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章 装疯卖傻

第3章 装疯卖傻

        “和离之事万万不可,我与你姐姐情投意合,在一起已是不易。”墨城未想过要和萧南意分开,当初是因为情意,对方下嫁,如今萧家是镇国公,萧南风更是太子殿下面前的红人,对自己还有未来的前途大有裨益….

        “舅舅,和离是什么?“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摸样,其实她上一世的记忆对于这一世已经有偏差,所以她打算继续装傻,看下情况。

        “就说爹爹和娘亲分开,以后清越跟着娘亲还有外公一起好不好,你还记得外公吗?“摸着墨清越的脑袋,他眼中满满都是心疼,让她无法直视,因为会想起那个他离开的日子。

        上一世的记忆里,镇国公是个严肃的人,太过执拗的性格,早就被四面树敌,但是人是好的,他关爱每个孩子,如同严父,却是在内心关爱着你。

        “我喜欢外公,那我是不是没有爹爹了?虽然我不喜欢爹爹….”

        墨城原以为墨清越再提自己求情,只是这话,让他脸都黑了。

        “呵呵,墨家这丫头当真是可爱得很,镇国公整天板着脸,她倒是喜欢。墨大人你这般的笑面虎,她不喜欢,那便说明了,你该是多漠视她了。“舒炳文抱胸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也心疼眼前的人儿,多想像曾经那般拥她入怀。

        墨清越笑着说:“外公喜欢抱抱我,爹爹…”说完话假意挤出眼泪:“不喜欢我,天天给我吃臭臭的,我不要,她也打我…我不要…”

        这一哭把舒炳文的心都揪起来了,也顾不上周遭人的眼光,直接把人抱了起来,“欺负你的人,我帮你欺负回来好不好?“

        她一下子惊呆了,这是什么节奏?自己怎么说也十几岁了,他一个大男人抱自己是几个意思?

        “你们几个,去好好查查常氏做了什么,一一回禀了,毕竟这事是墨大人的内宅之事,不如直接去南山寻了大夫人定夺?这般的话,这丫头也好见着母亲,至于和离之事,还是要大夫人自己决定不是?南风你越俎代庖了。“舒炳文的话,倒是让萧南风咽了咽口水。

        “是,殿下说的极是,这事还是去了南山最为稳妥。“说完伸手就要接过墨清越,谁知舒炳文居然不撒手,只是转了转身子说:”你毕竟是萧家人,两家我谁都不帮,只是这般虐待嫡女…”

        “殿下,常氏您也罚了,还请殿下饶了她的性命。“

        “我饶了她的性命,镇国公可愿意?不过是把这丫头吃的东西让她尝尝也算罚了?“他的话倒是有理,常氏瑟瑟发抖不敢说什么,”你们几个,要不把镇国公请来?一起看看戏?“

        “不要,不要外公来,外公来打她屁屁,疼疼,呜呜呜。“墨清越急忙捂住自己的屁股,手上的抓痕,以及戒尺的痕迹都露了出来,舒炳文皱着眉,似乎感觉更冷了。

        “她还打你是吗?手疼吗?“

        众人看向她的手,除了几道还有些鲜红的痕迹,不少的是黑漆漆,以及似乎是烫伤的痕迹,“可还疼。“有些颤颤巍巍的捧着她的手。

        曾经的她,喜欢把自己的手养的嫩嫩的,每每牵着都是暖暖的。

        摇了摇头说:“现在不疼了。“这些伤痕该是陈年旧伤的,记忆里没有疼痛,直邮无尽的恐惧。

        此时舒炳文发现她的衣服似乎也是乱糟糟的,里面的内衬都已经露了出来,腰上也是空空的,以这个年纪抱着也是轻了不少。

        虽说还是傻乎乎的,但是近了看还是消瘦得很,脸上的都没有肉。

        “殿下,奴才刚刚让人准备了些干净的吃食,不如先让墨小姐吃一些,去去嘴里的味儿,大夫也已经到了。”徐德福跪在一边,小心地说着,生怕哪句话让殿下不高兴了。

        “嗯…你们几个先把这刁妇捆了。”

        几个嬷嬷才上前,常氏使了个眼色,似乎都懂的一般,指了指其中一个嬷嬷,笑着说:“嗯,那个嬷嬷刚刚还压着我呢,好重啊。”

        “墨大人,您家这算是狼狈为奸?”

        “是微臣治家不利,定会给镇国公府一个交待的。”

        “交代是要给的,毕竟没有大夫人的家宅始终不宁,这是,还得请了大夫人回来不是?墨小姐现在虽说不聪明,也是乖巧单纯,自然是大夫人求了佛祖的果,墨大人可要和我们一起上南山?”舒炳文这么一问,不但墨城满身是汗,墨清越也一身冷汗。

        没记错的上一世舒炳文就是在南山别院与昭嫔相遇,两人一见倾心,昭嫔的温婉更是自己所没有的。

        墨清越拼命挣扎,“我不要和你去,我要和舅舅去,哇….你走开…。”一阵手脚挥舞,又是一顿踹的,完全是不怕他会生气,或者巴不得他会生气样子。

        “好了,知道你活泼,你再乱动,头上的血又该流了更多了,难道不疼了?“叔炳文轻声细语的说着,还不忘安抚她的情绪。

        此时萧南风走了过来,伸手要去抱墨清越,“殿下恕罪,清越怕生,如今您抱着那么久都没闹,已经不易了,现在怕是又该发脾气了,我来抱着吧,找间干净的屋子先给她诊治一下,她刚刚吐了那么多,也该饿了。“

        萧南风来要人,他也不好不撒手,再加上现在自己的确没有由头继续抱着了,墨清越直接窝进了他的怀里,看着舒炳文很不舒坦,自己是多让她讨厌?

        “至于南山之行,待今晚我将清越带回镇国公府再做定夺,太子殿下日理万机的,微臣自然不敢劳烦。“他看得出,舒炳文看墨清越的眼神怪怪的,他不愿意清越如同萧南意被人辜负。

        这样的墨清越平安一生便好,所以舒炳文绝非良配。

        “没事,朝里之事,南风不必担心,墨小姐抱起来的确舒坦,孤也喜欢的很,随行也和她多多相处一下不是?“

        墨清越也不想舒炳文同行,这样她就得继续装,忽然一笑说:“我不要你抱,你抱的不舒服,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