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3章 看着有趣

第23章 看着有趣

        “不吓人呀,因为它是最不会说谎的了。”墨清越淡淡地说着,萧南意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在一瞬间感觉到了陌生,但是她很快又赖到了她怀里,“娘亲,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多有趣呀。”

        “是吗?你若是喜欢,便让南风给你讲故事,他去外地任职的时候,可是碰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了。”摸着她的脑袋,只觉得墨清越既然有想要探索的精神,也不错,经常接触外面,总比步步自封好。

        此时山里的一个洞里,一个男子艰难的爬了出来,擦了擦脸上血迹,对外吐了口一口血,“格老子的,既然被这几个人追着的...”随便找了一条河洗了洗身上的污渍,一个黑影站在他身后。

        男子似乎完全不在意背部暴露在人前,只是低声说:“现在倒好,没得法子了,难不成你还能换个人去?”

        黑影全身都是黑色的,连脑袋都罩着的,“大人吩咐了,你先躲一段时间吧,东西都给你安排了,别再惹事了。”

        男子走到岸边,捡起了黑影丢下的布包,随便翻了一下,“哼,大人是想我被抓是吧?还是觉得老子不会说出去了?”

        “您这样口无遮拦的,只会误事,现在只是让您躲一段时间,之后自然有用得到您的地方,况且这个地方,最安全,大人已经把您的户籍信息递上去了。”黑影说话已经是没有什么祈福的。

        男人把脸上的胡子刮了干净,换上了衣服,背上包裹,看着黑夜才说:“有事我会自己去找大人,这段时间都别见了。”

        “您是怕死吗?”

        男人只是笑了笑,“你都不怕被我掰断脖子,我担心你做什么呢。”口气用词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一般,黑夜瞬间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男人走在管道上,嘴里只嘟囔:“麻烦,真麻烦。”

        “说的就是你,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衙役拦住男人,男人被推搡了一下,险些摔倒,赶紧拿出户籍证明,“好了,走吧走吧。”

        “就这种都不用看,只怕还当凶手,就被打死了。”几个衙役哈哈大笑起来,男人依旧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只打招呼。

        到了京城,马车在镇国公府停了下来,丫头嬷嬷们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连萧国公和王氏也早早出来迎,“老爷别急,南意这不是回来了吗?还会跑了不成?”

        萧南意下了马车,给国公和王氏行了礼,“这些年劳烦父亲母亲担忧了。”

        萧国公拉过萧南意的手,看着这个与发妻极为相似的女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进府吧?你母亲给你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

        萧国公刚想拉着女儿进屋,萧南意却阻止了,笑着说:“既然回来了,我要先回一趟家里,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不是吗?”

        “何必急于一时呢?明日再回去。”

        “爹,我既然回来了,不回墨家,倒先回了娘家,你让别人怎么看我,都既然回来了,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萧南意笑着说,她还是需要考虑很多事情的。

        萧南风也过来阻拦,“姐,何必今日就回去,天都黑了,明日一早我陪您一起回去不好吗?你难得回来,爹也甚是想你的。”

        萧南意摇了摇头说:“有些事情需要尽早处理了,免得留了后患,对我和清越都不好。”说完话看着萧国公,“爹,我还是萧家的孩子,这里才是我的归宿,我总是还要回来的。”

        萧国公叹了叹气,挥了挥手便说:“去吧,要是有事便来说,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

        “女儿明白的。”

        墨清越刚刚睡醒,正准备下车,却看到萧南意一下子抱起自己,“清越,我们先回家。”

        “娘亲,这里不是我们家吗?”

        稚嫩的声音响起,萧南风别过头,萧国公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走到车边,“清越,这里是你的家,墨家也是你的家,先回那边,若是他们再欺负你,回来告诉外公可好。”

        也对,萧南意回了京城,墨家那边肯定得了消息的,不回去,会落人话柄的,墨清越只是笑着说:“那我还可以过来玩吗?”

        “可以的,清越想回来随时都可以过来小住。”萧南风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此时萧南溪低声说:“那我先送大姐和清越回墨府。”

        马车的声音格外的清晰,墨清越依旧是赖在萧南意的怀里,“怎么了?清越不想回家?”

        在那个家好像都没啥很好的回忆吧,起码对于这一世的自己来说。

        “不喜欢,老是欺负我,我怕...”出于之前的恐惧,墨清越甚至有些恐惧回家,身子颤抖不止,萧南意紧紧搂住,“当年是我考虑不周了,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没想到他这般对你。”

        “娘亲,这个不是你的错,你是为了我...”声音也越来越小,“娘亲,对不起,是我笨,所以娘亲才会不在身边的吗?”

        “才不是呢,你出生之后身子一直不好,心智也一直不成熟,娘亲去了护国寺为你祈福,主持大师告诉我,我必须为你祈福十年,你才能好,我才迫不得已将你留了下来的。”抱着墨清越,世间哪有真的舍得女儿受苦的母亲。

        “哎,现在好了,娘亲回来了,没人可以伤到你了。”萧南意的眼神中闪过了狠意。

        “大姐,墨府到了。”

        丫鬟撩开帘子,萧南意牵着墨清越的手下了车,此时墨城已经带了家里的人站在门口等着了,见着萧南意下车,墨城走到跟前,伸手想拉她的手,却被她避开,“夫人回来了,怎么不早说,我该出城接你的。”

        “大人是担心我不回来了呢,还是担心清越不回来了?”萧南意的声音带了一丝冷酷,和自己印象中那个温柔的萧南意几乎判若两人。

        “夫人说的哪里话,我日日盼望你和清越回家呢。”

        萧南意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常氏,冷哼的说:“你是日日盼我归,只怕有人恨不得我和清越折在南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