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吃螃蟹啦

第五章 吃螃蟹啦

        今天的姚远格外的忙碌,这让他暂时忘记了那张催命符引发出的灾难。

        拖着疲惫的身体,他站在路边抽着烟,目光殷切的看着不远处的街口。

        已经16:36分,他和孙总约好的时间是16:30,对方已然是迟到了。

        他攥着手机,想着等到45分的时候还不来,就把电话拨过去。

        作为此次项目的发起人,这位孙一鸣孙总给姚远的印象很深刻,也很正面。

        豁达幽默,风趣有礼。

        这是目前为止,姚远接触过的客户里,最有大老板气质的一个。

        姚远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位在他心里饱受好评的孙总,别玩临阵变卦的狗血戏码。

        16:43分,一辆老款的奥迪A6自街口缓缓驶来。

        姚远赶紧掐灭了香烟,露出最灿烂的笑容迎了过去。

        孙一鸣下了车,歉意真诚的自嘲道:“对不住啊姚远,让你久等了。京城的交通就像我的前列腺似的,不通畅,太不通畅了!”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倒是孙一鸣带来的女助理俏脸微红。

        三人进了大楼,姚远走在最前方带路,边走边说。

        “孙总,合同以及相关的补充协议都已经准备妥当,智美这边的工程部项目负责人也会参与签约,方便日后工作的开展和对接。”

        孙一鸣点头道:“这样正合我意,刚好今天我的时间也不多,一会还要见别的客人,那我们就速战速决。”

        到了会客室,孙一鸣果然没废话,拿过合同及两份补充协议直接交给了自己的女助理。

        “娜娜,合同过一遍,没问题我就签字。”

        给助理看,倒不是孙一鸣不负责,而是姚远之前已经给他传过电子版,凯源集团的法务早就审核过了。

        如今让助理二审,也只是为了避免被偷换了合同。

        女助理“娜娜”拿着合同仔细地看了三遍,朝着孙一鸣轻轻地点了点头。

        合同没问题,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

        两份合同签完字,双方各执一份,这次合作总算是尘埃落定。

        送孙一鸣上车之前,姚远问了一个问题:“孙总,能否问您一个唐突的问题?”

        “如果你是想问娜娜的联系方式,我觉得那就太唐突了,哈哈。”孙一鸣爽朗一笑。

        姚远笑着摇头:“不敢,不敢……我想问的是,如果换个营销人员对您服务,您是否还会选择智美?”

        在他期待的眼神中,孙一鸣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会,但……应该不会这么快。”

        凯源是否选择智美,的确不是姚远这个小小业务员能够左右的,甚至不是他这个集团副总能够左右的。

        姚远既松了口气也难免有些失望:“……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孙一鸣是人精,一下就猜到了姚远的弦外之音:“项目对接人有更换,对吧?”

        姚远赧颜:“……还没确定,不过大概率是这样的。”

        孙一鸣拍了拍姚远的肩膀:“看你一脸憔悴,是该休息休息了,如果是想换个工作环境,可以找我。”

        “谢谢孙总理解……暂时还没有具体的打算……”

        送走了孙一鸣,姚远默默地回到了工区。

        几个相熟的同事叽叽喳喳地欢呼着,为姚远签了大单而庆祝。

        反而只有姚远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为了赚这三万块钱,姚远硬提着一口气坚持了一天。

        如今钱已经到手,他这股气却散了个七七八八,现在脑袋里全都是那张“催命符”。

        “今晚总公司视频培训,全体加班。”邹伟走到办公区正中的位置,向所有人宣布了这个噩耗。

        众人前一秒还在欢天喜地的向姚远祝贺,后一秒就一片哀嚎怨声载道。

        邹伟对这种情况太熟悉了,说话前使劲儿咳嗽了两声:“咳咳,再宣布一个消息,晚餐吃KFC,公司报!”

        哀嚎之音霎时间淡了下来,反倒是有几声兴奋的叫好响了起来……

        姚远默默看着邹伟一脸得意的返回了办公室,像只阴谋得逞的狐狸。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种手法,并不晦涩,并且适用面特别广。

        作为过来人,姚远和那些老同事们都深受其害。

        从一开始的绝不加班,到加班也可以,给点加班费就行。

        再到加班成常态,加班费根本不敢想,只希望别加太晚。

        最后,一顿公司出钱的晚餐,仿若成了恩德和赏赐……

        底线就在这种环境下,一点点的被突破,可笑又无奈。

        叮~叮~

        两声微信提示音打断了姚远消极的思考。

        邹伟:“来我办公室一趟。”

        陈璐:))))))10”

        姚远起身走向邹伟办公室,又点开了陈璐的语音放在耳边。

        “愁眉苦脸的乖孩子,敢不敢跟坏孩子一起逃课?”

        姚远苦闷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瞥了眼“销售经理”的门派,回复道:“逃课的确不敢,但……罢课倒想试试。”

        一进门,邹伟先是很客气的给姚远拉了把椅子:“坐。”

        然后又满脸堆笑的抛了盒软中华给姚远:“小姚啊,凯源这边的事儿已经尘埃落定了,你和我之间那个约定……?”

