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关于职业道德

第六十九章 关于职业道德

        呼地一声,骷髅头从她手上飞了起来,然后张大嘴巴朝那颗小草狠狠咬了下去。

        咔哒——

        枔靖收回骷髅头,小草依旧颤巍巍地立着:还好还好,对方牙齿缝儿比较大。

        看不出效果,再来一次。

        于是伴随着骨骼摩擦和一声咔嚓的脆响,一棵手臂粗的枯树被拦腰咬断。

        枔靖看着断口地方,莫名感觉自己的手臂也有些些疼。

        这要是咬在要害上,一口定输赢啊,就算不是要害也能弄残咯。

        关键是这除了实体伤害,还有能量体的攻击,和精神影响。

        不错不错,将骷髅头也收入灵池继续温养着。

        既然村民落水而丢魂的案子已经排上了日程,于是在脑海中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梳理一下,比如先去哪里调查,然后又做什么,让心中有个大概规划。

        困意再次袭来,不知不觉已经到深夜,枔靖打算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去槐树村。

        然而这一晚注定不会太安静,刚一睡下,就感觉识海中传来噼噼啪啪如同鞭炮的声响,然后是断断续续的萦萦低语,还有从神牌中不时传来的提示音……

        枔靖这一天是真的很累,与精怪们大战了一整天,能量和精力几次清空蓄满又告罄,回来强撑着净化两件法器。

        虽然精力值因为吃了一些东西的缘故已经加满了,但是……她就是好想睡觉啊。

        就感觉一天要是没有睡觉就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太喜欢在床上慵懒地伸着懒腰的感觉了。

        今天究竟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槐树村出什么大事了?怎么提示音总是响个不停?

        枔靖的责任心战胜了睡意,再次打开神牌……

        心情顿时放松下来。

        原来是今天是大年三十了,不,准确地说已经来到新年第一天了。

        所以村民在新年第一时间就燃放爆竹,除旧迎新,然后给各路神仙烧去香烛纸钱,供奉上精心准备的供品,祈求新的意念平平安安风调雨顺…有的喜欢在大年三十供奉,有的喜欢选择新年第一天,她之前收到的一部分供品就是如此…

        当在人们在供奉诉求时,被他们念到名字的神祗就会接收到信息。

        所以,枔靖刚才听到那么多声音在她耳边上叨叨,便是有人在供奉她,念叨她的名字了。

        没有阴魂作乱,没有精怪搞事情,更没有无辜村民被害……枔靖将那些声音屏蔽,然后放心大胆地睡了过去。

        小桃树中,小黑子已经将几千能量完全吸收,再次将自己包裹在一团黑雾中——进阶了。

        因为这一次进阶比之前所需的能量都要更多,所以向小土地又“要”了一千。

        夭夭也停止了练习对树根的控制,静静地趴在灵室中,通过树叶看着外面的世界。

        没错,本应该叶子掉光的桃树,在端部还挂着一片小黄叶。

        在他上百年的生命历程中,虽说经历过很多任的土地神了,但好像都只有两个样子。神室里的小土地算一个,其他所有的是另一个样子。

        往年吧,大概因为神室式微,到处都阴邪精怪作乱,所以土地神基本上都被困在神室中,处于一种……怎么说呢,入定的状态。

        只有逢年过节的时间才会显得忙碌一些…因为这个时间就算是人们再怎么想不起土地神,也会在祷告中偶尔顺便带一下。

        于是乎就有零星的供品分到这里。

        而现在,这个小土地已经不是那个等着过年人们施舍的供奉的土地神了。

        他看着神室中方桌上各类供品不断堆叠,在他眼中,有好多都是他没见过的,而且比以往所有的供品都更加精美更加丰厚……

        收回视线,落到角落里那一团黑影身上。

        想起一开始他不断催促对方用法力提示那些新来的土地神,小黑子都非常抗拒,但碍于他的一再央求而消耗了很多法力……而这个小土地,小黑子没有被他央求打动而给与任何的提示,可对方不仅成功扭转神室的局面,还重新获得人们的信仰。

        夭夭不由得想到,看来小黑子是对的,小土地是最厉害的,以后他不能凭自己所想去为难对方了。

        …………

        枔靖走在白雪覆盖的路上,虽然雪花飘飘阴冷异常,但空气中洋溢着喜庆热闹的气息。

        当然,也有几家冷冷清清,满室凄愁。

        枔靖首先来到于三家,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个躺在床上的黑瘦男子——于三媳妇的丈夫——于三。

        二十多天前于三落水后就一直昏睡,一开始还能在身体本能下吃点稀粥什么的,后来几乎很难吞咽,全靠她给的那支山参续命。

        村里还有几户人家也类似情况,有的比于三出事时间稍长,有的稍短。

        其中有一个昏迷的村民是十多岁的小伙子,他原本与其余几人结伴而行,明明在河边好好地走着,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就落入水中。

        这段时间属于枯水期,旱水沟里的水都快见底了,就算是整个人掉进去最多到半腰,根本淹不死人。所以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给整了。

        枔靖根据刚才收集来的信息:据说那个小伙子刚刚掉进河里,口鼻都没沾到水,旁边的人就立马把他拉了上来,然而人便一直昏迷着了。

        那么问题肯定就出在那条河上。

        枔靖把这几户人家出事的人都检查了一遍,魂魄不在,但是…身体和魂魄仍旧存在一定联系,说明魂魄没有消失,而是被困在某个地方了。

        枔靖打算去人们出事的那条称为“旱水沟”的地方看看。

        旱水沟顾名思义,这条河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都是干的。

        村里的灌溉又依赖着它,人们逢年过节都没少在这里祭祀,希望能在每年开春播种时能水源丰沛一点。

        枔靖赶到旱水沟时,发现沿河边有很多人们供奉的痕迹,甚至还有刚刚燃烧不久香烛。

        河水更浅,有些地方只剩下一条细线。

        今天已经是新年,照这么下去的话,村民今年播种灌溉恐怕要成问题。

        河水断流有很多原因,比如上有水源,河流是否改道之类。

        还是先把村民丢魂的事情解决了吧。

        看着这些明显还很新鲜的成堆成堆燃烧的香烛纸钱的灰烬,枔靖登时就觉得郁闷了,丫的,村民已经这么供奉了,竟然还扣人家的魂魄?

        也太没点职业道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