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26章 有剑自东方来

第26章 有剑自东方来

        禁地内,封印之地一股气息正在不断壮大。

        地宫之内,血雷老祖盘膝而坐,在他身上,滚滚魔气不断翻腾。

        “哈哈哈哈哈,风千钧,你没想到吧!老祖我这些年一直在卧薪尝胆,如今已经参透五雷心经,成就炼虚境不过一念之间!”

        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血雷老祖叶珈衡当年走火入魔,后被风千钧封印在此,陷入假死数十年,苏醒之后便在这百年来不断参悟五雷心经,也正是五雷门传人急需要的下部心经。

        “只要能够冲破这封印,再去取回五雷心经的上半部,我必然可以结合二者,突破到合体境!甚至渡劫境可待!”

        片刻之后,血雷老祖猛然睁开双眼,魔气大甚。

        炼虚境的气息彻底巩固。

        “风千钧,等老夫出去定要再和你大战一百场!”

        “还有周天蛰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等老祖我出去,便要让你好好看看,欺师灭祖是什么下场!”

        血雷老祖不再耽搁,立即起身。

        “这法阵也不知道是风千钧如何炼制出来的,若非老祖我突破到炼虚境,恐怕都无法看破这法阵本源。”

        念头瞬息。

        他伸手,一指点去。

        魔气浩荡,汹涌澎湃。

        几乎瞬间就充斥整个封印地宫内。

        ……

        禁地外,数十名弟子把守巡逻。

        禁地之中就封印着老魔头,且不说之前就因为这老魔头引来了五雷门的讨伐,何况眼下主峰那里格外看重此地,所以便加派了人手看管。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空被无数阴云弥漫,看的人格外压抑。

        “师兄,这天气说变就变,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吧……”一名年轻弟子抬头看向乌云密布的天空,小声嘀咕道。

        “这天色也太奇怪了。”

        “有什么奇怪的?”旁边师兄训斥了一句,“别东张西望的,好好看守,我还等着半个时辰后交班去集训呢。”

        “师兄居然这么快就拿到了名额,我还要再等几天……”年轻弟子满脸艳羡。

        就在这时。

        “嗡——”

        陡然禁地上空的云海轰然一震,犹如魔焰滔天,赤血一片。

        守在禁地四周的数十名弟子纷纷大惊失色,全都看向了禁地。

        “好像是封印地!”

        “不好,是那老魔头要冲开封印!”

        数十人急忙冲去。

        远远就看到封印祭坛上陡然在一声崩裂的“咔嚓”声响下出现了裂痕,似有什么东西想要挣扎冲出。

        裂缝之中血芒闪耀,汹涌爆发。

        “哈哈哈,老祖我终于重见天日了!风千钧,你没想到吧!”

        一声狂笑,血雷老祖浑身魔气,踏出封印。

        长发狂舞,魔气沸腾。

        降临外界的瞬间,四周的空气都像是发出了玻璃碎裂的爆炸声。

        事实上,血雷老祖对于自己能不能冲出这封印也不敢肯定,当初他遭到周天蛰那个小人暗算,又被灵宗那个姓风的死木头一路追杀,被关入这封印之地时,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如今他修为大涨,冲破封印逃离生天的诱惑对他实在太大。

        他如何不心动?

        如今事实说明,他的确赌对了。

        “是血雷老祖!”

        “不好,他冲破封印了!”

        相较于血雷老祖的惊喜,灵溪峰的这些弟子却都神色大骇。

        他们拜入灵宗也不过十多年光景。

        和血雷老祖这种存在江湖数百年的老魔头比较起来,简直稚嫩。

        对于这种耳熟能详的老魔头,这些弟子多多少少有些惊惧,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布阵!”到底是有师兄反应过来,急声大喝。

        参加过厮杀的弟子和没有参加过厮杀的弟子到底是存在很大的不同。

        随着师兄一声令下,众人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的震惊,迅速归位。

        法诀齐出,大阵瞬间化作金光大钟,将血雷老祖困在其中。

        “百年不出,你灵宗的手段倒是有了点花样……”

        “不过,太弱了。”

        “老祖我弹指可破!”

        血雷老祖狂笑一声,心头虽然也惊讶这灵宗百年来竟然已经有元婴的弟子,简直匪夷所思,但仍旧不以为意。

        就算是百年前他不曾被风千钧封印在此,小小元婴境的阵法也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眼下突破到了炼虚境的他,更是如此!

        想拿下他,简直痴人说梦!

        轰!!!

