄危险了……”

        林洞站在擂台中心,闭目养神,眼睛都没有睁开,俨然不把南阳放在眼里,声音却传了出来:“南阳,这一战我等了你六年,踏入筑基就这么难吗?我还以为你为了躲这一战,会一辈子困在练气境,不敢见我。”

        南阳经过了六年的低谷磨练,虽然心性不会被林洞这般轻易挑起。

        不过时隔六年重新登上擂台,心中难免还是有些紧张,当年他和林洞的那一战差点毁了他的道根。

        默念《通天图》的口诀,凭借这门功法,南阳驱散了心头的寒意:“多说无益,战吧。”

        林洞嗤笑:“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南阳目光平静:“我等这一战也等了六年,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呵,好大的口气!”林洞气急反笑,“那你看好了,你跟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锵啷”一声!

        不等南阳出声,林洞携带着森寒见光,已经抢先一步踏出。

        寒光跳动,直劈而下!

        四周惊呼一片。

        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林洞的剑光直接撕裂了空气,迸发而出的气息无比炽热。

        众人意识到,林洞在筑基境磨练了六年,如今剑术已经强大的过分,谁要是跟他遇上,这一道剑光斩来,便足以毙命。

        “这是灵月峰的飞沙剑术,没想到林洞竟然已经把这门剑术练到了这种地步……”

        “血肉之躯怎么抵挡?林洞本来修为就不低,何况这剑术还这么强,对于我等来说,完全是无解的,南阳师兄也是刚刚突破,恐怕也抵挡不了。”

        不少人低语,十分震惊。

        尤其是,离的近的那些弟子甚至感到毛骨悚然。

        空气中迸发出来的剑气连空气都撕裂了,他们这些不过练气境的弟子谁不害怕?

        纷纷快速后退躲避。

        几乎所有人脑海中都闪过一句话——

        【南阳师兄完蛋了!】

        轰然炸开的气浪宣泄而出,飞沙走石的冲击之下,南阳首当其冲,衣衫被狂风吹的猎猎作响,漠然抵抗这股风浪。

        “林洞,六年前我做过最傻的事,就是拿你当朋友。”

        “今日,便了结过往,解我心魔!”

        通天图疯狂运转!

        体内血气攀升!

        他不躲不避,挺身上前。

        伸手,只一拳轰出。

        在通天图第一式的加持之下,拳印骤然暴烈。

        罡风鼓荡,响声震耳,刹那间犹如电闪雷鸣般,掀起了比起林洞更为恐怖的声势。

        轰隆!

        扑来的剑势直接被南阳打穿。

        却又见飞沙走石之中,南阳继续飞冲上前,在他的体表轰然密布着一层神秘能量,宛若金甲,悍然粉碎了林洞剑势的逼近。

        林洞当场吓傻眼。

        他那可以轻易夺人性命的一剑,就这么被击溃了?

        豁然抬头。

        南阳气势如虹,悍然欺身镇压。

        林洞吓得亡魂大冒,“南阳,我认——!”

        紧跟着就遭受一记拳印,噗的一声,口喷鲜血,坠落擂台。

        “这这这这是?!”

        附近围观的众人吃惊不已,张大了嘴巴。

        一招,高下立判!

        刚搬好板凳,这就结束了?

        林洞更是不可置信,捂着胸口,跌在擂台下,惊骇抬头。

        “你怎么会这么强?”

        “六年,你在其他峰就学成这样?”南阳负手而立。

        “你!噗——”林洞怒火攻心,再吐一口血。

        此刻,众人看向南阳的目光豁然就像是看到蒙尘已久的明珠终于在此刻爆发璀璨。

        在灵溪峰,谁不清楚南阳的资质?

        平日里饱受看不起,但如今人家厚积薄发,一跃三阶,成为了筑基境第三重天的高手,更是一招大败踏足筑基六年之久的灵月峰林洞。

        这给众人带来的震撼,无异于让他们觉得自己也可以这般草根逆袭。

        恍然间,看着南阳负手而立的身姿,人群中隐隐传来骚动。

        有人喃喃自语:“这姿态好像三年前的那位……”

        众人定眼一瞧。

        还真是……

        但也纷纷唏嘘。

        三年前的那位齐天骄可谓是冠绝古今,但可惜亦如流星陨落,泯然众人。

        望着围聚过来的众多师弟,南阳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攥起。

        他资质普通,想要修行就要花费远比常人数十倍的精力。

        尤其是六年前,和他同辈的弟子纷纷踏入筑基境,唯独他一人困兽犹斗,被人暗中指指点点。

        眼下颇有种卧薪尝胆六年,一朝终成仙的畅快淋漓!

        这一切都要感激那位齐师弟!

        面对林洞喋喋不休的质疑,他伸手一指,怒喝:“滚出灵溪峰!”

