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科工狂人在线阅读 - 第067章 实验室逃掉的病人

第067章 实验室逃掉的病人

        大田是一个有着田园风貌的城市,城乡结合得很好的宜居城市。

        道路不宽,但很整洁。

        空气异常清新,并且由于近海边的原因,偶尔能从空气中嗅到大海的气息。

        朝阳从海平面上升起,霞光万道,映着海水一片波光粼粼。

        这时候的月亮,已经提前挂在了西方的天空,要不是天文学家的预告,没人会想到它即将要与东方升起的太阳“重叠”到一起。

        175CM的个头,虽然不算高,却让唐起体验到了这身高带来的尴尬:

        衣袖短,裤管短,上衣被突然粗壮起来的骨架,撑得紧绷绷的。

        为了不让这尴尬显得特别扎眼,唐起一边拉着行李箱,一边努力缩着五肢。

        飞机场有商店,唐起迫不及待地进去买了几套大一码的衣服,这也是这个理工男花在行头上最阔卓的一次。

        以前因为腿短的缘故,裤子都是挑最小码、最短的买,而且还没得试——试和挑,只能选其一。

        现在,他的腿长了两三公分,胯也宽了一两寸……终于不用挑了直接买走了,终于可以对售卖员说:

        “短了,换!”

        “换换换!”

        一买就是好几套,并很快就换穿了一套出来。

        ……感觉说不出的轻松!

        整个人一下子精气神了起来。

        藤原不娶住在邻市——石岩,坐车不远,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藤原不娶上网查看了一下天文信息,得知大田才是日全食的最佳观赏点,于是就在大田下榻休息,并设置好了闹钟。

        可能是基因变异的原因,这段时间以来,唐起饿得特别快。

        ……我需要吃顿饭。

        唐起见藤原不娶已经睡下,只好也躺上了床。

        这时候两人还有时差,但是倒时差的最好办法不是睡觉,而是强行与当地的作息同步。

        想到这里,饿得全无困意的唐起,趁藤原不娶睡着之后,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东林语不通的唐起,走到酒店的前台,想要跟前台对兑一点林币。

        前台对唐币有着陌生感,于是指了指街道对面的一家银行,示意唐起去那里换。

        ……东林国是宅出了名的国家。

        大街上没见到多少行人,对东林国做过功课的唐起,倒一点也不奇怪。

        唐起走到对面的银行时,有一辆绿色的吉普车经过,唐起以为它要停下来,还特意让开了去——结果并没有,只是稍微停了一下,又开走了。

        进了银行,唐起直接掏出唐币,就跟柜台工作晃了晃,也不用说什么,对方就会意过来。

        作为一衣带水的东林国,每年从唐国过来旅游的游客,成为了东林国消费行业的一大支柱,所以在银行替唐国游客兑换硬通币,是银行工作人员最熟悉的业务之一。

        从银行出来,唐起开始找餐馆吃饭。

        这时,那辆抢眼的绿色吉普车,又不知从哪里绕了出来。

        这次唐起注意到车上两个人,开车的是个白人,副驾上的是一个唐国人。

        瞧他俩四处找寻的眼神,唐起就知道他俩是在找人。

        ……绝对不是找我的。

        就在唐起这么认为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差点吓了唐起一跳。

        摸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

        “陈虹!?你怎么……打来了?”

        “哦,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搞电话推销的呢!打了我电话,不等接通就挂掉了,我一看竟然是国际电话,还琢磨着是哪个卖捆绑电话的家伙,把我号码卖到国外去了呢。”

        ……其实我一猜就是你,没想到你这么虚伪,敢打不敢接。陈虹在心里嗔骂道。

        “我现在,在东林国,这可是国际长途,电话费贵得很。没……没事就先挂了。”

        唐起犯起了尴尬,赶紧找个借口挂掉了电话。

        ……我缺这点电话费吗?我缺的是你……

        电话另一头的陈虹,真是无语透顶。

        吉普车上的那个唐国人,大概四十岁上下,理着很精神的寸头——正是听到了唐起这通电话,马上示意那个白人打方向盘,拐了过来。

        车子停在了唐起的面前,副驾上的那个寸头男人伸出了脑袋:

        “小哥,你唐国的?”

        唐起点点头,把手机收进了裤袋里。

        “在这留学?还是工作?”