        姚远直接把软中华揣进了兜里,坦然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

        邹伟第一次发现姚远这么上道,非常满意的说道:“行,以后我肯定忘不了你的,放心!回去参加培训吧。”

        姚远连连摇头:“不行,我今天晚上有事儿,不能参加培训。”

        “总公司这次培训很重要,不听的话,很可惜的。如果不是重要的事儿,别请假。”邹伟耐心说道。

        “很重要。”

        “你在这儿又没什么亲戚朋友,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邹伟的耐心消耗殆尽了。

        姚远挠了挠头:“吃螃蟹,我觉得很重要。”

        “姚远!”邹伟一拍桌子:“你不能因为捏着我一个小小的把柄就无法无天!”

        “加班费我不要了还不行?”说完,姚远便拿起手机拎起外套径直走向门外。

        邹伟愣在原地:“加班费?什么时候有加班费了?诶……姚……”

        等他反应过来,姚远已经走出去一大段距离。

        “小人得志啊小人得志,真tmd是小人得志!”

        邹伟气的不轻,一个刺儿头张志新本就够他烦的了。

        哪成想,如今连软柿子姚远也是摇身一变,成了捏不得碰不得的仙人球。

        这口气他本打算往下咽,为了赚钱嘛,忍气吞声不寒蝉。

        可他实在受不了姚远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这口气不能再咽了,因为真的会把他活活儿憋屈死。

        而此时的姚刺头已经到了电梯口。

        趁着等电梯的功夫还给陈璐发了一条消息:“我负责红酒,你负责螃蟹,搞定之后我家集合!”

        也许是陈璐的“乖孩子”三个字刺激到了他,也许是看着老邹吃瘪实在值得庆祝。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他决定出一次血,整瓶红的尝尝。

        为此,姚远特意跑到了两条街外的法国红酒专卖店。

        暖黄色的射灯自上而下泼洒在一瓶瓶红酒之上,在木质酒柜的衬托下,这些精美的红酒看起来是那样高档。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服务小姐穿着标准的法式套装,白色衬衫配黑色小马甲。

        平整的衬衫领口还有颗金色的扣子,反射着金黄耀眼的光。

        姚远突然有些后悔,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这套西服还不如服务小姐那身高档。

        有种尴尬并不来自于其他人的不屑,而是来于自己心里的不安和焦躁。

        早知如此,倒不如直接去个大点的超市买些便宜红酒。

        “先生,有喜欢的酒吗?”服务小姐又微笑着问了一句。

        姚远微红着脸,极力的回想着张志新曾炫耀过的好酒名头,他实在是不想说出“拉菲”这两个字。

        一是觉得拉菲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不仅不高档,反而会露怯。

        二是怕人家真拿出来一瓶,自己买不起……

        不知杀死了多少脑细胞,姚远总算想起了“勃艮第”这么个词,像抓住根救命稻草:“额……你们这有勃艮第牌的红酒吗?”

        该露的怯,永远都躲不掉。

        姚远根本不知道,勃艮第从来不是一个红酒品牌,而是一个地名,一个盛产红酒的地名。

        好在服务小姐的专业超出了他的预期,不仅没拆穿他的尴尬处境,还很懂事的推荐了一款售价469元的勃艮第杜布瓦村酒庄的黑皮诺。

        这是一种微妙的默契,一个强装镇定自若,一个默默配合不拆穿。

        从酒庄出来,姚远叼着烟站在街边。

        低头看了看手里包装精美的红酒,不禁自嘲一笑。

        看来老邹还真应该给张志新那头种马发些额外补助,装逼这种事确实挺辛苦。

        早知如此尴尬,还不如喝二锅头来的痛快。

        回到租住的地下室,陈璐发来微信:“螃蟹已上路,姚总准备好哦。”

        姚远粗略的记得,陈璐租的公寓离自己家不算远,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瞄了眼自己的“家”,乱倒是不乱,就是寒酸了点。

        连红酒杯都没有……

        红酒杯!

        姚远突然觉得,四百多块钱的红酒,如果倒在扎啤杯或者三钱的小酒盅里,应该都不会太好看……

        想到这儿,姚远像条发了情的公狗,拿起钥匙和手机,一躬身就跑到了小区边上的小超市里。

        气都没喘匀就开口问道:“姨,你这儿有高脚杯嘛?喝红酒的那种?”

        “你去对面,那儿有。”超市阿姨指着对面的大超市说道。

        得,电影里的姜文能为了醋包饺子,那他就能为了“螃蟹”买杯子,再为了杯子过马路……

        只是这马路过的可并不轻松,只能走街角处的地下通道。

        这么一绕远,一来一回最少也得十几分钟。

        等他捏着两支高脚杯返回小区门口时,拎着一袋子大闸蟹的陈璐刚好下车。

        这娘们不仅仅取来了大闸蟹,还换了身儿更惹火的衣服。

        下身银灰色蕾丝包臀连衣短裙,上身儿一字肩的领口,大片雪白刺眼夺目。

        真可谓是要山有山,要腿有腿。

        姚远就这样看楞了神。

        陈璐属狗,可嗅觉比狗还灵,不到三秒就发现了身后的姚远。

        她无比吃力的举起手里的大闸蟹,冲着发呆的姚远吼道:“歪!那个男的,别发呆啦!回家吃螃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