        恐怖的魔气犹如万浪奔腾,疯狂朝向四面八方覆压而去。

        顷刻间,厚重如山的金钟大阵就如同纸糊的一般,寸寸断裂。

        汹涌的魔气震碎了金钟大阵之后,疯狂涌去,将那数十名灵溪峰弟子一并震开。

        “砰砰砰!”

        “噗噗噗!”

        数十名弟子组成的大阵当场被强行粉碎,所有人犹如折翼的飞鸟被震散了出去,狠狠砸进山丛里,吐出鲜血,当场昏迷。

        从血雷老祖破关再到轰飞众人,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他冷眼看着那些倒飞出去的弟子,冷哼道:“换做一百五十年前,老祖定要让你们神魂寂灭!现在……哼哼。”

        至于眼下为何没有杀了这些灵宗弟子,也不知道血雷老祖是因为许久没有再见到人的缘故,还是被这一百五十年磨平了性子。

        眼下倒是没有了那么大的杀气。

        放开神识,炼虚境的神识瞬间笼罩灵宗,试图找寻风千钧的下落,却一无所获。

        顿时眉头紧锁。

        “奇怪,这老木头怎么不在宗门?”

        一百五十年前,他走火入魔,路遇大日阁某人挑衅,直接大开杀戒,也是那一天他第一次遇见风千钧。

        此后这老木头就穷追不舍,说什么都要帮他化解心魔。

        那时候他早已入魔,哪里有什么耐心,二人回回见面就开战。

        神识扫下,忽然在祖祀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风千钧,卒于大夏历220年】

        “死了?”

        血雷老祖一怔。

        他琢磨了五雷心经一百多年,就只为了出来和这风千钧好好大战一场,人生难得遇到这样的对手,轴的让人无奈,又恨又爱,颇像知己。

        只是,这难得一遇的知己却在一百多年前就没了?

        “魔头!受死!”

        远处传来怒喝,一名出窍境长老猛地暴起,气息奔腾之间,就已经御剑斩去。

        血雷老祖背对着他,仿佛毫无察觉。

        就在长老即将一剑斩在他身上时,陡然一个森然无比的声音传来,“我问你,风千钧人呢!”

        长老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一掌镇压,顿时心骇无比。

        这老魔头竟然实力已经强到了这般离谱的地步。

        “我问你,风千钧人呢!”

        血雷老祖再次怒喝。

        恐怖魔气席卷全场,汹涌澎湃,长发狂舞,犹如怒吼的狮子。

        “魔头,你还有脸问我家老祖在哪?当年若不是你,我家老祖也不会死!”长老怒喝,起身想要再度杀来。

        血雷老祖连手都没有抬,直接散发处气浪将其震飞。

        半响,他幽幽一叹。

        “我这老魔头难得再世为人,还想跟你这老木头坐下来好好对饮一回……呵,你既已不在,那我再入魔又有何妨?”

        目光森冷。

        魔道行事,向来横行无忌。

        何况血雷老祖又是魔道祖师爷的存在,曾经他走火入魔,滥杀无辜,风千钧阴差阳错的让他悟出五雷心经的真理。

        眼下他决然再度入魔,一出手便是滔天魔意,想要灭杀天下,以杀证道。

        抬起手。

        滚滚魔气瞬间汹涌澎湃。

        极其尖锐刺耳的鸣叫声猛然划破长空,在整个天际盘旋缭绕,刺耳到了极点。

        强烈的音波使得禁地整片沙海都狠狠震荡起来。

        整个灵宗所有弟子都被耳畔这一声声刺耳的炸响惊动,下意识地便顺着声音向着遥远的天际望去。

        “那是!!!”

        灵宗弟子纷纷被惊动。

        通天彻地的赤红色沙尘巨浪,如同身形千百里之巨的血色妖魔,从天而降,向着灵宗咆哮着吞来!

        天地间眨眼一片血红一片。

        在这铺天盖地、席卷千里的狂暴沙尘巨浪中,哪怕是老宗主这等分神境的强者都显得如此脆弱。

        就在整个灵宗即将分崩离析之时。

        数里外。

        一间别院内。

        “醒来!”

        齐天恒面无表情,两个字脱口而出,剑意沛然。

        刹那间,一股通天剑意浑然天成,由两个字组成,冲天而起。

        带着腾腾燃烧、火焰一般的纯甄剑意,呼啸着直插天际,留下一道狭长笔直的透明通道。

        空气中呼啸之声大作,漫天的血色沙尘被狠狠逼迫开。

        灵宗众人透过重重气浪,朦朦胧胧地看到一抹赤色如真龙的通天剑意横跨天地,直接斩向了禁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