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35章 老祖我送你一场机缘

第35章 老祖我送你一场机缘

        齐天恒看着地上的字,却目光灼灼地盯着黑猫,“老实说,你到底是不是血雷老祖?”

        黑猫一脸困惑,仿佛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你为什么会写字?”齐天恒又问道。

        黑猫想了想,继续歪歪扭扭的写道:“血MAI觉XING……”

        齐天恒挑眉,有些错愕:“……”

        还会拼音?

        目光古怪地打量着。

        你这猫有点东西。

        黑猫见他不语,用爪子点了点之前写下的第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不亲自去?”

        齐天恒收回杂念,看了眼已经消失在尽头的滕阳奕,负手而立道:“区区一个魔门,还不配让我亲自降临。”

        黑猫满目狐色,“suoyi你xie了什么?”

        齐天恒随口道:“没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不等黑猫想清楚,却忽然被人提溜了起来。

        它神色一慌,扭过头就看到提起它的人的是齐天恒。

        它会写字但不会说话,只能“喵呜”大叫。

        齐天恒移步别院,“别叫,老祖我送你一场机缘。”

        三本书重重落地。

        一一摆在黑猫面前。

        “看吧。”

        齐天恒满怀期待,也颇为好奇,这黑猫究竟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黑猫满脸狐疑的看着话本。

        翻了又翻。

        可惜爪子不好翻书。

        齐天恒便乐于助猫的上前帮忙翻书,只是等了一两个时辰,都不曾听到任何提示。

        “奇怪……难不成我这造化只能给修炼者?”

        “不应该造化万物众生吗?”

        他放下书,重新不由分说地抓住黑猫,“你确定你认真看了?”

        黑猫一脸恼怒。

        气急败坏的在地上写道:“我不shi字!”

        齐天恒:“……”

        淦,大意了啊!

        “从今天开始,你必须看书识字。”

        黑猫冷笑,表示拒绝。

        齐天恒取出小鱼干,“学不会,没有小鱼干。”

        黑猫表情凝固。

        出于身体本能,它盯着小鱼干……

        齐天恒又取出几条小鱼干,黑猫再也忍受不了,身体蹭了过去。

        齐天恒:“呵呵。”

        ……

        阴无常被灵宗以举宗之力灭杀,可谓是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少势力都在静观其变。

        滕阳奕带着卷筒走出灵宗大门的那一刻,外界就已经得知。

        灵宗的做法难免引来外界的猜测。

        而很快,灵宗也很是果断,对外放出态度。

        绝不求和!

        外界很快传出消息,滕阳奕带着灵宗老祖的一封信前往魔门。

        这封信当真如此强大?

        灵宗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底气……就无比确认凭借这封信,魔门会愿意就此罢手?

        莫不是求和信?

        消息传播的速度极快,甚至比起滕阳奕登临魔门还要快。

        远在西凉的魔门也很快得知了阴无常被杀的消息。

        十二使者纷纷请战,想要出手将灵宗镇压,魔主周天蛰却波澜不惊,“灵宗还有哪个老家伙没死?”

        无人知晓。

        魔主周天蛰轻笑一声,“有趣,本座等他来。”

        魔主的一番话,将此事定下。

        但这并不妨碍整个魔门上下对于灵宗的那封信嗤之以鼻的态度,纷纷扬言,若灵宗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们将举宗登临,覆灭灵宗!

        短短三天时间,整个西凉充斥一片流言。

        有人说灵宗是来求和,也有人说这是灵宗在寻找机会故意拖延的计谋。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汇聚在西凉,有皇室贵胄,有名门之后。

        汇聚在此,人山人海。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封信到底说了什么……

        而这种热闹也让刚刚登临西凉的滕阳奕一脸错愕。

        为什么这么多人一直盯着他看?

        “事情好像闹大了……”

        他心头苦笑,但眼下情形,也只能硬着头皮奔赴魔门。

        虽然他与那位神秘老祖素未谋面,但纵观过往力挽狂澜的经历,他还是愿意相信老祖。

        他紧了紧怀里的卷筒,毅然决然奔赴魔门。

        所有人都看着他。

        一路无声目送着他踏入魔门的领地。

        当滕阳奕刚刚踏上魔门领地的瞬间,他顿时如芒在背,这一刻不止外界的那些人,更有魔门满怀恶意的注视。

        遥望远处的大殿,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

        滕阳奕心里仿佛漏了一个节拍。

        这大概是他成为峰主之后第一次如此紧张过。

        周天蛰是谁?

        当代魔主。

        而且还是和传奇人物血雷老祖有过纠葛的大人物。

        一身修为甚至比起自家老宗主都要高。

        他孤身前来,就等同主动送上门来,羊入虎口,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只是摸了摸怀里的卷筒,顿时又有些底气,阔步上前。

        “来者何人!”远处传来魔门强者明知故问的呵斥。

        滕阳奕不卑不亢:“灵宗滕阳奕!”

        一道魔气沸腾的身影轰然降临,恐怖的气浪作势想要将滕阳奕掀飞。

        滕阳奕抓住长剑,剑鞘狠狠扎在地上,凌厉的剑意直接斩断了对方的挑衅。

        当场引来四周惊呼声。

        似乎都没想到,来自灵宗的这人有两把刷子。

        中洲和西凉遥距上万公里,何况灵宗之前名声不显,也不过最近才在中洲打出名堂,这些人不了解也属实正常。

        来人魔主座下十二使者之一,身材魁梧,犹如巨山一般,满身横肉。

        此刻,面对滕阳奕,居高临下,更是盛气凌人。

        “你灵宗杀了我魔门堂主,还不跪下求得魔主原谅!”

        滕阳奕摇摇头,“多行不义必自毙,如今我到临魔门,只为我家老祖递上一物。”

        魔门使者语气森然:“普天之下,你灵宗算什么东西,在我魔门眼中不过弹丸之地!不上交我魔门索要之物便是死罪,如今更是登门挑衅,罪无可恕,你今日走不掉了!”

        他一番话说完,四周冲天而起数百道元婴境之上的气息,将滕阳奕团团围住。

        似乎只要使者一声令下,这些人便会顷刻间动手,灭杀滕阳奕。

        这阵仗……滕阳奕如何不眼熟?

        不正是当初他灵宗列阵灭杀阴无常的场景?

        如今魔门倒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滕阳奕摇摇头,“你魔门留不下我。”

        “你可知,别说我百魔大阵,就是我一人也可轻易镇压你。”魔门使者冷笑道。

        滕阳奕还是不害怕,“我说过了,你魔门留不下我。”

        他缓缓解开怀里的包裹,将卷筒取出。

        “我家老祖说了,若是你魔门冥顽不灵,便将此物打开,你魔门自可大彻大悟。”

        别说是魔门众徒,就连外界的人也不明所以,纷纷望去。

        只见滕阳奕将卷起的纸张取出。

        平平无奇。

        这便是灵宗的底气?

        “你灵宗老祖莫不是修炼修成了傻子?”魔门使者嗤笑,“当年就连域外四海七十二宗门都不敢说可以镇压我魔门,你门灵宗一个名声不显的弹丸门派也配在我魔门之地哗众取宠?”

        各大势力也都面面相觑。

        不知道灵宗这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小小一张纸,真就有通天本事让魔门低头?

        开玩笑吧!

        滕阳奕见魔门态度跋扈,已起杀心,心头一横,便将这张纸直接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