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假如在我的世界开和平模式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我来医

第六十四章 我来医

        妹妹季芸看到母亲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尖着嗓子厉喝一声:“季若彤,我妈在问你话。你聋啦,竟然还装作听不见。”

        季若彤嘴角微微露出苦涩的笑容,自己这同父异母的妹妹被二妈教育的刁蛮纨绔,完全不将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但她却偏偏没有任何办法。

        谁叫她,是自己的妹妹呢。

        只听啪的一声。

        一记清脆的耳光,响彻病房?

        季芸捂住发痛的脸颊,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盯着夜凌:

        “你竟然敢打我!”

        夜凌淡淡道:“你怎么跟姐姐说话的?长姐如母,现在有你说话的份吗?”

        夜凌早就看这个准小姨子不顺眼了。

        季芸想歇斯底里的胡搅蛮缠,但突然想起了刚刚大厅里夜凌杀人如麻,踩死熟人了,她不由得怂了,不敢再乱开口说话。

        谁知道夜凌,会不会也杀了自己。

        这世间就这样,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但看着女儿被打,季若彤的二妈,季芸的亲生母亲立刻站起来,发出尖锐的声音吼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的女儿。你们在那里看什么,季佳,季通,马上叫人来,把这混账给我抓了。”

        季芸的妈叫了半天,但是被她指名道姓的季佳和季通这两个属于自己派系的晚辈,竟然一脸苦笑,没有动。甚至这一群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就连刘家人都不敢吭声。

        顿时,二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眼前这小子,似乎有点来历。

        之后,二妈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周一身上,连忙堆积起笑容,恭维的道:“周一周大师,您终于来了。我丈夫已经快不行了,求周大师您能够妙手回春,救救我丈夫。”

        周一尴尬的笑了笑,在这个房间里,夜凌才是老大。他苦笑着偷偷地瞥了夜凌一眼。

        二妈更觉得不对劲起来。打了自己女儿一巴掌的青年男子,到底什么来历,就连周一都不敢造次。

        夜凌根本懒得理会这个狗仗人势的二妈,几步来到了季伯父的病榻前。他转头看了季若彤一眼,季若彤仿佛明白了什么,用力点了点头。

        ”阿夜,我知道,父亲的病,就全交给你了。”

        两人打哑谜一般的交流着,两人的默契让对方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季若彤甜蜜的望着夜凌,然后退到了一旁。她无条件的相信的夜凌,将季家的一切都赌在了他的身上。

        希望也令,能够在一次创造奇迹吧。

        季若彤也是没有办法。现在的局势变化已经糟糕透顶,整个季家分为几股势力,犹如一团散沙的,拼命都在为自己的利益争权夺势。自己的父亲现在绝对不能死,一旦死了,季家就完了。

        夜凌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季老爷的手腕上,发动了医疗术。他体内的能量猛地冲入了季老爷的身体,绕了一圈后,又将信息带了回来。

        季老爷的情况不容乐观,比上次夜凌来偷偷探访的时候又糟糕了许多。

        不过,这种事他早已经预料到了。

        周一见夜凌外行的将手搭在季老爷的手腕上,那生疏的手法让他直摇头。他忍不住道:“搭脉的手法不是这样的,况且季老爷体内於血於积,已经堵塞了大脑的毛细血管。现代医学已经毫无办法了,只能用我们圣手派的秘药梳理经络。”

        说实话,周一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将季老爷的情况说的八九不离十。

        季老爷几个月前因为中风摔倒在地后,造成了颅骨损伤。通过造影拍片,医生发现他的大脑中早已经长了一个瘤子。就是这个瘤子,阻碍了血液的正常流通。但是瘤子的位置很尴尬,就算用上当今最先进的穿刺技术,也无力回天。

        随着时间日积月累,季老爷脑子的瘤子越来越大,心脏哪怕再用力,也很难将血液压入大脑。而且通往大脑的大部分血管,也被瘤子堵住,如果不是因为先进的生命维持技术,季老爷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季家请来唐国许多有名的外科医生和颅脑专家,但所有专家都摇头称救不了。

        “这种颅脑损伤和恶性肿瘤,西医当然是救不了的。”涉及到专业,周一屁话又多了:

        “但是我们古医派不同,只要用我们谷古医派的秘药,这季老爷子至少有十分一的机会能活命。当然,如果是我圣手派的老祖宗亲自出马,那成功率高达九成以上。”

        “还请先生救救我丈夫。”

        风韵犹存的二妈,嘤嘤的哭着。她在哭给别人看。

        周一拍了拍二妈的手背,连声道:“夫人,别伤心,我本来就是来医治季老爷的。”

        夜凌冷笑一声:“就凭你三脚猫的医术,你是治不好季伯父的。”

        周一愣了愣,顿时有点愤怒:“我可以尽力而为。”

        自己虽然打不过夜凌,但是被质疑自己的专业,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但其实说实话,夜凌没有说错。周一的医术,确实医不好季若彤的父亲。

        “得了,你出手,顶多就是缓解季伯父,让他多活几天罢了。”

        夜凌道。

        周一脸色变了几变,尴尬的张开嘴,最终又颓然的摇头:“确实,这病的难度,超过了我的医术。”

        这话他确实没有昧着良心。

        一时间,就连季若彤也脸色惨白。就连圣手门的大弟子,也治不好父亲的病。那还该怎么办?她看向夜凌,夜凌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

        “放心,有我在。”

        “嗯!”

        听到这暖暖的话,季若彤真的神奇的放宽了心。或许从前的夜凌一直都不靠谱,但他从来不对自己撒谎。

        从小到大,夜凌的性格就是如此,做不到的事情,从不承诺。他说能做到的,无论多么的不可思议,就都能做到。

        但对夜凌的狂言,周一不以为然。

        隔行如隔山,当初他看季老爷子病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非常棘手了,这病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治疗的。

        不过,他的目的,本就不是医治好季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