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5章 管家之事(二)

第25章 管家之事(二)

        墨城被萧南意瞪了一眼,虽说不是那种凶狠,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已的,“的确是我的失职,才会让清越受了苦,既然夫人回来了,自然家里的事情都是要夫人做主的。”

        墨清越第一次看到墨城这样的嘴脸,上一世的他是个会为了家人,不顾权贵的好官,在家是个好父亲,与萧南意恩爱两不疑,现在看来,当真是压抑久了,性子都那么别扭。

        “清越,我们先回去好吗?站在门外好冷。”墨城看向萧南意,但是视线似乎又往别处瞟了一眼,墨清越转头和墨城对视了一眼,对方却很快移开了眼神,看着别处了,“走吧。”伸手去牵墨清越。

        看到这一幕的墨清越感觉除了墨城的有意闪躲的眼神,他藏了什么东西没有说吧?不然为什么要躲开眼神?

        回到了大宅,墨城让人安排了吃的,萧南意也没故意拒绝,吃到一半才开口问:“常氏,我若是没记错,你有个丫头叫佩儿吧?”

        常氏一听到这个名字,抖了一下,膝盖都有些软了,“夫人好记性,的确是有个丫头叫佩儿的,但是自从清然和清潭出生,奴婢便把人拨给他们用了。”

        萧南意也只是哦了一下,墨清越听到这个名字,忽然觉得有些熟悉,脑海中闪过什么,这一瞬间的思绪被抓住,“佩儿,是不是那个喜欢穿绿色衣衫,嘴巴有些歪的丫头呀?”

        “清越你见过?”萧南意并未多在意这句话,墨清越点了点头说:“她拿梨子丢我,还踩了我几脚,我咬她,她还打脸。”

        听到这话的萧南意,眉毛挑了一下,看了看常氏,再看了看墨清越边吃边说,似乎完全没有说谎的意思,“清越怎么会记得她?记得那么清楚。”

        故意装作回忆的样子,瘪了瘪嘴说:“她塞黑黢黢的煤灰给我,我吐出来了,她打我,还说她妈妈是府里的管事嬷嬷,老子是帮姨娘管庄子的,说要谁死谁就得死的,我也不懂。”说完还叉腰做出那副嚣张的模样,“她就是这样指着我的鼻子骂的。”

        拍了拍墨清越的肩膀,让她把脚放下来,“你啊,这种事记那么清楚?这般没规矩的动作也就一个下人做得出来。”

        “我就很好奇了,在墨家,这个佩儿到底多大能耐,她爹妈是天皇老子?还是府里老爷,要谁死谁死?你们几个,把那个佩儿,我倒是要问问了。”萧南意的话柔柔的,却似乎完全不可违背。

        “夫人,这些事情明日白天再审,现在晚上的?”墨城也觉得这个事情太过操之过急了,墨清越忽然说:“万一,这丫头明天被吊死啦咋办啊?”

        “呸呸呸,你一个名门闺秀的,说什么死不死的。”萧南意完全是轻拍了几下墨清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嘴开了光的,“夫人,佩儿在屋子里吊死了。”

        萧南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墨清越,只见她也只是歪着头,“丫鬟姐姐,我想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丫鬟有些受宠若惊的,只敢低着头,“小姐您说。”

        “佩儿吊死的时候,脑袋是仰着的,还是低着的呀。”墨清越的话很平静,完全没有情绪波动,嘴角也是扬起的的,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丫鬟咽了咽口水才说:“是仰着的,像是向天哭诉一样。”

        “老爷,老爷,佩儿是冤枉的,她死都要向天申冤呀。”常氏爬到墨城狡辩,边哭边说,墨清越忽然笑了,笑得有些骇人,“头扬着呀?上吊自杀的人,头是仰着的吗?”

        “清越,你还懂这些?”萧南意疑惑的问着,眼神中闪过很多东西,墨清越眼神清明的说:“我听舅舅讲故事,说只有绞死的人,脖子才会上扬呀?难道不对吗?”

        “南风怎么尽给你讲这些东西,你倒也不害怕?”萧南风摸了摸她的头,墨清越用头顶蹭了蹭她的手。

        萧南意很难相信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真的是萧南风告诉她的,但是...墨清越也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事情,除了有人刻意告诉她,她想不到第二种理由。

        “这个事情,我会让人调查的。”墨城听到这话也不会不懂什么意思,之前那些欺辱了墨清越的,都被殿下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嘴上说的不管墨家家事,但是连根拔起的事情,太子做的很毒辣。

        “不着急,我原本也不是要佩儿的性命的,只是想知道,老庄头和佩儿是什么关系。”萧南意手上搅动着热汤,吹了几下,喂到墨清越的嘴里,“可还烫着了?”

        “嗯,好喝的。”似乎没听到之前那句话的意思,墨清越也只是淡然的喝汤,老庄头这个名字对于墨清越是很陌生的,“娘亲,老庄头是谁啊?”

        “清越还记得你摔下池子的事情吗?”萧南意也是故意一问,眼神还时不时看了看常氏,“要不是你三舅舅,你就真的成小傻子了。”

        墨清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着说:“舅舅说我不是傻子,而且...我记得...好吓人啊,我就靠着栏杆,一下子栽下去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夫人在南山还发生了这等事情?”磨成拍了桌子站了起来,瞪了一眼常氏,“哎,莫不是管庄子的是老庄头?南山别院的围栏年久失修也是有的。”

        “年久失修便怪不得谁来?只是那端口是整齐,只有上面的缺口多了些毛刺儿,真的腐蚀是这样的痕迹?”萧南意反问,“我虽说是国公府的小姐,自小也是跟着娘苦日子过来的,栅栏被压断是什么样儿,被切开是什么样儿,我见的不少了,想用意外诓骗的,也该用用脑子吧?”

        “夫人是觉得有人有意为之?”

        “大人不这样觉得吗?”才说完,指了刚才进门禀告的丫头说:“佩儿的尸体直接扔了乱葬岗,这般欺辱嫡女的丫头,吊死她算是便宜她了。”

        看着萧南意眼中的狠劲,是墨清越从我给见过的,和上一世那个温婉的墨清越几乎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