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4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44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穿了一身男装,看着不像哪家少爷,倒像是偷跑出来的小团子,玉竹和百合怎么劝,似乎墨清越都不乐意,铁了心一定要去,他们也不敢瞒着,镇国公府的几个倒是很乐意墨清越见识一下。

        就一点,注意了安全,玩得高兴便好,别在意闯不闯祸,都衬得起的人。

        这话是镇国公说的,的确霸气,墨清越得了话,只差没有耀武扬威了,还是乖乖巧巧的,这倒是自己的意思。

        到了茶馆,小二见是个公子,赶紧迎了进来,“公子喝些什么,吃些什么,我们这都有,可都是好货呢。”

        “来三杯极品的君山银针。”

        茶,这玩意儿,墨清越可熟悉了,每次都好茶新茶,叔炳文定是第一时间拿了赏她的,所以嘴也刁的很,不是好茶叶,都下不去嘴,这些日子在墨府也罢,在镇国公府也罢,那些茶叶都是舒炳文提前赏了,备着的,生怕她喝不惯。

        “小姐,我和玉竹和白水便是了。”百合忙阻拦,墨清越笑着说:“喝呗,你们和我一起也该养刁了嘴,白水喝的惯吗?”

        “吃的有要什么吗?”

        墨清越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干果我不喜欢,来四鲜果,挑时宜的便好,两酸甜和四蜜饯便好了。”这一流利的说词,玉竹和百合都快拍手了,“小...少爷吧,有时候脑子清楚,有时候傻,现在是脑子清楚的时候?”

        小二有些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的问:“少爷要点些啥?”

        故意想要一番卖弄便说:“酸甜砌香樱桃和相思梅儿,蜜饯就要蜂蜜桃条,桂花金桔,也不知道您这有没有,还有便挑着最时兴的上吧。”最终原因是,不知道....因为不爱吃蜜饯,所以不知道有啥最时兴的。

        小二听得一愣一愣的,忙慌忙点头去了后厨,玉竹和百合被唬的也是一愣一愣的,“我们家少爷居然还懂这些,看着每次您被殿下欺负的一愣一愣的,现在看来,殿下才是那个被唬弄的。”

        “我在书上瞧见的,也没吃过,尝尝呗。”忙打哈哈,这次来还是想要打听一些事情,这些鸡毛蒜米,八卦信息在茶馆该是说的人多。

        的确,茶馆人多嘴杂的,有遛鸟的,有唠嗑的,还有卖艺的小姑娘。

        “你们听说了不,前阵子傅必居出了事,是太子殿下出的面哟,京兆府的人还没到呢,太子的人已经在救人了。”

        “谁说不是呢,我也听说了,太子还帮忙修路是不?”

        “难怪陛下喜欢点吓哟,为国为民啊。”

        “嘘,一个个脑袋不要了,殿下也敢说了。”

        “墨家小姐那是听着了,殿下怎么会喜欢这么个傻姑娘啊。”

        “京城的名门闺秀那么多,听说就中意那个傻的。”

        “你们说的,就是那个把姨娘赶出了家门的?”

        “嘘,赶不赶出去不晓得,但是传言是这样,这几日都不敢乱说。”

        果然,这些话在这地方传的最多,今日早上,百合打听到的消息,这些传言好像和墨清源有关,虽说她不能让人止住谣言,却也要让她调转了风向。

        和百合嘀嘀咕咕说了什么,百合点了点头,装作谁家妇人,和刚才那几个人攀谈起来。不得不说,百合的交际能力的确是好,没几句话便聊上了。

        “您说的是真的?”

        百合故意看了看周围,那人拉到一边才说:“我家那口子,是在墨府里头当长工的,前亲眼见着的,那姨娘啊,塞些霉的坏得给那墨小姐呢。”

        其他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你不会说谎吧,一个妾室还敢欺负嫡女了。”

        “是啊是啊,怎么可能啊。”

        百合故意压低声音说:“你们想想啊,墨家大夫人可是前段时间才回来的,不在家谁管?那姨娘生了一子一女,得宠的很呢。”说完话,假装要走,却被喊住:“你还知道些啥呀,说来听听。”

        “你们都不信的,我说了作甚,回去了回去了。”继续装着不愿意说的样子,却被另外几个小妇人拦着,“哎呦,说说吧,我们几个不也是无事,就听听。”

        “那你们别说出去啊,说出去可就惨了....”

        听着不远不近的地方,说叨着自己的事情,墨清越似乎已经可以面不改色了,“这样真的好吗?”

        “我只是说出真相,不急,这个只是第一步,人家都说假的说了一万遍就成真了,我便让假的,还是假的。”这个只是调转风向,关键还是要引流,这个可是她在现代看娱乐新闻得到的教训。

        “玉竹,那个门口的可是徐若云?”墨清越后下巴指了指门口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玉竹看了两眼点了点头,“是的,她好像在等什么人。”

        她们三今日都乔装打扮了,倒不怕她徐若云,一会儿一个身材瘦巴巴的人走到门口,徐若云再看了看里面,便也走了,“莫不是,这个是徐家大少?”

        “应该不是,尚书家的大少爷听说英俊潇洒,这样子怎么都不算潇洒吧。”

        百合到处说了一通,装作自己那口子要回来了,也走了出去,当初为了怕人跟踪,特地让她往西市走,然后绕回来。

        第二日一早,也不知道谁干的,满墙满地都贴着墨清源的事迹,至于是那个事迹便是那偷了镯子还偷钱的,原本墨家还想压着,现在全京城都知道了,甚至传的更难听的都有。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徐家收了银子还敢往外说了?”墨城拍着桌子说,墨清源已经哭出了泪人,“徐家不是这般不守信用的人。”

        “那还能是谁,家里知道也就你我还有清源...”

        “爹娘和我自然不会说的,莫不是清越妹妹说漏了嘴。”

        萧南意冷笑说:“清越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情,当时也只是问她出没出去,这事我和老爷都没告诉她,她也没跟着去学院,没的源头就想栽倒清越身上?”

        “夫人莫急,清源也只是猜测,清越不知道自然不会传出去,现在应该想着怎么收场。”墨城赶忙安慰萧南意,他自然也不相信那个傻的女儿会做这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