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37章 四方动,唯我稳坐钓鱼台(求收藏求推荐)

第37章 四方动,唯我稳坐钓鱼台(求收藏求推荐)

        就在魔主周天蛰被神剑灭斩之际,远在中洲,笼罩在灵宗上空的血海瞬间崩裂。

        引来了无数灵宗弟子的惊呼。

        “发生了什么?”

        弟子们纷纷惊疑不定。

        而那些长老峰主们同样神色惊变。

        除了灵溪峰,其他八峰峰主全部飞向主峰,暂代灵溪峰峰主的赵有道也御剑前去。

        老宗主神色复杂:“魔主意志已经消失,我灵宗危机暂时解除……”

        为何说暂时……

        毕竟不知道西凉魔门的真实情况,他们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比如说滕阳奕如何了?

        魔主的意志会消除是因为魔门和解了吗?

        “也不知道滕师兄如何了……”

        众人一叹。

        老宗主之所以神色复杂,便也是担心滕阳奕的安危。

        而此刻。

        灵溪峰某别院。

        南阳看着天空碎裂开来的血海,神色惊咦,他结结巴巴的看向齐天恒。

        齐天恒淡定道:“从今以后,魔门不会再来麻烦我们灵宗了。”

        “这这这……”南阳一脸惊奇。

        但想到魔主的意志都已经被消除了,那魔门可不就不会再来了。

        “也不知道师尊说了些什么,竟然能让魔门愿意放过我们灵宗……”

        听着南阳这猫没志气的话,齐天恒挑了下眉头。

        究竟是谁放过谁?

        ……

        中洲各大势力,包括灵宗都尚且还都不知道西凉发生了什么。

        毕竟中洲和西凉分处两个国家,路途也较为遥远,消息传递过来自然需要不少时日。

        滕阳奕带着卷筒返程之时,魔门被灭一事这财彻底开始发酵。

        整个西凉震动。

        尤为是西凉皇室。

        被魔门统治了多年,突然魔门被灭,就仿佛拨开云雾见青天,一时惊喜,却也有些茫然。

        各家势力也带着最新情报返回。

        无数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的飞鸟,快速从西凉想着四周辐射而出。

        同西凉较近的域外,率先得到情报。

        听闻恶贯满盈的魔主周天蛰被一剑镇杀,整个域外无数势力都感到匪夷所思。

        “周天蛰被杀了?”

        “谁杀的?”

        “灵宗在哪?”

        “中洲?距离这么远怎么会好端端结仇魔门?”

        “什么,杀死周天蛰的是五个字?”

        “什么字?”

        “人间有神灵!”

        “这话太狂妄了……不过灵宗真的有神灵吗?”

        碧海宫内。

        宫主一脸肃容,看着手里的情报,缓缓呢喃:“灵宗……神剑……这灵宗原本名声不显,却突然间出现如此强大的存在……”

        “人间有神灵……”

        宫主负手而立,遥望云海:“这数千年来,世间再无神灵……这种传说种的力量,若不是今朝一剑降临,恐怕早就让人遗忘在了脑后。”

        “所以他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合体?渡劫?还是大乘?”

        “现在的强者越来越多了,我碧海宫的机会到底在哪?”

        宫主满腹心事。

        这时有人前来禀告。

        “宫主,得到密报,四海有人在此从神壁领悟神法。有传闻,神壁又显灵了、”

        宫主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冷冷一笑,“将神壁显灵的消息散播出去。我就不信,如今神灵降世,那些老怪物就不心动?”

        “四海若是灭亡,我碧海宫的机会也就来了!”

        ……

        中洲,皇宫。

        “近几日,我中原出现一个名叫灵宗的门派,传闻他们门派有一个强者有通天本事,仅靠几个字就镇杀了凶名在外的现任魔主……臣以为,不妨派人前去调查,他灵宗不过一个无名小派,断然不可能突然崛起,此事必有玄妙。”

        大殿之上,有老臣请命。

        乾皇高坐龙椅,一言不发。

        很快便有人出声反驳:“左相此言差矣,灵宗在我大乾皇朝记录在册已有五百余年,之前也曾出现过渡劫境的人物,倒也不至于说成是无名小派。我大乾统御中洲数千年来,何曾因为这点小事便大张旗鼓的登门查验,岂不是落人口实?说我大乾打压宗门?”

        之前那老陈闻言冷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大乾屹立这些年,提供给这些宗门栖身之所,他们身为臣子,自该双手奉上!”

        对面那人轻笑一声,朝着龙椅上的乾皇拱手说道:“臣以为,我朝大改在即,万不可再施以压力,难免被人利用。灵宗如今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结个善缘。”

        左相顿时怒斥,“区区一个宗门,也配我大乾低头?楚相伯,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莫非是要天下人笑话我大乾?”

        朝堂之上,两人唇枪舌战,气氛一时火热无二。

        乾皇最终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这种微妙的气氛,“便让子颜前去拜访灵宗,这事无需再议。此外,今日朕听闻域外发生了一件大事,诸位可有耳闻?”

        楚相伯眼珠子滴溜一转站在后面,不言不语。

        倒是左相不甘心,本想再劝说什么,但在乾皇一个严厉的眼神下,只好生生咽回了那些话,岔开话题道:

        “陛下说的可是神壁显灵一事?臣有所耳闻,但暂且尚不得知此事真伪。域外毕竟是蛮夷之地,鱼龙混杂,此事忽然闹得沸沸扬扬,恐怕是有人暗中出手。”

        乾皇淡淡道:“查,朕要知道是否真有神壁。”

        “是。”

        ……

        就在大乾皇朝正在议论灵宗之时,灵宗也准备得知了魔门覆灭的消息。

        下至新入门不久的弟子,上至九峰高层以及老宗主都觉得不可置信。

        自家老祖只用了五个字就镇杀了千年大宗?

        “太强了!”南阳坐在齐天恒的小院内,这已经是他重复说出的第十遍话了。

        “师父现在还没有回来,但是现在江湖上都传遍了,说是我们家那位老祖宗只用了五个字,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五个字是什么,好像这五个字已经成为了大家的禁忌话题……但是完全不影响大家对老祖那一剑的描述,说是那一剑之下天崩地裂……”

        齐天恒听的忍俊不禁。

        不远处,黑猫百无聊赖地趴在树梢上,最终忍不住鄙夷地看向南阳对着所谓的“老祖”夸赞老祖,它都替某人感到羞耻。

        当天傍晚,滕阳奕顺利回归宗门,全宗迎接。

        滕阳奕奉还卷筒,“幸不辱命。”

        老宗主一把拉住他,激动万分,“你做的很好,随我去祖祀!”

        一行人前去祖祀堂。

        敬香,跪拜。

        “多谢老祖出手相助!”

        众人虔诚。

        然而并没有等到老祖的回音,老宗主也不气馁,带领众人深深一拜,最终退出祖祀堂。

        远处高峰,暮色下。

        齐天恒怀里抱着一只黑猫,遥望远处。

        黑猫似有察觉,跳落了下来,在地上写道:“你突破了?”

        齐天恒淡然点头,没有否认。

        黑猫又写道:“你现在到底有多强?”

        齐天恒目望星空,没有说话,只是屈指一弹。

        满天星辰陡然化作流星,奔腾向四面八方。

        星光明亮,一股无上道韵弥漫云海之上,无形之中守护灵宗上下。

        这一幕看的黑猫浑身炸毛。

        豁然看着齐天恒,就如同看着一个真正的神灵。

        这种手段已经远超它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