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2章 回家(二)

第22章 回家(二)

        “我才不怕呢。”抬头挺胸的看着舒炳文,就这样还想吓自己,“舅舅,鱼。”指着池塘里的鱼,墨清越忽然大喊,萧南风放下了她,“去玩吧,别把鞋子弄湿了。”

        墨清越只想找个地方想事情,才找了个借口而已的,直接跑到了池塘边,周围的植物都是被修剪过的,一眼看到了池塘,想着拨开芦苇应该还有一个围栏的,便直接跑了过去。

        当手触碰到围栏的一瞬间,只听到“嘎吱”一声,围栏直接倒了下去,墨清越重心不稳,就往前面冲。

        “啊”

        一声尖叫,舒炳文和萧南风回头看去,只看到墨清越一头栽了下去,急忙跑了过去,此时一个身影,直接跳进池子里,伸手接住了墨清越。

        看到此景的萧南风喊着:“还好,你在,不然这一摔,又该鼻青脸肿了。”

        “我也是正好看到。”萧南溪说话冷冷的,走出池塘,把墨清越放在了地上,单膝跪地,拍了拍她衣服上的尘土。

        舒炳文看了一眼围栏,皱着眉,让萧南风过来看了眼,也是直皱眉,“这个破口不像是年久失修,倒像是被利刃切开的。”

        “是的,破口下缘整齐,上缘有一些毛刺,应该是事先被人切开,只要有人用力,便会裂开了。”舒炳文轻轻摸了一下破口,“有些湿润,最近没下过雨。”

        “难道有人故意为之?”小南方大胆猜测,墨清越惊魂未定,走路有些软脚,“吓死我了,这个不牢。”

        “好在池子里的水抽干了。”萧南风看了看池塘,若是满水还不淹死了?才说完看到池子里的石头,“抽干了也不好,要是清越真的栽了下去,只怕不是头破血流了吧?”突出的石头上还有着尖锐的角。

        “看来是有人当真要置清越于死地了?”萧南溪蹲下身子,摸了一把石头,“上面很滑,即使站住了,脚上没些力气也会栽下去的。”

        以为墨清越听不懂,自然明面上说着的,只是墨清越只是装傻,她没想到还在别院就有人迫不及待动手了?是知道她恢复了?还是根本不想她回去?

        “这院子平日谁顾着的?”萧南风问了一声,芍药忙跪下说:“这院子平日都是老庄头管着的,夫人这些年住这里,都是他顾着院子,平日也很少来,只有夫人有需要了才会来的。”

        “我会让人去查一下的。”萧南风说完,和身旁的小厮说了什么,小厮点头离去,“看来以后清越身边还是得有人寸步不离的照顾了。”

        你确定是照顾不是监视?墨清越虽然吓着了,但是觉得有自己的人是很有必要的,不然自己做事就会很不方便,也没啥人打掩护。

        第二日在萧南溪的护送下,踏上了回京城的马车,墨清越自然是和萧南意一辆马车,萧南风和萧南溪是骑马的,至于舒炳文寻了个理由先回京城了。

        “真的是,送佛都不知道送到西吗?”墨清越也忍不住吐槽了几句,萧南意笑着问:“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

        “大哥哥不送我们吗?”仰头明知故问,萧南风笑出了声:“你啊,也就你大胆,喊太子殿下大哥哥,他也不拒绝,殿下需要早些回京,毕竟京城很多事情等着她啊。”

        “那我能和四娘一个辆车吗?她说她要和我玩的。”萧南意直接按住了墨清越的肩膀,“你啊,就不能安分一会儿吗?待回了京城,自然有机会见面的。”

        被逼无害的墨清越,只好乖乖的坐车,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撩开帘子看到的居然是羽泉村?还是感觉到了村子的阴霾。

        忽然马车颠簸了一下,停了下来,萧南意淡淡地问:“发生何事了?”

        因为忽然停车,墨清越没坐稳,直接趴到在地,萧南风撩开车帘,看到趴倒在地的墨清越,正准备笑,却忙开口:“前面有人拦车,该是村里出了事情,南溪去了解了。”

        刚说完,萧南溪策马而来,“大姐,羽泉村死了几个女的,凶手打伤了衙役跑了,县太爷让人拦了道,说是查凶手。”

        芍药听到这话,也是浑身颤抖了一下,墨清越也是一皱眉,查到凶手了?只是羽泉村周围都是深山,凶手也不一定从大道走啊,躲进山里,躲个三年五载的....

        “让他们查吧,只是我们这都是女眷的,让护卫们看着点公主的车,莫要惊动公主了。”萧南意一声吩咐,萧南风第一时间跑去安排。

        几个衙役点头哈腰的看着萧南溪:“大人,我们也是为难,查了那么多年才抓着,谁想到会跑了呢?”

        “查可以,别惊扰了女眷。”萧南溪的声音冷冷的,几个丫头轻轻的撩起车帘,衙役看了几眼,一眼便看到了墨清越,刚想开口,就被打断,“怎么了?还没看够吗?”

        “没有,没有,惊扰了。”带着人厉害,走远了才小声说:“那个丫头,不是看出抛尸的女孩子吗?原来是萧家的小姐啊,当真是有本事。”

        另一个人做了个“嘘”的手势,“啊呀,要不是她看出不是淹死的,那个贼子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呢,走吧,人家也不想声张,当真是有本事的。”

        “清越可是见过那两个人?”萧南意看出了衙役的表情,也只是试探性的问了问,墨清越笑着说:“嗯,来的路上,嘘嘘的时候,看到过他们,在河边。”

        萧南意只是点了点头,想着墨清越即使是装疯卖傻,那也不至于与羽泉村的命案有关联,而且她都不假思索地说了,定不会是隐瞒了什么,只是笑了笑:“你啊,女孩子说话那么粗鄙?”

        墨清越挠了挠头说:“就是啊,我蹲在草地上,看到他们在河里面拖人,我就去看了看,还没看到就被大哥哥带走了。”刻意隐瞒了自己发现真相的过程。

        “没事,娘亲只是问问,只是...清越怎么会对那些事情感兴趣?不觉得吓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