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3章 莫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第43章 莫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墨城摇了摇头便说:“要说其他人我便也可能相信,若说是清源传出去的,她自小就在母亲身边长大,她陷害清越对她有啥好处呢?”

        “老爷,你不会觉得,清越之前几年被欺辱当真只是常氏作的孽?”萧南意反问,墨城咽了咽口水,第一时间反驳了,“如今尝试都去了北边了,你还想如何?”

        “如何?常氏一个妾室再怎么得势,府里的那些丫头嬷嬷都可调动了?还不是得禀明了母亲?能把清越身边的人全部调走,她一个人办得到?整整十年,老爷你全然不晓得?老太太全然不晓得?”

        萧南意泪眼婆娑,她知道很多事情作孽的不是常氏,她只是做了的那个人,那些明知一切还漠视的人,才是最可恶的。

        “或者,老爷您便和我说了,这十年你没去见过清越一眼,所以你不知道她的处境,老太太没去关心过清越一分一毫,才让我的孩子如此这般,哼,亏得您还是她亲爹呢,说清越不和你亲,你觉得有啥资格让她原谅你。”

        一字一句刺痛了墨城的心,看着萧南意满眼怨恨,他反驳不出一句话。

        “现在还敢那这样的话来刺我,刺我的孩子,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要做出代价,当年若不是大师所言,我会隐忍至今?”萧南意说完话,往内院走,墨城愣了好一会儿才追了上去。

        镇国公府自从墨清越来了,也热闹了不少,只是萧南阙和萧南溪之前算是得罪了墨清越,不敢说什么话,嘀咕几声也被萧老爷瞪了。

        “爹,我觉得吧,即使那个常氏对清越是不好了一些,毕竟得了病,还得看...”萧南阙像是一副菩萨心情的说着,说完看了看萧南溪,他不敢违抗父亲,低着头不敢说话。

        “姨姨,你怎么的知她生病了?你见着了?”被这么一呛声,萧南清的脸色更难看了,“外面都这样说,还能假了?难不成还用生病诬赖了你?”

        “哦,有没有诬赖我是不知道,传言未必是真,传言还说常氏养大我呢,的确啊,那天让姨姨也尝尝常氏用什么东西养大我的。”墨清越笑得很冷,萧南风忽然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怎么和姨姨说话的,大家都知道就好。”

        “是啊,我只是可怜那个常氏而已,你不愿意原谅还和我生气。”萧南清一副委屈的样子,“对对对,你受了苦,活该那人也受苦,你才乐意是吧?”

        “姨姨是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日子,永远不会知道我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或者可以考虑先让姨姨吃个三天馊了的酸水,在你饿的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给你半个发霉的馒头,床上地上全是蟑螂老鼠,没人伺候你,也许这样过个一个月,姨姨就会大概知道我过的是啥日子了。”

        忽然墨清越做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觉得再抽个几鞭子,大冬天的丢水里,大夫也不用请了,发个热,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等到了这个时候,姨姨您再告诉我,我养的怎么样?”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这些不是她杜撰,而是她亲身经历,甚至更惨的也有。

        “南清怎么都说是镇国公的小姐,怎么轮得到人这般糟蹋。”萧南阙心疼妹妹,只是刚说完这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墨清越,“清越...我的意思是...那个常氏的确该死。”

        对于一下子脑子清醒至此的墨清越,萧南风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有条不紊,逻辑清晰,证据摆在面前,让人无力反驳,他都快不相信,这个是墨清越,还是那个呆呆傻傻的墨清越吗?

        说完话,墨清越转身,抓住萧南风的袖子,“舅舅,我不吃了,我要回去了。”

        好像刚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刚刚的那些话都不是她说的,王氏也苦笑了两声说:“清越的确是受苦了,那常氏本就罪有应得,你们几个,怎么说都是清越的长辈,不晓得心疼孩子,还在那里听信谣言,一个个脑子里塞得是什么玩意。”

        “娘...这个...无风不起浪啊。”萧南清还想辩解什么,萧老爷忽然站了起来,“无风还有三尺浪呢,一个个啥都知道的,还在和外面那些无知之人搅和在一起,就是笨上加笨,回去好好吵家规。”

        两人哀嚎了几声,被萧老爷瞪了一眼,不敢说话,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回去吵家规,萧老爷咳嗽了两声,“南风,你把清越送回去,然后到书房来。”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墨清越继续发呆,他的记忆里上一世的萧老爷,对外的死因是病死,但是当时就存疑的自己,收到的消息是萧老爷是被活活气死的,原因还说不明,只是如今看来,萧南阙和萧南清是重点。

        “玉竹姐姐,我有件事情不知道哦。”

        “怎么啦小姐,有啥事不知道啊?”

        “二舅舅怎么说都是举人,怎么天天在家呀,也没见他去太学读书什么的呀,像个闲人。”

        萧南阙现在只是举人,应该需要去太学上课的,以准备两年后的科考啊,只是现在的他像个浪荡子。

        “这...奴婢只晓得也不多,只听说上一届科考二少爷落了榜,之后变这样了,这些还是外面传的呢,可能...等着荫封吧,这比科考要快的多了。”玉竹挠了挠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把一旁的百合喊了过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百合点了点头便跑了出去,“小姐这是和百合有了小秘密?”

        “才不是呢,百合样子老实,但是人可灵活了,让她去打听打听,你是实心眼,不好做这事情。”两面都夸了,都不得罪,玉竹只是笑了笑,她心里知道,殿下给小姐挑的自己和百合怎么可能如眼前看到的那么简单。

        “玉竹,明日我们去茶馆看看吧?”

        “那些地方人多嘴杂的,还有些乌七八糟的人。”

        “我就是要去人多嘴杂的地方,给我准备一件男子的衣裳啊。”

        ------题外话------

        加更来啦,喜欢的小可爱们可以收藏,有建议也可以告诉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