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19章 叩首,请老祖

第19章 叩首,请老祖

        大清早齐天恒一觉醒来,系统日志刷新了近百条新成员阅读了两本书的消息。

        这几日灵宗弟子筑基境弟子增加了一百多位,金丹境弟子增加了五十多人,就连各峰长老也有六人已经跨入元婴境。

        灵宗整体实力暴涨一截。

        这一切都归功于灵溪峰的那位老祖。

        就连老宗主都发觉近日来自家宗门的弟子比以前更加孝顺,他本人也是经常去祖祀上香,开头第一句总以“不孝子孙“作为开头。

        听的滕阳奕自打第一次跟随老宗主去上香之后便心虚的不敢再陪同。

        虽然他不知道覆灭天剑门的那位老祖究竟是谁,但是这话本的来历他却是一清二楚,根本不是他对外宣称的老祖所作。

        这要是让老宗主知道自己跪拜的老祖宗实则是他灵溪峰的弟子……滕阳奕一阵心虚,根本不敢多想。

        “换个角度想,或许老宗主拜的不是齐小子,而是剑斩天剑门的那位老祖宗呢?”

        滕阳奕的负罪感顿时又少了许多。

        背起手,转身悠悠回到自己洞府。

        齐天恒自然不知老宗主这几日的举动,一觉醒来,他便发觉自己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分神境第十二重天,距离下一境界炼虚境只有一步之遥。

        盘腿坐下,开始感悟新获得的功法。

        瞬间只觉得气血翻腾,犹如奔腾狂浪。

        齐天恒长呼出一口气,气如白练,一扫乾坤。

        “分神境第一重天和分神境大圆满果然感觉不同,这绝不是一和十二的倍数关系,如此说来,以炼虚境的未能恐怕一击就能覆灭十个灵宗。”

        没过多久。

        南阳带着饭菜准时前来,一如既往的和齐天恒边吃边聊,说着家长里短,还有一些趣事。

        “这一次宗门来的新弟子质量都不错,赵师叔再也不用像以往对我们那样一个术法说上两三个时辰,不过我看赵师叔似乎还有点不习惯,每每说完术法都要询问一遍那些新人,要不要再重说一遍。师弟您是没看到那个场面,我都快笑死了。”

        “还有,这段时间不少城池投奔我们灵宗,想要成为附庸城,希望得到我们灵宗的庇佑。不少宗门也都发来了贺函,希望和我们灵宗交换弟子交流学习,不过被长老们拒绝了,对方之前是天剑门的走狗,现在派弟子前来无非就是想要安插眼线。不过老宗主也发了话,让这帮宗门好自为之。”

        “我门灵宗现在可牛了,附庸城池已经达到了三十五城,多亏了那位老祖,可惜不能亲眼目睹仙容。”

        “对了还有一件事,老宗主发了话,从今以后我们灵宗不必再参加百宗联赛。之前在联赛上,天剑门违规偷袭,主办方根本不作为,反而助纣为虐,完全不把我灵宗当回事,所以老宗主就发了话,这样的联赛不必再参加,很多宗门都在响应我们。主办方那边现在后悔死了,发来了很多信函,希望可以见面谈谈,但是宗主说了,现在不谈,以后有心情了再谈。”

        “咱们灵宗这一回多亏了那位老祖宗,才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齐天恒听着南阳语无伦次的讲述,忍俊不禁。

        南阳忽地又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咋咋呼呼的低声说道:“对了,前两天咱们灵溪峰出现了其他势力的卧底。听说是五什么门的弟子,利用秘法偷偷潜伏进了灵宗,之后又进了咱们灵溪峰……这五什么门的人听说有特殊手段可以易容,从三四十岁的面容易容成了十七八岁,只是我想不明白,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还可以骗过骨龄测试……我听闻那五什么门好像以前还是个名声极大的魔门……”

        “哦,是吗?”齐天恒听着,拿起酒杯,一口酒一口菜,神情悠闲。

        一个爱说,一个听得进去。

        一晃半个月过去。

        灵宗老弟子门基本上都已经阅读了《星辰变》以及《凡人修仙传》,新入门的弟子绝大部分也都观看了两本神书。

        这一波收割,齐天恒的修为直接突飞猛涨到了炼虚境第三重天。

        这一早。

        南阳匆匆赶来,“师弟,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齐天恒接过饭菜,随意问道。

        南阳许是跑的匆忙,大口喘息,“就是那个五雷门……上一次他们派遣了弟子潜伏进我们灵宗,想要强行唤醒他们老祖,现在事情败露……他们五雷门也不再遮掩了,直接放话让我们灵宗放了他们老祖。”

        齐天恒吃着饭菜,一脸好奇:“他们哪来的底气?”

        南阳平复了下心情,“是五雷门的一个传人,他就在这两天重新回归了五雷门。他现在就是出窍境,听人说年纪不大,才二三十岁。”

        二三十岁的年纪就能够有出窍境

        齐天恒还是不解:“就算是出窍境,灵宗又有何惧?之前他们门主不也是出窍境吗?”

        南阳摇摇头:“这一回不一样了。五雷门的这个传人好像来自外域仙门,身份强大,这一次回归也是带着仙门旨意了却因果。对方发了话,给我们三天的时间放出五雷门老祖,不然仙门来人会亲自镇压我灵宗。现如今消息都已经传了出去,很多势力都在静观其变。”

        齐天恒闻言,平静问道:“那个仙门很强?”

        “很强……吧。”南阳迟疑,还是忧心道:“我听师尊提了一嘴,说是那个仙门曾经出现过渡劫境的强者,虽然不知道现在实力如何,但不容小觑,底蕴应当比我们灵宗要强。现在宗主已经下令,接下来三天全宗严阵以待。这一次对手比天剑门要强大太多了,宗主调动了九峰弟子,严防死守,同时防止有其他小人暗中作乱。对了师尊还说了,你留守后方。”

        齐天恒眉头一皱。

        倒不是介意滕阳奕让他留守后方,而是因为那个所谓的仙门。

        五雷门作恶多端被灵宗老祖以性命封印,那仙门难道就不知道这些?

        偏偏要他灵宗放出那罄竹难书的魔头。

        这就是所谓的仙门?

        南阳走后,齐天恒取出了不曾用过的打神石,开始磨剑。

        他这一世在乎的人不多,也就灵宗的这些人。

        外人既然欺负上门了,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仙门……很强吗?

        ……

        禁地内。

        老宗主一脸诚恳,只是他恳求了很多次始终不得见到宗门那位神秘老祖的真容,更没有神识传音。

        他幽幽一叹转身离开。

        第二日,老宗主再次出现,又是诚恳跪拜,高喊求见。

        然而禁地之内仍旧是静悄悄一片。

        老宗主叹口气,亲自上香,说了很多当年关于灵宗和五雷门的事。

        一个时辰之后,萧瑟余晖下,他虔诚叩首,独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