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0章 耍赖

第20章 耍赖

        这次真的不是装晕,是真的晕,并且无梦,当她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床顶当真不习惯的很,全身酸痛的转身,看到萧南意趴在床边睡着了,墨清越轻轻伸手,她哭过了。

        才抬头,萧南风撩开了帘子,阳光照了进来,看到墨清越醒了,也只是笑了笑,坐到床边,轻声问:“可还难受?”

        “有点晕头了。”还是奶声奶气的声音,但是更多的是沙哑,“嗓子干。”

        萧南意似乎一下子醒了过来,看到已经睁眼的墨清越,一把抱住,“醒了便好了,快让大夫来看看,是不是退烧了。”

        “我自个儿去,你陪着清越。”萧南意转身去找大夫,萧南风替墨清越盖好了被子,“舅舅,我发烧了吗?”

        还以为只是太累了,一下子睡了过去,结果却是晕死了过去,还发烧了好几日,都是萧南意陪着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不烫了。”

        “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身子本就虚的很。”萧南风心疼地看着墨清越,此时大夫来了,还跟着几个人,舒炳文也是一脸担忧,“可是醒了。”

        给大夫腾了座儿,把了脉,看了舌苔,叹气着说:“烧是已经退了,只是墨小姐本就气血两虚,肾虚脾乏的,湿气还重的很,之前一直都是紧张状态,倒是放松后,热气便发了出来,还是要祛湿,再补。”

        “需要什么药材开了便是,再珍贵宫里还担心没有吗?”舒炳文听到这些病症也是直皱眉的,“是,那学生先去开药了。”

        “舅舅,你们不生我气了吗?”趁着自己身子虚,可怜的求饶,萧南风摇了摇头便说:“回来便好了,你一倒下,我们都是几宿几宿的没睡的。”

        “说来,倒还是你立了大功呢,若非救了四娘,拖着我们到,四娘她便是凶多吉少的。”舒炳文这么一说,才想到原来一切都是因果吗?自己改变了什么吗?

        “好了,别让她再想什么,被吓着才好,你先休息着。”让几个丫头陪着,萧南风和舒炳文到了屋外,大夫已经站在那里,小心将药方奉上。

        “大夫,墨小姐的心智可恢复了?”舒炳文淡淡一问,手上翻看着那张药方,大夫咽了咽口水说:“墨小姐自小心智便不成熟,可能之前在墨府一撞,正常了些,只是...那么多年了,想要完全恢复恐怕很难。”

        萧南风觉得有些不解的看着舒炳文,“太子是觉得,清越已经恢复了心智?”

        “若非恢复了心智,怎么的会做这样的事情,你当真相信她是听到了声音?”此话一出,萧南风也直皱眉,“我只觉得,清越时而正常,时而却失神的,这些年被常氏虐待的,常识都不知,已然十岁了,却...”

        想到之前她受到那些折磨,看到她之前的样子,该是欣慰现在很好了吗?

        “我只觉得,清越若是恢复了心智,为什么还会那样,她现在是大家捧在掌心的,何必装疯卖傻呢?”萧南风很难理解现在墨清越的状况。

        舒炳文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人,只是嘴角上扬的微笑,“也许在逃避什么吧?当务之急先把她的身子养好才是。”

        “即使清越心智正常,我也并不打算让她嫁给您。”萧南风的话似乎让舒炳文觉得意料之中,没多做反驳,“孤说过,一切以她的意愿为主吧,我相信她会愿意嫁的。”

        接下来几日各种药和吃食的往这边送的,墨清越觉得自己马上成猪了,而且百无聊赖的,身旁四五个丫头的看着,完全溜不出去。

        “清越,你可好些了。”一个女生传来,中看到四娘,不应该叫四公主-舒为宁,只见她走路还是有些不方便,却还是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然后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床边,“怎么样啊?大哥说你不舒服,我来看你。”

        “四娘,你的脚好了吗?”墨清越才开口,就听到嬷嬷大喊:“四公主闺名可是能随便喊得?”

        装着不知道,却还是被训的摸样低着头,舒为宁转头让人把嬷嬷拖了下去,“是我让她这般喊的,我都没生气,你在这里咋呼什么,拖下去。”

        “我以后不能叫你四娘了吗?”

        “可以啊,你还是唤我四娘便好,我唤你清越。”抓住墨清越的手,眼神感动的看着墨清越,“若不是你来救我,我只怕已经...”

        “其实要不是大哥哥和舅舅来救我们,我们都...”墨清越想到之前的事情,完全是千钧一发。

        “大哥和萧南风是来救我们了,但是要不是你救我,我可能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我的命是你救的呀,莫不是你知道我公主便不愿意和我一道了?”舒为宁低着头似乎也不怎么高兴。

        墨清越摇了摇头说:“外人都嫌弃我是傻子,四娘不嫌弃我便好了。”

        “说什么傻话呢,谁要是再敢你,我便让人打烂她的嘴,放心以后我保护你的,我可是很厉害的。”舒为宁拍了拍胸脯保证,自小她虽然很受宠爱,但是她知道真心待她的没几人,眼前的人可以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那便是缘分。

        “倒是你身子可好些了?大哥说你发热了。”伸手摸了摸墨清越的脑袋,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好像退烧了。”

        “已经好多了,就是不能出去玩。”可怜兮兮的似乎想要求着舒为宁帮自己出去,其实她也是个性格跳脱的,“等我脚好了,我们偷偷出去吧,我这般偷跑出来,回去肯定被父皇母妃骂的。”

        想到这个结果,舒为宁也觉得害怕,“你知道便好,我已经和父皇说找着你的事情了,好让他们放心,宸妃娘娘只差没把皇宫翻了过来找你。”

        舒炳文双手叉腰,站在门口,“你们两个倒好,偷跑跑得都是不要命的?的确很适合。”才说说完话,舒为宁直接抱住他的衣袖,“大哥,你能帮我给父皇求求情吗?我也是无聊才...”

        “求情?这次教训还不够?硬是打你们一顿板子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