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62章 私生女

第62章 私生女

        萧南意难得脸上没好脸色的,有些生气地说:“他呀现在捧着她的新女儿高兴着呢,哪里管得到我们娘俩。”

        新女儿?谁又生了?不可能啊,自己出去的时候也没见着哪个姨娘怀孕啊,三天就生,那是比哪吒还要牛的存在了吧?

        “姐,和清越说这些做什么?殿下还在呢。”萧南风提醒了一下,萧南意忙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刚想说什么,舒炳文却似乎看戏一般,“清越以后也是要嫁我的,我知晓一下她的家事也不为过吧。”

        说完拉着墨清越的小手就说:“清越也不是以前的清越了,说不准还能帮得上呢,虽说他的爹不靠谱。”

        只差没有白眼去瞪他,拉着萧南意的手,紧紧握着她,“娘亲我们进去说吧,爹爹要是真的敢欺负你,我和舅舅一起去欺负回来,好吗?舅舅。”

        “还说不一样了,不还是小孩子心性。”萧南风看了看萧南意,也笑着说:“有什么事情进去说吧,这事情还是别让爹知道了,免得又生气了。”

        大家进了府,丫鬟给各自倒了茶水,墨清越腿短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的,被萧南意抱在了怀里,神情落寞的说:“前几日清越失踪了,大家还着急找着,墨城倒是像个没事人似的,这也就罢了,他不喜欢清越也不是一两天了,这不,昨日夜里殿下来了消息,说是巡着了。”

        “本该是个开心的事情,我正准备回这继续等消息,谁知道一个老嬷嬷带着一个比清越小的女娃儿,说是墨城在外面的外室所生,现在想让孩子认祖归宗的,我着急来找清越,便和墨城吵了嘴。”

        这话敢情就是墨城不喜欢墨清越,对于私生女倒是喜欢的很,看来他真的不是不喜欢女儿,只是不喜欢这一个而已。

        “大姐,男子在外有外室本就不是大事啊。”萧南风面带难堪,却还是低声说了几句,只是带着私生女认亲,到底是要给谁没脸?

        “外室女也就罢了,听说还是个红倌儿。”

        墨清越忽然哇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瞧着墨清越,她笑了笑说:“爹爹这是狎妓吗?我没记错的话,官员是不能狎妓的吧?”

        “的确如此,这可不是简单罢官就能了事的呀,没想打破墨大人胆子那么大?”舒炳文都快笑出声了,那么大的事情,她都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萧南意低着头有些惭愧地说:“事已至此,定是要和他和离了的。”

        “大家您大可放心,尽管带着清越回来便是了。”

        “我就是担心他不愿让我把清越带回来,我不舍孩子在哪里受苦。”说完,双手更是紧紧的搂着墨清越,“之前就这般欺负,要是我不在了,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折磨我的孩子呢。”

        “娘亲,我有办法,让他不得不放手?”

        萧南意有些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你能有啥法子。”

        “如今他狎妓的事情不还在我们手上捏着了吗?他可是要想清楚了,是想要我呢,还是直接被罢官之后流放三千里呢。”这个三千里是过分了,但是的确官位定是不保了。

        “而且,娘亲,我有都怀疑那个孩子不一定是爹爹的。”眼神中充满了精光,“你可有法子试上一试?”

        墨清越忽然笑了起来,看了看萧南风,“那就要麻烦舅舅去查一查那个女孩子的生辰八字和户籍了,最后可以把贱籍的单子也拿来。”

        萧南风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是笑着说:“这事不难,只是没想到,在外面转了一圈,清越也变聪明了,这次转的值得啊。”

        “所以舅舅是不是该多让我出去玩玩,见识见识,人就聪明了呀?”

        “继续皮吧。”

        舒炳文撑着头看着墨清越,有些失望地说:“你什么事儿都让南风去做了,孤岂不是很无聊。都不给孤分配些什么。”

        “殿下说笑了,我哪敢指使您呀,到时候你往堂上一坐,不就够了?”只要你用身份气势压着墨城就好,如今的墨城对自己没多大意义,看来有人想要用孩子去控制他呢?

        “你现在这身份去,只怕没份量,明日便去给你请一个乡君的封号来,到时候你说话也算掷地有声了。”

        舒炳文看出了墨清越的疑惑,“你救了四公主,给个乡君不算过分的,到时候你就可以指着你爹的鼻子说了。”

        萧南意和萧南风纷纷看着舒炳文,做这些事情不就是在给墨清越铺路吗?

        怎么忽然又牵扯到封号了,舒炳文似乎把事情搞得很麻烦,但是自己有了乡君的头衔是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我成了乡君是不是可以横着走?”

        “那还不行,等你嫁给孤了,成了太子妃了,你就可以想怎么走怎么走了。”

        墨清越哦了一声说:“那我还是正常走吧,横着走的是螃蟹。”

        说来舒炳文做事也快,第二日一早册封乡君的诏书就已经到了镇国公府了,全府跪迎的,萧南阙当时的脸都黑了,没想到她一个国公嫡女还没册封乡君,墨清越一个外孙女倒成了乡君了。

        “清越打算啥时候回去啊?”

        “等舅舅把户籍搞到手,而且我听说了,下个月初三,他就打算把那女儿写进族谱,到时候再去不就成了?不见那户籍,我不安心啊。”墨清越看着手上的诏书,当务之急需要确认好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墨城亲生。

        “百合,你去打听一个事儿。”在百合耳边嘀嘀咕咕了许久,百合开始还有些不可思议,“最好打听清楚了,这个很重要,辛苦你拉。”

        “小姐放心,我一定会打听清楚的。”

        玉竹看着百合,再看看墨清越,有些疑惑地问:“小姐还有什么是不清楚的吗?”

        “月份,以及我爹当年是什么时候和那个女人相识的,如今孩子都那么大了才来认,必是有蹊跷的。”

        “小姐...这些事情想来墨家也是会打听清楚才会认祖归宗吧?”

        墨清越摇了摇头说:“未必,那女人听说是我爹相好的,如今相好的生了个女儿,怎么会怀疑,恨不得早点把孩子认祖归宗,把那女人写进族谱呢,有些细节就会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