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1章 回家

第21章 回家

        “再过几日,便要回去了,你们东西都准备好了。”嬷嬷让丫头把东西都收拾了,在南山待了这些时日,早该回去了,要不是出了偷跑的事情,只怕现在已经在京城了。

        “娘亲,我们回舅舅家了吗?”墨清越装傻充愣,自然是知道她们要回墨家的,即使萧南意真的和墨城和离,现在也是要回去的。

        “回自己家可好?你也许久未见你爹爹了不是吗?”萧南意看着脸色还是有些虚弱的墨清越,心中闪过什么想法,却没多说,“你爹爹也想你了,还写了信催促我们早些回去呢。”

        墨城还会催促?只怕是想知道萧南意是否有和离的想法吧?上一世的很多事情现在不能作为参考了,想着对她现在而言,和离与不和离其实没多大差别,只是,常氏那一家子还是需要收拾一下的。

        一手扒在萧南意的衣服上,“娘亲,我回去了姨娘还会打我吗?还会给我吃臭的吗?我不要回去,床上好多老鼠,啃我脚,她还打我,我不要回去。”装着不愿回去的样子,萧南意摸了摸她的头。

        “清越放心,娘亲定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之前是娘亲的错,把你独自一人留在了墨家,现在不会了,娘亲会保护你的。”弯下腰把她拥在怀里,“娘亲只有你了,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了的。”

        感觉到了她的抽泣,墨清越的小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娘亲不哭,娘亲不哭,我在呢,我会好好的。”

        即使总感觉萧南意似乎和上一世不一样了,但是当她抱着自己的时候,那股温暖还是一样的,就像阳光的感觉,但是却又不刺眼,她想的只有你好,而不是别的。

        “怎么成了你安慰我了,我的清越当真是长大了。”眼眶中还是有泪水的,擦了擦泪水,“这次是你三舅舅来接我们,是不是许久没见过了?”

        三舅舅?萧南溪?的确很少有他的记忆,因为他常年在军营,即使上一世镇国公府败落,他也没有回来。

        “娘亲,我想去外面玩。”

        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才好些就想着出去?罢了,大夫也说了,多晒太阳好些,让芍药她们跟着你吧?”一个年岁比墨清越大上不少的丫鬟忙行礼:“奴婢会照顾好小姐的。”

        得到了允许,墨清越风一般的跑了出去,只听到芍药喊着:“小姐跑慢些,别摔着了。”

        南山别院,墨清越甚少来,即使是上一世,都很少到这来,所以也没细看过,大概是怕墨清越再次掉湖里,池子早就被抽干了,只留下到膝盖的水,养着鱼。

        “芍药姐姐,你是哪里人呀?”墨清越一个急刹车,芍药蹲下身子急忙护住,有些气喘吁吁的说:“奴婢是羽泉村人,自小便在国公府做事了。”

        羽泉村?不就是来之前路过的...被人抛尸的那个地方吗?难不成那里有奇怪的习俗。

        “芍药姐姐,羽泉村是不是就是来的时候的村子呀?我觉得好奇怪,总感觉阴森森的呢。”故意这么说着,芍药看了看周围,只是苦笑道:“小姐还小,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俗习惯吧。”

        “我不懂,是不是像中元节放灯一样啊?我在羽泉村的时候,看到了好多姐姐站在岸上招手呢。”

        此话一出,芍药的脸都黑了,手都有些颤抖,确认周围没人,才小心翼翼的问:“小姐,是白日里见着了的还是晚上见着的?莫不是做梦了?”

        “没有做梦,我是睡醒了,坐在车上看到的,小姐姐一个个排着队,身上湿哒哒的站在那里招手,小姐姐们是洗了澡吗?为什么湿哒哒的呀?”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样子,看到芍药脸黑了,便知有戏了。

        芍药忽然拉过墨清越的手便说:“莫不是小姐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该和夫人说,找个神婆收精啊。”转身就要拉着她走,可以感觉到她手的冰凉。

        “哦,原来那几个小姐姐叫不干净的东西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她们穿的很干净啊,为什么要招手呢?”

        “小姐,莫要说了。”芍药忽然捂住耳朵,眼神惶恐地看着别处,“芍药姐姐,这个是羽泉村的风俗吗?给我讲讲呗。”

        芍药眼神恍惚,明显是惊恐的样子,咽了咽口水说:“奴婢说了,小姐可别外说呀,不然奴婢肯定活不了了啊。”

        墨清越竖起手指放在唇上,“嗯嗯,我答应芍药姐姐。”

        “羽泉村一直很奇怪,每到夏日里都会有女孩子莫名其妙的死去,还是被丢湖里,都是三四天后捞起来的,出现了很多年,村长也找了人做法,却还是这样,人家都说是水鬼来索命啦。”芍药说完还咽了咽口水,“更奇怪的是,死的都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真是可怜。”

        十五六岁?年纪那么集中的吗?之前完全没在意尸体的衣服是不是敞开的,即使是敞开的也有可能是水流的作用吧?但是人总部会莫名其妙的死去的。

        “那县太爷都不管的吗?”

        “管啊,但是什么都查不出来,说是淹死的,这几年年轻的女孩子都不敢回村了。”芍药刚说完,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墨清越喊了一声:“芍药姐姐,我们去亭子里玩吧。”

        芍药瞬间打了个激灵,“身子才好便跑出来了,也不怕晒着了。”萧南风走到跟前,蹲下身子抱起墨清越,身后的舒炳文笑着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芍药姐姐给我讲故事呢,是说小猪过河的故事。”胡编乱造了一个理由,芍药赶忙点头:“是的,小姐说想听故事了。”

        “怎么的忽然爱学习了,孤赶明让人给你送些话本去,到时候想听什么再让芍药给你说?”见机讨好墨清越,却看到她撅着个嘴说:“我要舅舅给我讲故事,好不好,讲破案的故事。”

        萧南风敲了敲她的脑袋,“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喜欢这种东西,万一晚上吓着睡不着,没人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