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生存主义(求推荐求收藏)

第二十二章 生存主义(求推荐求收藏)

        从公司出来,附近的餐厅已经有不少关了门。

        找了半天,两个人就找到了家日料。

        日料这东西姚远吃的次数并不多,所以每次见到服务员穿着和服都觉得别扭。

        “嘿,老姚!别盯着人姑娘的屁股看……”张志新等服务员出去后,揶揄道。

        姚远被说的一愣:“啊?……滚,我是看她衣服后面的枕头!”

        张志新笑问道:“那我考考你,知不知道人家为啥背着个枕头?”

        姚远见他那贱兮兮的笑容,就知道这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问道:“你知道?”

        “啧!你忘了去年那个日企公司的业务部经理了?她家就有这玩意……”张志新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姚远感叹道:“就说你是种马,还不认?”

        “可别提了,那娘们儿当天就像疯了似得,一晚上折腾了好几回,最后一波战斗见我没什么斗志,直接把这身儿套上了。”

        见张志新说的眉飞色舞,姚远笑着问道:“然后呢?”

        张志新哈哈笑道:“然后?我作为一个纯正的华夏爷们儿,面对这种情况,当然只有一个选择!雄起!”

        “然后这个枕头,就真的成了枕头,哈哈……”

        “牛逼!”

        “雄起!”

        两个男人举着杯一饮而尽。

        张志新吐了口酒气,又夹了块儿鱼片到嘴:“老姚,咱俩在这方面真是太不像了。”

        姚远说:“你是种马,我跟你比不了。”

        “说到这事儿……你知道我第一次拱白菜是在哪儿么?”张志新这次没有和姚远碰杯,自顾自己的抿了一口酒。

        姚远作为酒局老饕,自然知道张志新要讲故事了,笑着扬了下头:“说说……”

        “那得是十年前了,我那年身份证刚满十八,第一件事儿就是领着对象去了宾馆……”

        姚远打断道:“身份证够岁数了,不应该去网吧上机包夜?运输船对狙……”

        “……”

        张志新笑骂道:“对个毛线运输船,老子不打游戏。”

        姚远听后叹了口气:“你继续。”

        张志新骂道:“继续个屁,你把运输船都整出来了,老子的情绪都断了,来,喝酒!”

        “干!”两人又碰了一杯。

        这个时候的姚远和张志新才算渐渐来了状态,三分醉意浮脸上。

        房间内那略显昏暗的灯光幽幽的亮着,随着一声又一声“乓~当”的碰杯声。

        张志新一把扯开了衬衫最后一颗扣子:“老姚,我……今天其实是有话想问你。”

        姚远仰头把酒倒入口中:“问。”

        “这次二部经理的位置,你真不打算争一下?”

        姚远道:“有你这头种马在,我是不惦记了。”

        张志新又喝了一杯,吐着酒气:“呼……其实这事儿根本没那么稳,不然总部就不会搞什么名单出来了。”

        “的确,陈璐的竞争力也很大。”姚远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业绩上她比不过你,但距离并不算大,论关系的话,你有你海城的大姐,她有她自己的关系……结果还真不好说……”

        沉吟了几秒,张志新掏出烟递给姚远一根:“老姚,你敢不敢跟我交底?”

        “分啥事,工作上的完全没问题,个人方面的隐私……就算了吧,给我的隐私留条裤衩吧。”

        姚远此时很敏感,听什么都觉得和自己患癌这事儿有关。

        在他这儿,向来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

        只有张志新介于这两者之间,有些模糊。

        他不想破坏这份感情,但也不想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两个问题。”

        张志新比了2的手势,然后继续道。

        “一是你真不打算参与这次竞争?二是陈璐和我你帮谁。”

        姚远挠了挠头,被这样逼问,他心里挺不舒服。

        “第一个问题,我至少回答了你三遍,我不想再说了;第二个问题,你倒是第一次问我,那我就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张志新点了点头:“今天就咱哥俩,尽情!表达!”

        姚远说道:“陈璐是我带起来的徒弟,多多少少是有别于其他同事的……而且她虽然很有竞争力,但比起你来还是差了点……”

        “现在还不好说,陈璐和邹伟不清不楚,老邹和我……呵呵,你知道他一直把我当根刺。”张志新一提起邹伟,眼神就凌厉起来。

        姚远继续道:“老邹是个麻烦,这条老狐狸头发丝都是空的。”

        张志新抬眼看着姚远说道:“是啊,现在对面的战壕上是两个人,我这边还在孤军奋战……”

        这不是暗示,这是明示。

        姚远想装听不懂都难,无奈之下,他只能叹了口气。

        “一个分公司销售经理的位子至于这么复杂?还是个二部!”

        “老姚,我给你透个底吧,邹伟去年的收入至少这个数,光是外捞儿。”

        张志新说这话时伸出了四根手指。

        姚远当然明白,那四根手指代表的可不是四万、四十万,而是四百万。

        智美京城分公司目前有近五十个业务员,去年的年销售额接近3个亿……

        而这笔巨款,邹伟刚好是必须经手人。

        就像凯源医药集团那单,如果邹伟不给签字,姚远就签不上合同。

        若不是姚远抓到了邹伟的把柄,想通过审批哪会那么容易。

        “这钱风险太高,真要出了事儿,五年最少了。”姚远连连摇头。

        张志新随口说道:“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各个环节都打点好,没什么问题。”

        姚远还是不太认同他的操作:“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我劝你还是先稳稳,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冒这么大风险不划算。”

        张志新从兜里掏出两张现金钞票,啪啪两声,分别拍在了饭桌上。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姚远:“老姚,你跟我说说,它们哪张是‘君子钱’,哪张是‘小人钱’?”

        姚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道:“《潜伏》嘛,我看过。”

        “哈哈,其实我和谢若林一样,信奉生存主义。”张志新显然是有点上头了,不然绝不会如此袒露心声。

        姚远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张志新,良久都没能开口说出那句话。

        可谢若林死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