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5章 大六合天门阵

第5章 大六合天门阵

        5、

        午膳后,南阳准时到达,看到齐天恒手里的话本,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师弟您这是又开了新话本?”

        齐天恒闻言,随意扬起手里的书,“还是《星空变》,那几位师弟自己誊抄了几份,将原本归还了回来。”

        “我……能再看看吗?”南阳小心翼翼地问道。

        齐天恒递去,笑道:“别抱有希望。”

        南阳嘿嘿笑了声,只是这一次无论南阳再如何看,都得不到半点感悟,只能眼巴巴地抬头看过去。

        齐天恒接过话本,“再等等,新话本择日再给你。”

        南阳闻言大喜,忙贴心上前清理路上石子:“师弟,这路上有石子,您慢点走。”

        ……

        主峰之上。

        某别院外,两个身着飞鱼服的护卫注意到齐天恒的身影,忍不住对视一眼。

        “第三十三个倒霉鬼来了。”

        南阳在看到这两人时,也不忘低声对齐天恒解释道:“他们是纪姑娘从京都带来的侍从,都是筑基境。也不知道这纪姑娘家里什么身份,一来到我们灵宗,宗主直接下令守卫主峰,就好像担心谁会来刺杀一样。“

        齐天恒点点头,心中有数。

        飞鱼服护卫虽然不认识齐天恒,不过却认识南阳。

        想到今早那副鼻青脸肿的模样,怎么转眼半天过去,不仅伤势恢复,还气度不凡了起来呢?

        二人再次相视一眼,不明所以。

        “这灵宗相当诡异啊。”

        “我师弟就拜托二位照顾了。”南阳上前,身上筑基境的气息稍稍透露了些。

        两名飞鱼服护卫当场睁大了眼睛。

        筑基!!!

        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

        今早他不还只是练气境吗?

        这这这!灵宗的弟子都这般恐怖的吗?

        两人纷纷拱起手,不敢再托大:“南老弟说笑了,这事我们可做不得主,至于你这位师弟能不能安然无恙,还要看小姐的心情。”

        随后看向齐天恒,见他细皮嫩肉的清秀模样,纷纷不看好。

        大门很快打开。

        南阳目送,一脸不舍:“齐师弟,保重!”

        齐天恒:“……”

        头也不回,怀里抱着书,悠悠入院。

        饶有兴致地打量四周,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无非是这庭院大了些,种了些花花草草。

        一个让人听着就觉得清冽的女声传来:“你就是齐天恒?”

        齐天恒闻声望去。

        只见楼梯上,一个面容精致白皙的年轻女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优雅而清冷。

        齐天恒目不斜视。

        心里却是一突。

        不会这妞认识前身吧?

        “进来吧。”青衫女子淡淡道。

        齐天恒收回目光,走入房内。

        青衫女子也从二楼走了下来,优雅地坐在主座上,侍女将茶水奉上。

        青衫女子也不做作,端起茶杯,那悠然的模样犹如深居简出的王朝公主。

        青衫女子浅斟了一口后,淡淡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之前那三十二个蠢货可没少浪费我时间。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你可愿随我离开灵宗?”

        齐天恒:“……”

        他也不认识这女人。

        但这开口就要包养的节奏。

        只是……

        他为什么要走?

        这灵宗可是他刷经验的好地方。

        “不去。”

        齐天恒回答的果断。

        青衣女子身侧的侍女似乎没想到听到这样的答复,觉得齐天恒不识好歹,娇哼了一声。

        倒是青衣女子没有多说什么,低头喝着茶水,淡淡道:“青萝,送客。这两日你暂且住在偏房。”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齐天恒说的。

        齐天恒起身,跟随青萝离开。

        等离开了主屋后,青衣女子忽然目光一顿,注意到齐天恒无意间留在椅子上的话本。

        没多久,侍女青萝返回,撅着嘴,似乎是替纪姑娘感到不值,“小姐,他也太不识趣了,多少人求着想跟您,您连看都不看一眼,他倒好,拒绝的这么干脆,我看他就是在灵宗待久了,都不知道外界成什么样了。”

        纪紫菱语气平静:“早就听闻灵宗出了位百年难遇的奇才,有趣。”

        “所以就这般心高气傲?”侍女青萝还是替纪姑娘感到气愤。

        纪紫菱却摇摇头,“你不懂。三年前,滕叔便与我说了这齐天恒的事情,当年此人冲击金丹,却出了意外,没能成功破关,导致心魔生出,以修为丧失为代价才保住了这条命。可你看他今日举止,哪一点像是个病怏怏的人?”

        侍女青萝一怔。

        纪紫菱把玩手里的茶杯,“滕叔当年请人治疗过此人,但那些名医都束手无策。可我今日看,此人气血旺盛,绝不似传闻中的气血断绝之辈。”

        眼眸中跃跃欲试,似乎想要一探究竟。

        青萝低声道:“小姐,您的下落恐怕已经被传了出去,奴婢担心……”

        纪紫菱轻笑,不以为意:“无碍。滕叔可是灵溪峰峰主,寻常金丹境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灵宗的那位老宗主也不是一般人。”

        “呀,这是什么?”青萝忽然惊呼一声,示意手里的话本,“小姐,这好像是刚刚那位齐公子带来的。”

        纪紫菱喝着茶水淡淡道:“给他送去。”

        “是。”青萝屈膝作万福礼,带着话本即将离开。

        忽然又听小姐改口,“先拿来我看看。”

        “是。”青萝返身,将话本递了上去。

        两人也是这时候看清楚话本上的名称——《星辰变》。

        “这字写的也太难看了点……”青萝小声嘀咕。

        纪紫菱打开话本。

        不看不要紧,一看反倒是陷入了其中。

        没多久,青萝一脸惊讶。

        自家小姐四周忽然华光流溢,气势攀升,竟然是突破了。

        “这……”

        纪紫菱心头也是震惊。

        不过翻书看了看,自己体内真气便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疯狂暴涨。

        似乎……自己脑海里还出现了一门神法。

        ——《大六合天门阵》!

        “这不是话本里的法阵吗?”

        “莫非!!!”

        纪紫菱心神巨震,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了齐天恒从始至终的云淡风轻,绝非作伪。

        所以这话本的秘密齐天恒一定知道。

        可滕叔不是说齐天恒三年前就……

        纪紫菱猛地一惊:“这莫非是灵宗为了掩盖齐天恒大造化的假象?!难怪此番我做客灵溪峰,滕叔迟迟不肯让齐天恒来见我,恐怕就是担心暴露……”

        “定是如此!”

        “青萝!”

        “奴婢在。”

        “你去把我的仙酿送给齐天恒……”

        “小姐,那仙酿可是神通之物,您当初为了得到这仙酿可是费了很大一番力气——”

        “区区俗物在他眼里或许又算得了什么,你拿去送他便是,我纪紫菱可从不欠人情!”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