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假如在我的世界开和平模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你医他,还不够资格

第六十三章 你医他,还不够资格

        美妇人一边吐槽,一边用枪不断的减缓夜凌的速度。虽然子弹对夜凌没有伤害,但是确实阻止他向前冲的势头。

        高竹竿越大越心惊,这夜凌竟然诡异的刀枪不入。奶奶的,他的实力究竟有多高,一想到这儿就令人不寒而栗。但是还好,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能逃出这该死的医院了。

        滚他娘的仇人,滚他娘的心中暴露。自己的仇人哪怕再可怕,也没夜凌这催命鬼来的恐怖。

        美妇人和高竹竿看着逃生的门,惊喜不已。他们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命,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从前,这种感觉,只应该是他们带给别人的绝望。但这份绝望,他们在今天,深深的感觉到了。

        在俩人的又惊又喜中,大门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眼看两人就要逃出医院的大厅,夜凌用脚尖轻轻的将胖瘦武者的尸体挑了起来。

        他的双手一捞,刚好将两具尸体捞在手中,然后潇洒的将尸体扔了出去。

        两具尸体顿时变成了暗器,活活将美妇人和高竹竿全都砸倒在地。

        逃生的门就在眼前,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但就是这道门,却变成了鬼门关。

        “不,不要!前辈饶命啊,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像一个屁一样把我放了吧。只要前辈您肯放过我,小女子可以做任何事情。”

        美妇人惊恐地瞪大眼睛,她的双眸中哪里还有妖异,只剩下对死亡的恐惧。夜凌逼近的身影,让她整个人都怕到了极点。

        夜凌哪里会放过他俩。

        他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将两人送下了地狱。

        见夜凌毫不手软,一口气杀了四个人,而且这四人都是普通人眼中强大无比,神秘之极的武者。一时间,整个偌大的医院大厅都陷入了更加深沉的死寂中。

        就连对夜凌最为了解的季若彤,也难以置信。本来女孩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夜凌被杀死的话,她救了父亲后,就和夜凌一起共赴黄泉。

        但自己的夜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强大了?这一刻,季若彤很安心。

        夜凌随手将滴着鲜血的匕首扔掉,然后一步一步逼近了季家和刘家的纨绔子弟。

        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随着夜凌的前进而一窝蜂的朝后退。而周一本来就发白的脸色,更是变得惨白没有血色。

        他怕!

        他怕刚刚自己的行为让夜凌一怒之下将他也杀掉。

        虽然自己圣手门实力强大,但夜凌这疯子,显然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属于圣手门。这点自知之明,周一还是有的。

        “夜兄,夜哥。不要杀我!我一定尽心尽力治疗季老爷的病。”

        看着夜凌一直走到自己面前,周一吓得魂不守舍,连忙缩着脖子连连求饶。

        站在顶楼上的刘强,现在已经气的脸都扭曲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受自己供奉,好吃好喝伺候着的武者们。居然如此的弱不禁风,不堪一击。

        这夜凌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身手竟然变得如此了得。

        “少爷!我们要联系警方的人,让警方对付夜凌吗?”

        管家看着监控视频,脸上惶恐。

        “滚。我们养的那些武者是什么货色,你难道不清楚?要是警方来了,查出了他们的底细,怕是还要给夜凌发一个见义勇为,反杀凶残连环杀人犯的勋章。”刘强用手敲着桌面,越想越气。

        “算了,那个夜凌,以医院里的人,也确实拿他没办法。就让他狂妄一下先。你带足人手,今天无论季家老头子是死是活,季家人除了季若彤外,全都给我……”

        刘强在脖子上划了一下。

        季家人他准备今天一个都不要放过。既然夜凌已经杀了四个人了,而且还有监控,那么他把季家人的惨死全都推到夜凌身上,再加上在警局的关系,那就顺其自然了。

        刘强阴狠的冷笑着。

        管家心领神会的退下去布置人手,准备给季家布个天罗地网。

        至于楼下,夜凌对着周一冷哼了一声。

        “季伯父的病,就凭你三脚猫的医术,顶多也就替他缓几天的命而已。想要医治好,你还不够资格。”

        夜凌对周一引以为傲的医术根本不屑一顾。

        周一心中惶然,难不成这小子还请了更高明的古医圣手,不对啊,也没有看他身旁有其他人。

        “若彤,带我去伯父的病房。”

        夜凌看也没看众人,叫着季若彤,然后轻轻的牵住了她的手。季若彤心中发甜。

        虽然夜凌改变了很多,但他依然还是他,自己熟悉的那个他。

        季若彤也不多问,更没问夜凌究竟会如何帮自己治好父亲?她也不管别人,径直带着夜灵朝父亲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摄于夜凌的恐怖,就算是刁蛮任性的季芸也不敢阻拦。

        季伯父的房间属于特护病房,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强烈的中草药味道。

        季伯父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显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在这个偌大的特等病房里,一众人弱弱的跟着夜凌,一窝蜂涌了进去。

        伯父身上插着各种生命维护设备但依旧无法挽回季伯父在不断消失的生机。

        “爸。”

        季若彤看着父亲,忍不住喉咙一股酸,轻轻喊了一声。

        也许是听到了女儿的呼叫,季伯父的手指竟然奇迹的微微动弹了几下。沉重的眼皮,也拼命的想要睁开似得,抖动着。

        但他病的实在太重,终究没有睁开眼。

        季伯父的病床旁坐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这是季若彤的二妈,季芸的母亲。

        她看到季若彤的到来完全没有好脸色,只是冷哼一声:“季若彤,你来干什么?老季有我照顾,难道你还不放心吗?”

        季若彤并未理会二妈。这二妈从小就对她不好,父亲病重后,更是争权夺势,搅得整个季家都濒临破碎。

        可笑的是,她所谓的守着季若彤的父亲,根本就不是真的关心季伯父的命,而是关心她的荣华富贵,和季氏集团的继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