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4章 城东十里地

第54章 城东十里地

        莘言听到这些话只是看了看那几人也没多说什么,低着头只顾自己喝酒罢了,今日的事情让他觉得很麻烦,待完成了交代,已经是这个时辰了,只能独自喝酒,没想到遇到这几个货色。

        “难得有时间消遣一下,几位学兄可要一起?”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忽然眼角瞥见了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肥大的衣裳,拿着扇子故意遮着自己的脸,只是这手...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几个人见莘言好说话,一屁股坐了下来,“还是你懂事啊,这望江楼的脆皮鸭不错,舞娘跳的舞更不错,倒看不出你这般会享受不是?”

        莘言收回自己的眼神,看着这几个人便笑着说:“除了读书不也得知道些别的吗?还差什么还缺什么自己让小二拿来便是,我内急。”

        路过楼梯时,墨清越见那人莘言似乎不在了,才收了扇子,才准备舒一口气,就听到桌子的敲击声,一个熟悉的人已经站在眼前。

        “墨小...”墨清越第一时间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看了看周围,“你可别说见着我了呀,我这个是离家出走,要是被抓回去可了不得。”

        “富裕的生活过惯了?想找点刺激了?”莘言也难得打趣道,眼前的人自己不熟悉,但是却会被她莫名吸引,明明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自己最好不要掺和,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候把自己摘干净,偏偏他似乎情不自禁...

        “才不是呢,我爹娘让我去女子太学,我不乐意,就离家出走啦,我最不喜欢那些诗词歌赋了,我和字都不认识,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在一起呢,讨厌。”

        被墨清越的说法完全逗笑了莘言,掩嘴笑着,“什么叫你们都不认识啊?去学了便认得了,不是很难,你的小脑袋聪明,定然会的。”眼神中透露出笑意,没记错,女子太学...都在一个地方的,以后还会见到吗?

        怎么可能学得会,上一世才学了几天,只差没把房顶掀翻了去,也只学会了没几个字,要是这次去上学,还不把太学掀翻了?那个时候就是真的有理无理都被罚。

        “我不乐意,我现在这样多快活,不愿意被人家约束着,你们这些才子,自小是备受期待的,我...没人愿意我好的。”墨清越的话很悲伤,莘言似乎有一瞬间,神经被牵动,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我才不要你这个孩子,要不是你...”

        “我以后的孩子要是有你那么厉害,还好看,我都高兴死了。”墨清越撅着嘴自己嘀嘀咕的,莘言似笑非笑,想说什么,忽然听到身后的声音,楼梯处,女子朝墨清越招了招手。

        “我先走了,下次有机会,我们会再见的。”

        莘言忽然拉住墨清越的手,笑着说:“你去哪里,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城东十里。”

        城东十里?莘言的眼神一下很深沉,脸色也变得很差,“那里...”

        “啊哟,喊你半天了,怎么都不理人?莫不是看上人家了?”那人忍不住调侃莘言,莘言转身想要喊住墨清越,却被那人拉走,“晚上还出来溜达的,能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呀,走走,喝酒。”

        “你怎么的和人攀谈上了,这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女子把墨清越带到暗处,她一切都备好了,只等明日把人送了出去,“你去那坐着,给你脸上,搞些淤青。”

        “你不会真想打我吧?我知道你想打我很久了,就算这样有没有特效装啊,我不抗打哦。”墨清越一下子跳了起来,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还要被打?那不行,那很疼,不乐意了。

        女子的嘴角一直在抽抽,一把把人按在了椅子上,声音有些冷酷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揍你一顿,现在还没有这个必要,你给我做好了,我给你拿颜色去。”

        不过小半个时辰,墨清越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乱糟糟的都快飞起来,打结打的好像几十天没梳一样,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我觉得我现在站在我娘面前,她都不一定认得。”

        女子冷哼一声便说:“你大可一试。”

        这个时候可以听到寂静的院子里有轮胎咕噜咕噜的声音,女子想也没想,直接把人拖了下去,“牛叔,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人。”

        牛叔看着一脸脏兮兮的女人,咳嗽了几声说:“这种身板子也怪可怜的,你不说我当真不知道是十四岁呢。”

        “他们不给我饭吃,饿的。”墨清越也忍不住吐槽,自己的身板别说不像十四岁,说她八岁都有人信吧?

        “丫头叫啥呀。”

        “墨...”

        女子忽然一捏墨清越的手臂,她疼的跳开了,有些哀怨的说:“蘑菇...”

        有一瞬间,感觉整个院子都安静了,牛叔忙说:“贱命好养活,呵呵,晚些到你直接坐上来便是了,老板娘已经把车费给我了,到了城外,你自己找亲戚去。”

        “谢谢叔。”墨清越...不对...蘑菇赶忙点头答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的蘑菇,为什么不是香菇草菇。

        清晨的城门口,侍卫们一一查验了进出的人,现在还不算严格,墨清越推测,自己的事情还没被发现,当出城的那一刻,她悬着的心似乎也放下了。

        牛叔到了一村子口停下来卸货,墨清越跳了下来,“叔,普达寺可是往这边走?”

        “是的,普达寺的安远师太可是个大好人啊,你去哪里也好,起码有个容身之所。”

        沿着管道往东走,至于为什么敢走管道,因为人多呀,混在人群里不容易被发现,捡了一根树枝,当作拐杖,十里地,走走还是很辛苦的,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的体力好了,因为走出来的。

        “啊哟,小姑娘啊,你没事吧?”

        几个妇人见墨清越的脚都磨出了血,赶忙过来问,墨清越却笑着说:“没事,早习惯了,有的穿便好了。”

        “我想问一下,普达寺大概还有多远啊?”

        妇人指了指远处的山坡,“往前头走,看到那山坡了吗?翻过那坡,后面有个河,就在河那边。”

        所以确定真的是十里地吗?墨清越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