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8章 血迹

第38章 血迹

        歪歪扭扭的躺在草垛子上?也许那个时候已经被杀了,只是是谁把人搬到这里来了?这里一定不是第一现场?没有听到很大的声音,而且....墨清越想了很久,只是始终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要塞到这里。

        “小姐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可是吓着了,我扶您下去吧,您要是吓着了,我们不好交代。”玉竹第一时间把墨清越扶下去,此时县太爷忽然大喊:“那个...不知道小姐姓甚名谁啊?此次帮了大忙。”

        “你们无需知道她是谁。”舒炳文打大手一拦,直接把人搂怀里,这身黑色的衣服便知道身份尊贵,县太爷更是不敢说什么,“是是是,这次的亏了小姐的帮助呢。”

        “她只是不小心发现了什么而已。”舒炳文完全不知道县太爷说的是这个,只是眼前的人都这样说了,“欸,好奇怪哦。”

        舒炳文低下头看了看墨清越,轻声问:“怎么啦?可是吓着了?”

        “那个血痕好奇怪,是拖拉式的还是断断续续的?正常来说头上都开了那么大的口子,不是应该会流很多血吗?”稚嫩的声音,却说的很清晰,几个衙役翻开了尸体的头发,的确伤口很深,但是只有伤口周围有血迹,并且不算多。

        “头发还是湿哒哒的,难道是被人在下雨的时候拖过来的?”衙役小心问着,墨清越只能确认的是,这具尸体应该是被移动过了,头上的大量血迹是在雨水中冲刷过了,所以现在要找第一现场。

        “对了,刚才是不是有人说他歪歪扭扭地躺在草垛子上,你们几个下去看看,草垛子是不是有血迹。”

        县太爷一声令下,几个衙役纷纷跑了下去,舒炳文有些疑惑地看着墨清越,低声问:“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不知道呀,只是我觉得奇怪,这个和舅舅告诉我的不一样,我就问一下呀。”抬着头仰着脸,似乎完全没有欺骗的眼神,“就不该让南风告诉你这些事情,女孩子知道这些做啥。”

        “有趣呗。”随着玉竹她们走出了门,墨清越忽然想到早上遇到的那个大汉,只是应该不会那么凑巧吧?

        对着玉竹耳边嘀咕了几句,玉竹先是很惊讶,却在墨清越的催促下,跑下了楼,“总觉得你脑袋瓜子里藏着很多奇怪的东西。”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被人杀了要藏在我们这里呢?不可能没理由吧?”

        舒炳文抱胸笑着问:“清越觉得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呀,所以我让玉竹去帮我问问,我猜对了可有奖品?”一脸期待地看着舒炳文,他却拍了拍他,“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等你猜对了再说吧。”

        因为那个房间出了凶案,客栈没了别的房间,墨清越她们搬到了军营去住,特地留了一个小帐篷。

        “玉竹情况怎么样呀?”

        玉竹气喘吁吁地说:“小姐猜得没错,那个客栈长期都是村子里自己住的,价格太贵,几乎没有外乡人住,现在住在那里的外乡人一个是我们,好像是个书生吧,只是他住的人字号房。”

        “县衙那边有查到什么吗?你回来可打听了?”

        “打听了,听说是在草垛子那里找到了个锤子,草垛子外面的草没问题,但是,朝里面的全是血,只是很奇怪,朝外面的居然是干的。”说完话,玉竹忙压低声音说:“小姐,你打听这些做什么,难道要破案?”

        “我只是好奇,想要猜一猜罢了。”忙插科打诨的,更是傻乎乎的说:“我猜对了,大哥哥说要给我买好吃的呢。”

        果不其然,能把里面的草垛翻出来,印了血痕的翻进去,那就是要很熟悉,而且是要有预谋的杀人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不然他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人不在房间...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是那个大汉?早上闻到的血腥味?以及他习惯性的往腰上摸?

        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不归自己管了,还有一个想不通的是,这个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会梦到呢?

        “小姐,还好你提前发现了那尸体,要是我们走的时候才发现,岂不是要诬赖我们啦?”百合这么一说,墨清越的脑袋一下子全部空明了,的确要是他们走的时候才被发现,或者人不见了再被查,那就会很耽误时间了。

        到时候即使说得清楚,也需要很多的时间去应征,所以,是有人要拖住他们?这个可能性在墨清越的脑海里无数次闪过。

        舒炳文撩开门帘正进来,墨清越一下子站了起来,跑到他的面前,“问你个事情,舅舅这次下乡是去做什么的呀?”

        “南风是巡查此次秋收的情况,怎么啦?忽然想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舒炳文被他这个动作吓着了,伸手想要拉住她,她却回头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秋收?”

        她记得萧南风是户部官员,所以这次只是单纯得去查秋收之事吗?那为什么会有人要拖住他们的行程?

        墨清越猛的一回头,速度之快,只差没扭了的脖,“那大哥哥你也是去看秋收吗?”

        “马上秋汛了,我是去坝上看看,顺便把你送到你舅舅手上,小傻瓜,你忽然怎么问这些了?”舒炳文席地而坐,看着似乎在思考的墨清越,也觉得好奇,莫不是这个时候,小丫头是清醒的?

        坝上?难不成其实那些人要拖着的是舒炳文?上一世的确有汛期决堤的事情,这次去的舒炳文,莫不是要把那些事情算在他头上?

        “莫不是你担心我?”

        “嗯,我担心大哥哥,别人都说洪水无情,大哥哥你要小心些哦。”说完伸出自己的小指头,笑着说:“大哥哥,你可以答应我,回来了给我买冰糖葫芦吃吗?”

        心弦一丝一丝的的被拨动着,暖意无尽的散开,伸出了自己的手,勾着她的小指头说:“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回来,给你买糖葫芦吃。”内心想着的便是:更要好好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