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被戳破的小秘密

第八十六章 被戳破的小秘密

        枔靖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眼睛盯着钟淼,追问:“然后呢?”

        “我听到这些的时候也觉得可能是那些信徒在夸张谣传,再加上这段时间需要控水,所以就没有去理会。然而就在前两天,我发现有好多小妖纷纷往驴儿岭去,我拦下一个小猫妖,问他为什么去向一只老鼠精称臣,他说,天机娘娘好像已经搭上什么关系了,大概就在大年初二还是初三,他们中就有一个小妖亲眼看到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捉妖师前往驴儿岭,当时还以为朝廷派捉妖师来肃清这一带的小妖呢,缩在洞里吓个半死。”

        “但奇怪的是,那个捉妖师却非常低调,不仅没有斩杀沿途任何精怪,甚至连捉妖的法器都没拿出来过,唯独在驴儿岭逗留了小半天才离开。此后不久,便有人给天机娘娘重塑金身,又传出当今皇帝要亲自上表天书,请求敕封她为城隍的消息。所以各路小妖纷纷前往,想得到一个封位,就像我这样。”

        说到这里,钟淼眉心微蹙,忧虑地看向枔靖:“枔土地,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对方故意放出这些消息,就是要让我们感到不安,然后自乱阵脚?”

        枔靖还在想那个“捉妖师”的事情,根据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捉妖师和法师之间还是有一定区别,或者说捉妖师是法师的一个分支,专职捉妖,斩妖除魔。而法师则是还会做法驱邪,比如桃花沟事件。

        听到钟淼询问,她下意识点点头,应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设置石牛的法师搞出来的。他若直接到我地盘上干架的话,我是主场作战他远道而来没有任何优势,所以便联合我的对头对我施压。”

        有一点她想不通的是,都没干过架,他怎么就那么确定打不过自己?却要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来对付自己?还是说,这其中有别的什么猫腻?

        钟淼带着一丝关切:“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能做点什么?”

        枔靖摇摇头:“他们在槐树村以外搞事情,我们是真的鞭长莫及。你先回去做好日常就行,顺便收集收集消息,也注意自己安全。我怕那些小妖为了讨好天机娘娘而拿你当投名状。”

        就像她初来乍到遇到的丽娘一样。

        钟淼郑重点点头,然后起身告辞,刚要离开时,蓦地偏头看到神室旁边的小桃树旁边立着的一个妖灵,面露疑惑之色。

        咦,这两个小妖灵的气息…怎么觉着那么熟悉呢?

        枔靖见钟淼本来准备离开的,却盯着自家的小桃树看,从树叶上挤出两只小眼睛。

        她正要询问,却见夭夭后知后觉地想要往回缩,却又被一股力量推了出来。

        刚才夭夭和小黑子都听到两人的谈话,神室和桃树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得知人类法师与偏神勾结对付小土地,让他们也十分不安。

        哪知听的正入神时,两人谈话结束,他一下子忘了隐藏自己,被钟淼盯了个正着。

        夭夭头顶的两片毛茸茸的花瓣微微卷着耷拉下来,细细的小手在身前揪着,显得很不自然。

        枔靖一看这架势,心道:哟呵,莫非在她之前钟淼和夭夭还有一段故事?

        “你们……认识?”她在问这句话时,眼中不自觉地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钟淼回过神,连忙笑呵呵地应着:“不,不,在下只是觉得这只小桃夭着实可爱的紧,刚才唐突了,还请见谅。”

        枔靖随口应着:“那是那是……”言语中带着一丝自得,别人称赞自家的小妖灵当然高兴呀。

        钟淼看看枔靖,又看向小桃树,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告辞离去。

        枔靖见对方不肯说与夭夭之间的事,还很郑重地行了一礼,只当是人家很有礼貌,便也不好继续追问。

        送走钟淼后,枔靖嘴角含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手指点了点夭夭,也不说什么,挥手将院坝里的东西收进室内。

        夭夭并没有回自己的灵室,而是扭扭捏捏地跟着枔靖进了神室。

        枔靖故作意外地问道:“夭夭找我有事?”

        夭夭最后还是实诚地说了出来:“小土地,其其实我…我之前见过他,不是他来送东西的那次,而是还要之前……”

        枔靖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哦?”

        “没想到他刚才竟然认出了我,给小土地丢脸了,对不起小土地……”

        枔靖还以为会听到一段“花边新闻”,都准备好瓜子了,对方却冒这么一句出来。

        她心中登时就感觉,就好像与人谈笑风生意气风发后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裤子拉链没拉上一样…一想到刚才与钟淼聊天,还一副看破别人小秘密的样子……想必人家当时看她也是一副“我了解,我不戳破你”的想法吧。

        枔靖平静下心情,故作平淡地问道:“呵呵,夭夭整天都在小桃树里守护我们的神室,怎么就给我丢脸了呢?”

        “那个…我我…”夭夭本来就粉粉的身体,此刻竟然抹上了一层胭脂红一样。

        枔靖伸出手,让其走到自己手中,温言道:“夭夭不怕,瞧,不管什么样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说吧,究竟是什么事。”她心里非常想知道这家伙究竟背着自己做了什么,究竟是“哪个地方的拉链没拉好”,但是又怕吓到了对方。

        夭夭细细的小手抱着枔靖的手指,绒绒小身体往上面蹭了蹭:“就,就是上次…钟淼来之前他还来过一次,然,然后…我我就躲在树后,我说小土地这里连像样的桌子板凳都没有。没想到过了两天他果真又来了……刚,刚才我通过桃树叶子听你们聊天来着,没来得及缩回去,还被他发现了,他,他肯定认出了我。他肯定以为是小土地叫我做的,对不起小土地……”

        枔靖惊讶的张着嘴,“啊,原来是这样的啊,怪不得呢……”

        哎哟喂,她想着钟淼离开时看看自己又看看夭夭的眼神…而她当时竟还以为是他和夭夭之间有什么八卦,原来这八卦在自己身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