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七章足够

第七章足够

        一觉睡到了十点,要不是有人打来电话,姚远估计还能睡下去。

        电话里邹伟气急败坏的吼着:“姚远,你在哪呢?”

        姚远一身起床气:“在家睡觉怎么了。”

        邹伟那边气的笑出了声:“怎么了?我看你是真不想干了。”

        “我就要死了,无所谓。”

        说完,姚远啪叽挂断了电话,只剩邹伟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气的双眼冒火。

        不一会,邹伟的微信发了过来:“行,死你也死远点,以后都不用来了!”

        姚远没回,反正他本来也没打算再去看邹伟的脸色,这下倒省事儿了。

        这两天别的不说,在邹伟这儿姚远算是爽到了。

        以前这种强硬的语气只属于张志新一个人,其他销售哪敢和邹伟炸刺?

        这种感觉就像吃坏了东西,肚子里翻腾一天终于坐在马桶上拉了泡无比顺畅的屎。

        一个字,爽!

        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接近十点半。

        这时候再去医院也来不及了,索性便把时间安排到了下午。

        不过姚远没打算宅在屋子里,那样太容易胡思乱想。

        一个人呆在这个地下室,根本没什么事儿能帮着他分散注意力。

        那种未知的恐慌会不断地侵袭他的大脑。

        更可怕的是,姚远下了床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愈发沉重了,而且还伴随着酸痛感。

        俗话说人老腿先老,难不成估计人死也是腿先死?

        要不然那些电影里的将死之人,为什么都会被放到轮椅上。

        姚远一想到自己可能也要坐轮椅,头皮就一阵发麻,挺着两腿的酸痛洗了漱之后,赶紧溜出了房间。

        趁着能跑能跳,一定要多走走,不然就太亏了。

        直到他走了一阵儿才发现,腿疼很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运动量太大导致的……

        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逛了一会儿,最后姚远选择一头扎进了建行。

        之前的钱都存了死期,如今自己都快死期将至,还存个狗屁的死期?

        银行的柜台小姐问了好几遍,是否放弃那些利息,姚远还是坚持的点了点头。

        之所以把钱全都取成现金,其实没什么特别用意。

        他只是觉得自己还没摸过这么现金,如果不感受一下有钱拿的滋味就死,那样会很遗憾。

        紧接着,银行里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

        只见姚远抱着十沓钞票在等候区坐了半个小时之久,期间还不住的闻一闻摸一摸那些钱。

        等过足了瘾,他竟然又重新叫了遍号,把钱再次存进了卡里。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柜台小姐此时已然超神。

        好在姚远没再折磨她,转账业务选择了手机银行自主操作。

        十万块钱转给家里一半自己留一半。

        那边的钱到账还没过两分钟,老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姚远看到手机来电显示上的“妈”字,他根本不敢接,他怕自己忍不住哭。

        无奈之下,姚远只能用发短信的方式撒了个谎:“妈,我现在有事,不能接电话。”

        十分钟后,微信的提示音才姗姗响起。

        “儿子,你好好上班,家里种地的事儿不用你担心,你爸和我还能干,这钱我们留着给你买楼用。”

        姚远知道自己老妈不太会用手机打字,所以平时多数都是发语音消息。

        今天之所以打这么多字,肯定是因为自己说了不能接电话的缘故。

        再看老妈那些话,姚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如果真的确诊是胰腺癌,他绝对不会让爹妈再跟着自己操心。

