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40章 新话本?(求支持)

第40章 新话本?(求支持)

        清早,南阳哼着曲儿去给齐天恒送饭。

        却是半道上遇见了正在观赏风景的九公主。

        他抱拳示意:“见过九公主。”

        九公主倒是没有摆架子,还了一礼,便随和问道:“这位师兄是要去往何处?”

        “去给我师弟送饭。”南阳憨厚笑道。

        九公主顿了一下,打量了一番那饭盒,便笑了笑:“那就不打扰师兄了。”

        南阳抱拳离去。

        九公主看着他的背影,缓缓收回视线,“这个灵宗有点意思。”

        滕阳奕给她安排的住处,远离寻常弟子,却也并非偏僻之地。

        比如南阳口中的那个师弟,所住之地竟然如此偏僻……

        “怕又是个受罚的弟子,竟然连早饭都要人送……这灵宗看起来祥和,没想到纪律却如此严明,恐怕是那位前辈教导有方吧……”

        信鸽飞来。

        九公主收起杂念,伸手招下,信鸽便飞入了她手中。

        取下密信,确认没有人打开后,才展开密信。

        信上的字很少,短短两句。

        【魔门石墨奇,蛮南之地。】

        九公主眯起眼。

        灵宗和魔门的恩怨她可是太清楚了,若非灵宗五字镇杀魔门的事传遍天下,恐怕她大乾还未能真正认识到这个曾经名声不显的宗门。

        “石墨奇身为上一代魔主,实力通天,当年连我皇室老祖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对方,更何况……”

        九公主轻微蹙了下眉头,“石墨奇修炼了上古魔道,闭关上百年,一身修为恐怕早已经突破了炼虚境……灵宗的那位前辈究竟是合体境还是渡劫境?或者已经步入大乘?”

        只是想到这些日子以来根本没有天劫降临,往前倒推两百年也不曾有人引来天劫。

        要么对方不是近百年的人,要么就还只是合体境。

        只是她从未听闻过合体境的修士可以爆发出那等天威。

        “看来我大乾还是小瞧了这灵宗……”

        侍女走近,低声道:“公主。”

        九公主将纸条递去,“交给滕峰主。”

        “是。”侍女恭敬接过,带着纸条离去。

        纸条被递到滕阳奕那里,他接过纸条,对面来自九公主的侍女屈膝之后,安静离开。

        滕阳奕拿着纸条,轻笑:“这九公主也是个妙人。”

        将纸条摊开,看清楚里面的内容,滕阳奕也知道此事重要,笑容敛起,“石墨奇在世一天,魔门便在这世上多留一天,我灵宗的危机也就等于没有解开。”

        他带着纸条前往主峰。

        “这是九公主差人递来的情报。”

        老宗主闻言,也说了句和滕阳奕一模一样的话来:‘这九公主是个妙人啊。”

        看完纸条。

        老宗主看向滕阳奕,“她还说了什么?”

        滕阳奕摇摇头道:“什么也没说,那姑娘只是将纸条递给我后便告辞了。”

        “看来九公主是铁定了心想要见到我们那位老祖宗……”老宗主苦笑一声,“以大乾的情报能力,想要获取石墨奇的下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将情报送过来,不乏考验的心思。”

        “考验?”滕阳奕皱起眉头。

        老宗主沉声道:“已经有消息传出,现任乾皇想要削藩,现在局面正在僵持,若是我灵宗那位老祖真的实力通天,或许会被乾皇拉拢。”

        滕阳奕皱眉道:“可这样的纷争稍有不慎便是灭门之灾。”

        老宗主叹口气道:“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灵宗光有老祖还不行,只有我们自己变强,才不会任人欺负。”

        老宗主忽然又开口:“阳奕。”

        滕阳奕看去。

        “去禁地看看,老祖有没有给出新话本,我灵宗要想再近一步,还是要靠老祖宗。”老宗主缓缓道。

        滕阳奕点点头,“我明白。”

        告退一声。

        他走出主峰大殿,御剑飞行。

        话本的事,老宗主不知道真相,他却是知道的。

        直接飞回灵溪峰。

        殊不知。

        当滕阳奕绕进齐天恒住处的时候却被九公主无意间注意到。

        她虽然不知道滕阳奕要去什么地方,从她的方向看去,只知道滕阳奕是绕进了后山那里。

        “奇怪……”

        九公主不明所以。

        今早便看见有灵溪峰的弟子前往后山那里。

        如今又看到堂堂灵溪峰的峰主飞去后山。

        那里究竟住着什么人?

        九公主深深看了眼后山的方向,便收回了视线。

        ……

        别院内。

        齐天恒看着师父滕阳奕急匆匆的赶来,亲自给倒了杯灵茶。

        滕阳奕本来不想喝,但听齐天恒提了一嘴是灵茶,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咽了回去,一口气将灵茶吞了下去。

        齐天恒满脸古怪,“师父,你连茶叶都吃啊?”

        滕阳奕囫囵吞枣的咽下去,“好歹是灵物,不吃岂不是浪费了。”

        齐天恒忍俊不禁。

        他却是没说,这种灵茶他有十七八吨,哪怕滕阳奕生吞都吃不完。

        “师父今天突然造访我这里,恐怕不是来闲聊的吧?”

        滕阳奕坐下,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

        随后叹了口气道,“这几日宗门发生了太多的事,说起来还是和一百多年前的血雷老祖有关。”

        齐天恒似乎想到了什么,没吭声,继续听着。

        滕阳奕便将凤凰琉璃心的事说了一遍,和齐天恒所知道的也差不多,倒是大乾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齐天恒扬眉道:“削藩?”

        滕阳奕点点头,低声道:“目前也只是有这种传闻,不过能从皇宫里传出来,恐怕这件事多半是真的。自古大乾皇朝便是以中洲为核心,而九大藩王镇守边外,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

        传播最广的说辞是,如今现任乾皇想要收回兵权,然而那九位藩王羽翼丰满,双方现在一触即发。

        所以大乾想要各宗派出强者,替他们对抗九大藩王的攻击,我灵宗因为最近表现的太过招摇,自然而然被大乾盯上了。”

        齐天恒默不作声,继续听着,给滕阳奕重新又沏了壶灵茶。

        滕阳奕再次一饮而尽,“我灵宗不想任人宰割,所以就要继续变强,我这一次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这边还有新话本吗?”

        “话本……”齐天恒蹙了下眉头。

        眼下《圣王》的共享人数还没有达到极限值。

        想要写出新书,《圣王》的共享人数必须达到极限值。

        待滕阳奕走后,齐天恒拉过黑猫一阵爆撸。

        黑猫奋力挣扎。

        一炷香的时间后,齐天恒方肯罢休。

        “带去域外。”

        他取出一块带有圣王投影的灵玉。

        阴影中走出身外化身,伸手接过,随后从原地消失。

        齐天恒端起茶杯,品鉴着灵茶。

        倒是他身后,黑猫耷拉着两腿,双眼呆滞,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