        林洞落荒而逃,四周的灵溪峰弟子纷纷围了上来,恭贺胜迹,也有人跪求指点。

        南阳却悠悠一叹,负手而立,转过身去。

        “求我没用,你们想要变强,只能去求那个人,他才是有真正的大神通。”

        众人小心问道:“南师兄,您说的这个人是?”

        南阳一脸虔诚:“九峰冠首齐天恒!”

        众人:“!”

        没多久,南阳便带着一众师弟风风火火的赶向齐天恒的住处。

        众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犯嘀咕。

        齐天恒是谁?

        三年前的九峰冠首!

        灵宗百年难出的天骄!

        但这些足以名动天下的头衔都被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彻底粉碎。

        齐天恒如今已经沦为了众人心头的过客。

        听书整日独居,埋头只知写写画画,不理修行,荒废度日。

        谁曾想,如今贵为当红炸子鸡的南阳师兄却对这位泯然众人的齐师兄大为推崇,甚至还说他如今取得的成就都源于那位齐师兄手里的一个话本。

        一个话本就有如此神威?

        不少人在行进间面面相觑。

        总不能是南阳师兄不想指导的推辞吧?

        带着浓浓的好奇和惊疑,一行人终于来到齐天恒的门前,却是谁也不敢擅作主张地敲门,想来也和这齐天恒的威名有关。

        到底是南阳站了出来,正待要敲门。

        房门却自己打开。

        齐天恒看着众人,面色淡淡:“进来吧。”

        众人一惊。

        他知道我们要来?

        南阳心头也是震撼:“齐师弟果然是神人!”

        齐天恒转过身,暗自欣喜。

        本想着如何外出去物色读者,没想到开门就撞见了这么一群人,不好表露内心所想,只能板着脸故作镇定。

        他刚坐下就有师弟小心问道:“齐师兄,我等听闻您这里有本神书名为《星辰变》,不知可否有幸一观?”

        嗯?

        看我《星辰变》的?

        齐天恒正愁没人来看他的书,没人看,他还怎么突破,这会儿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心头暗乐,表面上却不动如山,轻描淡写地指向桌上的话本。

        “也就一个平平无奇的话本,算不上神书,诸位师弟既然感兴趣,拿去看便是。”

        “谢齐师兄!”众人欣喜。

        为首那名师弟在南阳的注视下,双手捧起《星辰变》,一大帮子人凑在一起,挤得齐天恒和南阳都没地方站,实在不像话。

        南阳训斥了一声,众人这才按捺住心里的迫切,恭恭敬敬地朝着齐天恒和南阳执礼而退。

        齐天恒温和笑道:“不碍事不碍事。”

        看着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退出房间,那目光就像是在等待自家孩子学成归来。

        一行人来到门外的石桌旁,拿着话本的那名弟子率先坐下,翻开书页,旁边齐刷刷地探着几排脑袋,所有人聚精会神地看向话本。

        【一名孩童,天生无法修炼内功。为了得到父亲的重视关注,他毅然选择了修炼痛苦艰难的外功……】

        不知不觉间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看到男主秦羽身负重伤,众人满脸怒色。

        继而看到秦羽因祸得福,修为爆发,怒斩强敌,为父报仇,众人顿时又拍案叫绝。

        书翻半本,资质不错的师弟已经盘腿坐下,似有感悟……

        房内。

        南阳朝着齐天恒再次躬身一拜,“齐师弟,今后若有差遣,但凭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南阳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齐天恒失笑,摆摆手:“师兄这话严重了。”

        南阳满脸认真,“我生性愚钝,很多事情都不如师弟看得通透,我应该早早就来找师弟求点拨的,不然也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日,师弟的用心良苦,师兄铭记在心,还是那句话,今后但凭差遣。”

        齐天恒:“……”早来几年,我金手指都还没开启呢。

        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都是为了我灵宗大业。”才怪。

        南阳顿时肃然起敬:“师弟高瞻远瞩,是我灵宗之幸!”

        说着,就看见齐天恒忽然不说话,怔怔地站咋窗前,看着窗外,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只见蓝天白云,浩瀚万里。

        心中更是一凛。

        “齐师弟果然心怀天下,此等雄心绝非我等凡尘俗子可以想到的……他,果然还是当年那个九峰冠首啊!”

        实则……

        齐天恒心沉系统,系统日志一连串的消息不断被刷新出来。

        【秦子铮正在阅读《星辰变》,并获得功法《祖龙诀》,宿主同步获得暴击奖励:《洪荒祖龙诀》,暴击修练熟练度80%。】

        【白霏霏正在阅读《星辰变》,并领悟《三昧真火》,宿主同步获得暴击奖励《星辰真火》,暴击修练熟练度70%。】

        【方开龙正在阅读《星辰变》,并获得法器火剑一把,宿主同步获得暴击奖励灵器焱炽剑一把,暴击修练熟练度10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