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3章 离家出走

第53章 离家出走

        “清越你过来。”用了晚膳,萧南意让墨清越去了书房,墨清越很自然的站在萧南意的面前,无论墨城怎么喊,怎么哄,好像都不乐意的很。

        “你看看你这段时间可多去看看她了?但凡你多去和清越聊聊,她也不会这般躲着你。”萧南意拉着墨清越的小手便说:“李嬷嬷和我说了,你规矩学得很好,娘亲也不想你诗词歌赋样样都会的,起码得认字不是?让你爹爹拖了人,下个月初一我们便可以去上课了,清越可高兴。”

        高兴,高兴你个大头鬼高兴,搞得我自己多乐意一样,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乐意,却还要假笑。

        “娘亲,我不要去上课,可以让舅舅教我识字,我不要别人教我。”使劲撒娇,想让萧南意打消这主意,偏偏这个家最镇得住墨清越的也就萧南意了。

        摇了摇头,还不忘板起脸孔说:“那可不行。虽说南风的确学富五车的,但是他肯本压不住你,你一撒娇一哭一闹,还不是要啥给啥,这次让你去学堂,是要你和别人相处,可别老闷在家里了。”

        “那你让我出去玩吧,我就不闷在家里了。”

        “你想想你几岁了,现在再不收收性子,以后还不野惯了?不成,这个事情便这样定了,下个月初一便去学堂,没得商量。”萧南意打定了主意,墨清越假哭了几滴眼泪,然后眼神中闪过了什么。

        之后几日墨清越装哭了许久,萧南意都没打消这主意,哪怕是萧南来哄,都是无济于事,墨清越索性将计就计把自己关在房里。

        夜黑风高夜,最适合偷溜,收拾了自己小包袱,穿了一身都快拖地的男装,那百合和玉竹迷得十足十的,还是从原来的狗洞爬了出去。

        “现在是城门肯定关了,不如现在去西市逛逛,这样也好掩人耳目。”打定了主意,墨清越便往西市去,大齐的夜生活可是很丰富的,除了东市和南市晚上有宵禁,西市就是夜夜笙歌,24小时不停的。

        “哎哟客官您请,今天正好有异域的舞娘,您算是来对地方了。”小二招呼了墨清越进了酒楼,放下包袱,压低嗓子便说:“来二两烧刀子,两碟小菜。”

        “好嘞,您稍等。”

        “哼,你还点酒呢?你可是沾一点就倒的人。”一个美艳的女子坐在了她面前,墨清越似乎也不忌讳,笑着说:“到了酒楼不点酒不是更扎眼?不喝就是了。”

        “就你心细,怎么想着这个时候来捧我的场?”女子很自然靠在墨清越的肩上,笑得很灿烂,还不忘伸手摸了摸她的胸口,“你啊,那么瘦小的肩膀,倒也靠的舒坦。”

        “我可撑不住你的体重啊,起来吧。”被这么一撩拨,墨清越都觉得不好意思了,笑着说:“我是无处可去了,不跑来求你收留,不然我不饿死啦?”

        女子妩媚一笑,在她耳边轻声说:“未来的太子妃,还会饿死?”

        墨清越一把推开,面露难色,“那是你们的臆想啊,我可是从来没答应过,也没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和一堆人抢,我没这本事,也没这能力,谢谢您嘞。”

        眼前的人对于墨清越来说算不上陌生,也算不上熟悉,因为这位美女正是她在这个时代的NPC,至于为什么是陌生呢,因为她的身份是酒楼老板娘,上一世完全没在意,想着一个妃子有个酒楼老板娘的朋友没啥用、

        直到这一世两个人再次遇上,她并不打算进宫,也打算好好过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以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需要人脉关系,才再次联系了上的。

        女子更是妩媚的将手搭在墨清越的肩膀上,上半身几乎就贴在她的身上,笑着说:“你也不怕我把你卖了。”

        “我对你,不还是百分百信任的,不然我敢来这?”

        女子看墨清越眼神坚定,忽然觉得无趣的很,甩着帕子便说:“我还怕你连累我呢,最多收留你一个晚上,后日就给我走。”

        “您放心,不用后日,明日一早我便出城,但是要麻烦你给我安排两个人,掩护一下。”墨清越早有自己的打算,她需要在墨家还没发现自己不见之前,便出城。

        “你就这样不管我了?”女子反问。

        墨清越忽然大笑着说:“酒楼都开到北方了,还怕我跑了不成?我出了城,会和你再联络的,至于暂时躲哪里我都还没定下来呢。”

        忽然女子又靠了上来,“城东十里,有座尼姑庵,你要是没地方去便往哪里,想来这个位置,她们找也不会往哪里。”女子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墨清越只是点了点头。

        “你可要想好一个理由。”

        “你觉得一个妇人被丈夫和公婆拳脚相向,实在怕死,逃了出来你觉得如何?”

        女子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我是不是还得把你打一顿?身上没些伤痕不好吧?”

        墨清越忽然撩起袖子,身上都是之前故意蹭出来的淤青,还有之前时间久了的疤痕,指了指自己的脸便说:“找人把我脸上划些痕迹,你找两个人出了城追我不是更好?”

        明知是半开玩笑的,女子的眼中还是露出了微妙的神情,“无论是谁看到你这样,都该心疼了吧?”

        “但是我要的并不是心疼不是吗?”

        许久两人没说话,掌柜的喊了女子过去,酒楼里响起了音乐,周围的人都在欢呼,但是对于墨清越来说,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陌生的。

        抬头才看到那异域女子的舞蹈,忽然也笑出了声,“这样平淡的,不就是我想要的吗?只是....跑出来之后就得靠她了。”

        脑中不断思索,不断地在那里想什么,忽然一个男声响起,“没想到,我们的莘公子也会在大晚上来西市啊,还以为大才子都是闷头读书的呢。”

        墨清越抬头看了眼另外桌,不正是莘言吗?似乎还围着别的人,她第一时间别过头,心里默念:没看着我没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