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我不是侠客

第二章 我不是侠客

        今天的陈璐容光焕发,低胸装加短裙丝袜的搭配风骚无比。

        不论是门口的保安,还是其他楼层的职员都不免会多看她几眼。

        客观来说,邹伟扛不住诱惑倒是情理之中了。

        陈璐见姚远一脸憔悴的进了电梯,故意往前靠了靠,整个人几乎贴在了姚远身上。

        她打趣道:“姚总黑眼圈这么重,昨天上哪儿疯去了?”

        做销售的,都喜欢互相抬抬身份,一开始他们都开玩笑似的互相称呼这总那总的,慢慢也就习惯了“总”这个称呼。

        姚远习惯性的往后退了两步:“我可没地方疯。”

        面对姚远的冷淡,陈璐也不恼,笑眯眯的看着姚远:“我妈昨天刚给我寄了点大闸蟹,只可惜我不会做,听说姚总厨艺不错,要不今晚您来我家给帮帮忙?”

        都是成年人,这些话的意思姚远自然明白。

        吃螃蟹是假,吃他还差不多。

        不过此时的他心事重重,根本提不起一丝性趣:“不行,今晚我有事。”

        陈璐追问:“明天呢?”

        姚远毫不留情的说:“也有事。”

        陈璐撇了撇嘴:“那不用问,后天肯定也有事,对吧?”

        不等姚远做出回答,她便伏在姚远耳边咯咯笑道:“你这么久都没有女朋友,不会是……萎了吧?”

        封闭的电梯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瞬间尴尬到了极致。

        叮!9层到了。

        陈璐娇笑着走出了电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留给姚远的是一个婀娜曼妙的背影。

        直到此刻,姚远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有些女人哪怕只靠身材也足以令雄性们想入非非。

        陈璐那包裹在短裙下的翘臀,就是点燃欲火的引信。

        姚远快步追了上去拦在陈璐身前:“今晚带着螃蟹去我家。”

        陈璐回身站定,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变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家里有酒吗?”

        “有红星二锅头,要是想喝红酒你自己带。”

        “就喝白的,度数高才醉的快嘛。”

        作为比陈璐更先进入公司的员工,严格意义上来说,姚远算得上陈璐的“师父”。

        陈璐这个人别看行为开放,但却是个知恩图报结草衔环的性子。

        就因为姚远帮助她在公司站稳了脚跟,所以两年来她一直在暗示姚远:她不介意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

        要说姚远不动心那是扯蛋,可他偏偏就硬生生压下了那股子血气方刚,咬着牙给婉拒了。

        姚远现在想想,当时是真TM蠢,与让邹伟那种货色捷足先登……

        陈璐眯着媚眼轻咬嘴唇,得寸进尺道:“听说隔壁大厦那家酒店的早餐也不错,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尝尝~”

        “……”

        姚远当即败下阵来落荒而逃,心想这娘们真是个疯子。

        他现在手里的这笔大单是当务之急,昨晚没办成,今天不能再耽误。

        到了邹伟办公室门口,他发现屋内的沙发上还坐着刚出差归来的张志新。

        要说销售部谁最敢和邹伟拧着干,首推就是这个人模狗样的销售冠军。

        虽然王可可更具备这方面的资本,可人家根本不鸟邹伟。

        姚远敲了敲门道:“邹总,有空吗?”

        邹伟恩了一声,对张志新说道:“那你先回去,一会我再找你。”

        张志新吊儿郎当的站起身:“老邹,发票的事儿你不用再找我了,我的客户怎么来的你也知道,没跟你要补品钱就不错了,报销单子我反正是给你了,报不报销你看着办。”

        老邹没想到张志新会在姚远面前让自己下不来台,脸憋得涨红。

        但他毕竟不是毛头小子,最终忍住了发火的冲动。

        张志新有嚣张的资本,毕竟业绩实打实的摆在那。

        更何况张志新在总公司也是有点人脉的,和姚远这类无根无依的京漂可不一样,轻易欺负不得。

        等张志新离开后,邹伟对姚远语气显然很不耐烦:“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儿?”

        “孙总那边提了个要求,只要咱们能满足,就可以直接签合同打款。”

        “他还有要求?什么要求?”

        “降五个点。”

        邹伟拆开一盒崭新的软华子给自己点了一根,语气不善的说:“你也是老销售了,知不知道五个点是什么概念?”

        平时的姚远绝不会还嘴,并非他乐于仰人鼻息,而是生活所迫不得不低头。

        但是今天,姚远显然不打算忍受这种差别待遇。

        看着邹伟那张臭脸,姚远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比例是你订的。”

        上次销售部门开大会,邹伟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过,每个销售员都可以拿出五个点的空间作为优惠条件。

        邹伟犹豫了一下,很不习惯姚远这种不卑不亢:“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是公司的政策变了,不是我不想给。”

        变个屁!

        昨天他还挺另一个同事老黄说过,他刚给客户让了八个点。

        姚远看着邹伟,再想起自己兜里揣着的那张检查单,心情跌入了谷底。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自己都走到这一步了,难道还要忍受这鸟气?

        现在邹伟明显就在捏软柿子撒气,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你……你要干什么?”邹伟见姚远黑着脸去关上了办公室门,心里不免有些发慌。

        自从当了经理,吃喝嫖赌酒色财气他是一样不少,身子骨早都镂了,还真有点怕害怕姚远这小子玩楞的。

        姚远从兜里掏出了公司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昨天晚上我来过公司,再往下还用我说么?”

        邹伟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钥匙:“原来是你!”

        昨晚邹伟和陈璐办完了事儿打算回家时就发现门开了,门开了就说明有人来过。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分公司高层领导,这种事要是被捅破,总部绝对会严惩。

        他能爬到这个位置,可都是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如果被姚远这么个小角色坏了事,太得不偿失。

        怪只怪陈璐那娘们太骚,惹得自己管不住裆下二两肉。

        邹伟知道现在再说这些没什么用,首要任务就是稳住姚远,不能让他把这事儿传出去。

        “姚远,你知道这事儿吓不住我。”

        “但足够惹你一身骚。”

        邹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就是单子的问题吗?我给你签不就行了?同事之间没必要撕破脸皮。”

        “……”

        姚远没有得理不饶人的天分,也没心情趁火打劫。

        面对邹伟的突然低头,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

        邹伟在合同上签了字后,狐疑的看向姚远:“姚远,你不会签完了单子,再卸磨杀驴吧?”

        姚远洒然一笑,挥了挥手里的合同:“真说不准。”

        “……”

        “老邹,我在公司四年多了,你应该了解我的脾气。我不是警察也不是侠客,惩奸除恶这事儿轮不到我。”

        说完这话,姚远嘴角笑意更浓。

        惩奸除恶,啧啧,太贴切了。

        他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用词水平了。

        邹伟显然很不喜欢“惩奸除恶”这个措辞,不过面对此时的姚远,他很明智的选择了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