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1章 抓黄鳝

第41章 抓黄鳝

        天还蒙蒙亮,萧南风策马而来,舒炳文是想把墨清越亲自送到住处的,但是墨清越却说:“那大哥哥是不是就要绕路啦,我在这里等着舅舅便好了。”

        不舍把人丢在这里,便只好陪着她等,好在萧南风一收到消息,匆忙换了衣服便来接,当真没耽误多少时间。

        此时的墨清越蹲在路边,看着可怜兮兮的,眼皮都开始打架了,萧南风见了很是心疼,收到父亲来信,说是太子亲自护送,想着没几日回去了,何必送墨清越来此吃苦,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老父亲拗不过墨清越的撒娇耍赖的。

        “多谢殿下护送。”拱手一礼,舒炳文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怀里的墨清越都已经累得耷拉着脑袋在他的怀里,“顺路罢了。”

        “愿殿下此去一路顺风。”

        刚说完话,墨清越似乎嘀嘀咕咕说了什么,萧南风微微一笑,“清越说让您注意安全,你还答应了她的糖葫芦。”

        “哼,她的心里眼里满满都是吃的。”嘴上说着这话,心里却是有丝甜蜜的,策马而去,扬起了万千尘沙。

        墨清越悠悠转醒的时候,看着不熟悉的地方,有些发懵,转身看到空荡荡的房间,脑海里闪过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这里是驿站呀?真的好破哦。”

        “小姐你醒啦?舅老爷去了田里,说是看看秋收的情况,中午便回来啦。”玉竹给墨清越擦了脸,她倒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着说:“走,我们去田里看看,看看能不能抓这些好吃的啊。”

        “小姐,田里脏得很,您还是乖乖在屋里待着吧。”

        墨清越最是不喜欢像个大家闺秀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喜欢自由的生活,穿了鞋袜,拉着两人,便往外跑。

        秋日里的果实都成熟了,只看到村民都在忙着秋收,连年纪很小的孩子,也在帮忙,“你们看呀,麦子都熟了呀。”指着远处的麦田,黄灿灿的好看极了,玉竹和百合都是宫里出来的没见过麦子,都是一脸懵。

        “啊哟,小姑娘很厉害吗?知道哪个是麦子,现在城里的大小姐都不知道的。”田里的村民说着一口夹杂方言的话,墨清越都觉得这个是常识了呀,指着近处的便问:“这个是红薯吗?我都没见过它挖出来前的样子。”

        “是啊,是啊,小姑娘可要拿些尝尝,可糯了,今年的红薯可好了。”只见几个村民拔了红薯塞到墨清越她们面前,怎么推拒都没用,没得法子,让玉竹赶忙给了银两,“啊哟,不值钱的,给那么多。”

        “清越你怎么出来了?”萧南风一身泥的走了过来,打算看看这边情况,看到墨清越,正准备说什么,几个村民一看是萧南风,“莫不是,这是萧大人的夫人?那更不能收钱了。”

        “不是,这是我外甥女,硬是顽皮的要来看看的。”萧南风面露难色,墨清越却笑得很开心,“看来大家很喜欢舅舅呢。”

        “萧大人人可好了,明明是个大官还和我们一起下乡。”

        “是啊呀,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呀。”

        不少村民围了过来,不是塞红薯,就是塞梨子的,墨清越只听说过以前美男会被塞水果,现在看到自家舅舅被围得左右为难,她都会觉得有趣得很。

        “走,带你转转吧。”终于被村民放了的萧南风,衣服已经被挤得七歪八扭的,“前面是鱼塘,这边都是麦子田,其实偶尔让你见识一下也好。”

        墨清越走到麦田旁,只看到水底下似乎有泡泡,“舅舅,田里是不是有黄鳝啊?我看到有东西游过去了。”玉竹过来瞧了一眼,有些吓着了:“这黑黢黢的小蛇是什么呀,看着有些吓人。”

        “舅舅,真的有黄鳝,我们可以抓回去吃吗?”墨清越撩起袖子就准备开始抓了,萧南风笑着说:“黄鳝可是滑的,你莫要被咬着了。”

        萧南风都默认可以了,墨清越撩起裤子,便进了泥地了,忽然有看到泡泡,低头去抓,感觉滑溜溜的感觉从自己的指尖划过,“让它跑了,我就不信了,我抓不着它。”

        午后,萧南风惬意的坐在田边,百合陪着墨清越在田里抓黄鳝,看着这样宁静且欢乐的日子,他甚至有些憧憬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远离那些权力的喧嚣也不错。

        “舅舅,你看我抓了好多。”墨清越也顾不得手上的泥,直接往脸上蹭,拿着两个小筒子便走了过来,萧南风直接把人抱了出来,“给我瞅瞅抓到了多少。”

        看到桶子里的东西,萧南风直笑,“你啊,忙活了一个下午,黄鳝没多少,都是泥鳅呢,只是你外公不在这,他呀,喜欢将泥鳅炸了当下酒菜呢。”

        “那我们把它们带回去?”

        “小呆瓜,带回去可还有活着的?”把筒子接了过去,交代了小厮,让厨房料理了,“给你备了热水,还不去把身上的泥洗一洗”

        “少爷,墨小姐这样,当真是一点规矩也没有,您也不说说?大家闺秀的去泥地里抓泥鳅?”小厮小声询问,看了看墨清越,再看了看萧南风,“毕竟以后要嫁人的,,,”

        “她乐意是怎么样的便说怎么样的,难不成镇国公还宠不起一个女娃儿了,她只要保持这样就好,大家闺秀就该是矫揉造作的?”眼神严厉地看着小厮,声音更是冷的结冰,“还有,她的事情,轮不到一个你说三道四。”

        回到了住处,墨清越已经换了衣裳,只是萧南风没在前厅寻到她,一问才知道去了小厨房,笑了一声,走到厨房,“清越可是嘴馋了...”

        有一点诡异的场景出现在他面前,只见墨清越一手抓着一条黄鳝,一手抓了一大把盐,从上往下撸,听到萧南风的声音,转头便看了眼才说:“舅舅,你等一下啊,这里的厨子都不知道怎么把黄鳝洗干净,这样会腥的,我帮一下忙。”

        “你怎么会知道要怎么处理黄鳝的。”

        “以前没东西吃,会去水沟里掏,运气好的话,还能抓到老大的呢。”口气很是轻描淡写,但是似乎这些话让萧南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