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9章 吓死了

第9章 吓死了

        徐德福听到这话,手上的杯子,直接摔在了地上,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殿下该是多在意这位墨小姐,才会如此关心,若是当真出了什么事情,莫说自己了,镇国公府都该受着牵连。

        萧南风更是直接站了起来,“萧南清我和你说,要是清越有半点不妥,你就跟着下去陪她。”也顾不得其他的人的脸色,跟着小厮去了后院,萧南清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只想开开玩笑,若是墨清越当真死了,到时候自己几条命都赔不起啊,赶紧爬到王氏的面前,“娘亲,娘亲,你要救我啊。我不想害死她的,我真的只是闹着玩的,谁知道那个傻子真的跳池塘了呢。”

        王氏也皱眉,看着自己女儿这般,哪有不心疼的,只是萧老爷和萧南风对墨清越也是当真的关心,要是出了事对着墨家不好交代,如今看来太子殿下对墨清越也是关心的很。

        “南清,这事情本就是你错的,清越是你外甥女,你虽然年纪小,怎么的一点事儿都不懂呢?出了事求情有何用,还不跪在这里,最好清越没事儿。”王氏扶起了萧老爷,“老爷,我们往后院看看,哎,这事急得很。”

        还未来得及去后院,小厮说是太子到了,当真是着急了,萧老爷赶紧着上前,只见舒炳文一身肃杀之气,“怎得了,让徐德福送些东西还没来,莫不是老国公生了墨小姐的气?孩子难得溜出去玩在所难免。”

        “殿下说的是,只是...只是...”萧老爷叹了口气,把事情说了一声,透过人群,舒炳文看着萧南清,“当真长辈不像长辈的样儿了?南风说是墨小姐能在国公府安生些,到头来还是危机四伏啊?早知如此,让孤带回东宫不好吗?”

        “殿下,男女授受不亲,虽说清越只有十来岁的,但是...毕竟是个姑娘家,这般进了东宫,怕是惹了闲话,陛下和皇后娘娘也不知会如何看待清越了。”未想到舒炳文当真有护着墨清越之心,且表露得这般明显了。

        舒炳文看着镇国公,忽然笑出了声,“怎么的看待?自然是作为儿媳,作为太子妃看待,不然呢?”

        “殿下,清越心智不成熟,虽说现在好了些许,只怕这样,实在不适合作为太子妃,将来的一国之母,老臣只希望清越将来安稳健康,定不想她在宫中沉浮。”萧老爷明说的这话,周遭的人也是不敢相信。

        太子都表明了娶墨清越之心,这是世家姑娘都羡慕的,倒是被镇国公结结实实的拒绝了去。

        “国公,是觉得孤保护不了墨小姐了?”他的心里也泛起了涟漪,上一辈子他没护着的,这一辈子拼死都要护在掌心里,半点不准别人沾染。

        “老臣不敢,只是...清越单纯,并非宫妃之选,还请殿下思虑。”萧老爷再三劝说,舒炳文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袖,想要说什么,此时却不能说出口,两人对峙了许久,舒炳文才叹了气说:“她还小,一切都不着急,当务之急先把人寻到了。”

        舒炳文在众人的拥簇下,到了后院,只听到萧南风的声音:“清越你在哪里啊?别躲了,快出来啊。”声音都有些沙哑了,“不要玩捉迷藏了可好啊。”

        “殿下,老爷,奴才已经把池塘抽干,未看到人,该是表小姐跑的时候无意中把鞋子掉落了。”

        舒炳文看了看那双鞋,正是今日遇到时穿的,左右翻看,虽有些破损,但是没有血迹,几个小厮在假山附近看到了血迹,以及沾了血迹的另外一只鞋子、

        “都到假山后面去看看。”

        一声令下,丫头嬷嬷都大声呼喊着,舒炳文也看了看假山后的地势,想着那丫头身材娇小,这般山洞都是可以钻进去的,且现在已经晚上了,昏暗的地方,都看的不是很清楚。

        “殿下,您的衣裳。”徐德福看到舒炳文直接蹲下了身子,身后的人也一个个跪了下来,“让你们找人,既然都跪下来了,去看看,假山下面是不是有人。”

        侍卫一个个趴在地上,只是假山下面的缝隙都很小,别说钻人了,老鼠都很难钻下去。

        又是半个时辰,一无所获,所有人更是焦虑,甚至怀疑人是不是又跑了出去,舒炳文也已经满头汗水,徐德福拿过帕子给他擦汗。

        当看到一处较大的裂缝的时候,看着一块碎布,伸手拉了一下,只听到一声闷哼,“找到了,还不来人。”

        听到声音,大家纷纷聚集了过来,只看到一处较大的裂缝处,地下的确有人,舒炳文大喊:“清越,你在里面吗?我找到你了。”

        很快听到欢快的笑声,“没有,我没有躲在里面,你没看到我。”

        这声倒是完全暴露了她,小厮生怕压着墨清越,硬是把假山往别处挪了一下,才看到了一双脚丫子,还带着丝丝血迹。

        墨清越也躲了许久,打算出去实施接下来的计划,没想到却听到有人的声音,她将计就计的答了,只是假山后面有回声,完全听不清是谁,想着这般和自己玩笑的只有萧南风。

        趴在地上准备爬出去,扑到萧南风的怀里,只见黑色的衣袖,直接把她抱进了怀里,衣裳上还有凉风,“你当真是胡闹,爬到这地方作甚,硬是要寻了你才肯出来。”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甚至很愿意听到,只是现在的自己需要挣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不自觉的落了下来,他的话还在耳边,好像和上一世重叠了。

        看到墨清越哭了,大家更急了,“怎么的哭了?才说你几句便哭,越发小孩子了?”舒炳文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声音温柔的不像话,捋了捋她的后背,“被欺负便只知道哭了。”

        “我买了糖葫芦给舅舅,给外公,糖葫芦没了,脚好疼。”哽咽的说着话,原本准备的所有话到了嘴边都成了糖葫芦,“我的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