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大案子

第六十七章 大案子

        且说枔靖解决了三娘和魔胎,回到神室处理了大青,又将各项属性功法捋了一遍,顺便把供品整理出来。

        此刻直接累瘫在床上,随手从虚拟空间拿出一样供品,哟,是大白萝卜啊,放嘴里啃了两口,好像味道还不错呢,真真是累并快乐着。

        鏖战后清点战利品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还有实力提升带来的快感,甚至比她生前得到奖金的感觉更甚!

        枔靖发现,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完全将从心底转变并认同了了现在的身份,并喜欢上这种可以畅快行事的生活。

        恩怨情仇可以直接清算,而不用压抑着,甚至还要虚与委蛇去维持和谐的表象。

        萝卜入口微辣,然后是清香和回甘,很爽口。

        枔靖一边啃大白萝卜恢复精力一边梳理这一天战斗得失总结经验。

        然后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酣畅无比。

        再次餍足地醒来时,枔靖感觉魂力充沛,精力满满,伸着懒腰坐了起来,然后……她又看到了桌上堆积如山的各类供品。

        饶是她已经有过好几次整理供品的经验,但这次供品不管从规模还是质量上都比以前更大更好。

        这次除了常规的香烛纸钱外,里面大多都是整鸡整鸭甚至还有整个猪头……

        还有供奉冒尖儿的白米饭,冒尖儿的各色果品拼盘,糕点小吃也码放的整整齐齐。

        然后,枔靖恍惚听到从这些供品上传来的嘤嘤诉求……

        【求土地神保佑我们新的一年平平安安,风调雨顺…】

        【土地神保佑,新年全家人都健康,粮食丰收…】

        【……】

        哦,原来已经是新年了啊,怪不得呢。

        算起来,她到这个神鬼世界已经近半年时间了啊。

        枔靖将这些东西再次规整好,露出桌上原本就剩下的供品虚影——封印供品。

        这些都是之前……准确地说是去年村民们委托的案子。

        其中一个正是之前于三媳妇许的愿。

        大意就是:某日于三媳妇在村外的旱水沟里淘洗东西,不小心失足落水,正好于三挑着柴经过,便跳下水救她。

        她是救上来了,但是于三被其余村民七手八脚弄上来后却一直昏迷不醒,一直昏睡,直到现在……

        当时因为那些地头蛇都没处理,怕自己离开神室太远背腹受敌。

        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

        原本【许愿录】和【修行录】中大部分都是与三娘和魔胎有关,所以她把这两个除掉后,所有与之有关的许愿都算是完成了任务。

        现在【许愿录】的列表只剩下不到五十个任务了,除了那些许愿发大财,想生儿生女,或者找如意郎君,娶个漂亮能干又听话的媳妇之类的任务之外,剩下有将近二十个任务都是与失足落水有关,看来又是一个“大案子”啊。

        枔靖调出最早关于落水的案子,是在两年前。

        不过其中十多起案子中落水者都已经死了,还剩下包括于三在内六个人还活着,处在昏睡状态。

        即便许愿者或者被害人已经作古,但只要罪魁祸首没有灭掉,这些愿望就会一直存在。

        就像之前除掉三娘和魔胎一样,其实里面好多孩子失魂的孩子已经死了,但任务并没有消失。

        只有灭掉三娘和魔胎之后,这份因果才算真正了结。那些还没有完全被魔胎吸收的魂魄,如果肉身还在就会自动回到自己身体,若是肉身已死,那就只能入轮回了。

        有两个比于三落水失魂更早,恐怕快要坚持不住了,所以枔靖必须抓紧时间,争取将他们魂魄给找回来。

        枔靖想着想着,意念一动,将虚数空间里的骷髅头和“锁链”取了出来。

        上面血煞之气依旧非常强烈,而且完全不受她的意念控制。

        该如何洗涤上面的血煞呢?如何收服为自己所用呢?

        这次对战三娘和魔胎,全靠一个字——耗。用时间和能量耗死对方的。

        因为本土作战,所以短时间不会有别的精怪打扰,但这次是在辖区之外,就不一定有这样的优势了。

        所以她想,如果能多两件法器的话,定然多一分胜算。

        就在她愁眉不展时,窗户方向传来树叶摩擦窗棂的声音,“小土地,小黑子有话要跟你说……快说啊,你刚才不是说说什么把神牌再提升一级就可以了吗?哎哟,你就咕哝那么一句我也没听清楚,你快自己跟小土地说啊?真是急死我了,快说……”

        夭夭硬是用他小小的身体将小黑子庞大身躯从树叶中顶了出来,一大一小一黑一粉落在窗台上。

        小黑子一副茫然“我怎么在这里我是谁”的样子,带着一些抗拒和一惯的淡漠,然后夭夭便用两只细细的小手将对方脑袋固定,看向枔靖的方向。

        夭夭完全不在乎小黑子被他小手挤压的变形的脸,也没注意到枔靖此刻惊讶又尴尬同时又带着那么一些些期待的复杂表情。

        然后兴奋地说道:“小土地,小黑子知道……原来这家伙什么都知道,哼,竟然敢瞒我家小土地,快说——”

        枔靖扬了扬手,想说点什么打个圆场——毕竟她这人讲究个你情我愿,人家不愿做的话她不会去勉强。

        可是她终究没有把阻止夭夭的话说出来,毕竟她此刻内心还是特希望有人给她指点一下滴。

        眼下,有人帮她做了她碍于面子不方便做的事,若是再装模作样去阻止以彰显自己的大气民主神马滴,那就婊的太明显了。

        所以,枔靖将扬起的手变成了作揖行礼,朝小黑子说道:“……那个,若你真知道的话,还请不吝赐教。待我收服这两件法器便记你一功。”

        枔靖心思灵动,主动给对方递上台阶。

        她才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而觉得不好开口呢,当老板,连这点度量都木有,那还是别干了。

        “一千——”

        小黑子言简意赅。

        “好——给!”

        果真还是能量动人心啊。

        枔靖发现自己有能量后也变得豪爽起来,很是爽快地拿出一千能量给小黑子。

        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小黑子,那眼神像是在说:钱给到位了,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