        自己家里那种经济情况,根本不可能拿得出四五十万的治疗费,除非去卖血……

        再说,哪怕砸锅卖铁凑出来了,胰腺癌也治不好。

        与其做拖垮家庭的累赘,不如走的潇洒一些。

        随着他的决心愈发坚决,心中的焦虑反而少了很多。

        该吃吃该喝喝,不论检查结果如何都无所谓了。

        他没有再和自己的老妈争论,因为姚远知道自己不论怎么讲,都不会说服自己的母亲。

        等这两天检查结果出来了,他必须回一趟家才行,那里有很多事儿需要他去解决。

        中午姚远吃了顿羊蝎子,这算是他最爱吃的食物之一。

        其实在京城吃一顿羊蝎子并不便宜,平时除非真碰见了什么值得开心庆祝的事儿,不然他很少一个人来。

        如今他不打算再省吃俭用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挥霍挥霍。

        如果那些有钱人听到吃羊蝎子也成了挥霍,说不定会笑掉大牙。

        几万块钱在京城这座城市里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买不起房子也买不起车子,但满足一下他的饕餮之欲还是绰绰有余的。

        铜锅内,羊蝎子诱人的汤汁不住的翻滚着,咕嘟声中,蒸腾的香气扑面而来。

        又香又辣的羊蝎子让姚远很快就吃的大汗淋漓,浑身通透。

        等他利利索索的把最后一块羊蝎子啃完,这才大大的打了个饱隔,该去迎接宣判了。

        羊蝎子店距离医院并不算远,姚远步行过去刚好。

        到了医院门口,他又看到了那群满脸愁容的患者家属,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也蹲在医院门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样子。

        甩了甩头,姚远大步迈进了医院。

        在自助机器上拿到了化验结果和片子后,姚远直奔肿瘤科。

        医生名叫谭城,姚远看到他的第一眼,觉得更像是一名军人而不是医生。

        三十二、三岁左右,非常标准的国字脸配干净利索的平头。

        看过了姚远的片子和检查单之后,谭城的表情变得愈发严肃:“是姚远先生本人嘛?”

        见姚远点头,他又问道:“家里人跟着来了吗?”

        姚远此时已经明白了谭城的意思,苦笑道:“谭大夫,您直接跟我说就行,我参加过社区组织的防癌专项检测,知道自己什么病,这次来也只不过是再确认一下。”

        谭城表情缓和了一些:“心态不错,那我就直说了,您患的病是胰腺癌,而且是晚期……”

        “胰腺癌,癌中王,沾着死,碰着亡……,这些顺口溜我都学会了……”

        姚远突然想起查资料时看到的一局顺口溜,顺嘴就说了出来。

        谭城道:“胰腺癌的确是最难以处理的癌症,但你只要积极配合……”

        姚远还是没有打断谭城,而是很有礼貌的听完了他的阐述。

        等他彻底说完,姚远才开口:“谭大夫,我想知道我还剩多少能自由活动的时间,就是能跑能跳能吃能喝的那种。”

        面对这样一个什么都心知肚明的患者,谭城有些词穷。

        憋了好一会,他才说道:“姚先生,您如果是打算放弃治疗,我并不赞成。虽然晚期胰腺癌的治愈率的确很低,但积极配合还是有一丝机会的,生命这么宝贵……”

        姚远呼出一口浊气:“人总是要死的,与其花光积蓄拖垮家人,只为了多受几天折磨,倒不如痛快的离开,不是么?”

        谭城顿时偃旗息鼓,作为一名肿瘤科的医生,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晚期胰腺癌代表着什么。

        得了这重病,哪怕你很有钱,存活率也不足1%。

        一旦到了发病期,消化系统全面崩溃,既不能吃也不能喝。

        只能依靠化疗和静脉输入营养液才能维持生命,而且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属于烧钱加遭罪的绝症。

        “谭大夫,我只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好好的活一次,请您告诉我,按照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我还有多长时间能用来自由支配?”

        此时的姚远就像是一个看透了生死的冤犯,已经不想再翻案的事儿,只想在平静中等待宣判。

        谭城十指交叉搁在桌面,犹豫了好一阵,才缓缓给出自己的判决。

        “并不乐观,我个人的经验来看半年吧!等到病发之后,你的消化道会无法摄取营养,你会很快丧失行动能力……如果你积极治疗的话,这个过程最低也能延长到9个月,甚至两年三年也有可能……”

        谭城后面的话姚远没有再听,对他而言,半年足够了。

        ——————

        当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