        那个寸头男人追问道。

        “路过。”

        唐起不是自来熟的人,指了指街对面,告辞道:

        “我还有事。”

        “你自便。”

        那个寸头男人还想聊,但见唐起这么拘谨,于是改变了主意:

        “喂,小哥帮忙留意一下这个人,在这走失了,要是碰上,麻烦给我通个电话。”

        说完,硬塞给唐起一张寻人启示。

        “可以。”

        唐起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竟然是一个东林国的人,年龄大概四十出头,留着两撇小须,有点匪里匪气。

        吉普车开动,朝着另一条没走过的街口,驶了过去。

        唐起扫视着脚下这条大街,没看到有吃饭的地方。

        ……大街后面还有条小街,好像通往市集。

        从冷冷清清的大街,一转入后街的市集,烟火气息马上扑面而来。

        菜市场,海鲜场,饮品店,当然还有餐馆。

        东林国的男女结婚后,一般男的上班,女的就会辞职,呆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就算没有育有儿女,也不会去上班,会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并做好饭菜等着丈夫回家。

        在菜市场能看到她们很贤惠的身影,衣着都很朴素,看着很有礼貌,像居家邻居的女孩子。

        东林国的男人都比较死宅,所以在处男女朋友的时候,都是女的主动。

        男孩子在东林国,会经常遭受女孩子主动邀约,所以长得帅一点的男生,得随时做好被撩的心理准备。甚至丑一点的,也不是没人问津,因为东林国的民众在癖好方面,也是超乎常人想象不到的——只要你能Get到她的点,再丑她也会爱。

        “哇,一可门!”

        “汗撒母!”

        迎面走来两个年轻的女子,在擦身而过时,突然发出夸张的语气音。

        唐起回身冲她俩笑了笑,仿佛回到了读书时,那种情窦初开的日子,看到任何的异性,都会抱着单纯而美好的遐想。

        找到一家中餐厅,唐起要了一份盖浇饭。

        “你是这里的留学生?”

        送饭上来的一个女生,怎么看都是地地道道的东林少女,结果一开口,就是原汁原味的唐语。

        这让唐起很意外,随即忍不住夸赞道:

        “你的唐语真标准,一定学了很长时间吧?”

        “拜托,我是唐国人,跟你一样,是这里的留学生。”

        女生一脸嗔怪地道。

        “可你看起来,也太像东林人了——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是留学生。”

        唐起这反转语,出乎女生一个意料不及。

        “看你一脸实诚样,却一点也不实诚。”

        女生一脸嗔怪,瞪了长着娃娃脸的唐起,然后甩过洗发水香味的一头秀发,忙去了。

        ……对,就是这造作的样子,这才是正宗的唐国女生。

        唐起在心里调侃道。

        吃过饭,招手叫买单。

        “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赶紧跑。”

        又是刚才那个女生,一上来就唆使唐起道。

        “你让我逃单?”

        唐起指指自已的鼻子,即诧异,又生气地反问道:

        “我像是没钱吃饭的样子吗?况且这是在国外,注意点国人的形象好吧?”

        “神经病!”

        女生瞪了唐起一眼:

        “人话听不懂?邻市石岩已经封城了,失狂病毒发生了升级,死了上千人。用不着多久,失狂病毒就是漫延到这个大田来。要不是我错过了最后一班回国的飞机,我早飞回唐国去了。”

        女生这话断层的厉害,让唐起意料之外,但这话又透露出极为重要信息,更让唐起吃了一惊:

        “失狂病毒发生了升级?”

        转念一想,马上想到……那不应该安排我来东林国转机啊!

        国际联合理事会的人,应该知道东林国这里的疫情,却愣是安排唐起跟着藤原不娶一起飞来东林国?

        可惜唐起不知道这里的疫情,又升了级,而且已经严重到千人死亡的地步。要是知道这个情况,他怎么都要自已买票,直接飞往唐国。就算海国没有直飞唐国的航线,他也要从其他国家转机,万万不可能来东林国转机的。

        “往唐国的航班,被关停了吗?”

        唐起只得问道。

        “昨天就关停掉了。560元,谢谢。”

        女生结了单,扭头就走,又甩了唐起一头发的洗发水的清香。

        唐起准备走人,但想到藤原不娶还没吃饭,于是冲着那女生喊道:

        “同样的一份盖浇饭,给我打包,谢谢。”

        话音一落,角落里一个男人举起了手,说了句东林语。

        唐起听不懂,却看到那个女生拎了一份打包好的饭,交给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谨慎地打量了一个门外面的情况,然后闪身走了出去。

        就在那个男人刚刚不经意的回头中,唐起很清楚地看到这货的嘴角边上,留着两撇小须——正是那张寻人启示上的家伙。

        唐起赶紧掏出手机,按着寻人启示上面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对方一听要寻的人有了下落,赶紧嘱咐唐起道:

        “麻烦帮忙跟一下,不能跟丢了。他可是从我们实验室里逃掉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