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听见外面刺耳暴响声时,古晚晴正在屋子里吃西瓜。

        这声音太过于熟悉。

        老城区传来枪声,又是在这半夜,多半有大事发生。

        还没缓过神来,卧室就紧接着传来了声响,是玻璃破碎的碎裂声。

        古晚晴放下勺子慢悠悠往卧室走,随着玻璃掉落在地板上的还有一个男人。

        男人戴着黑色鸭舌帽,脸上兜着口罩,此刻正躺在地上,位于肩膀下三寸的手臂外侧有一处伤口正在往外溢血。

        伤口是呈炸裂型的,伤圈不大,却已经是血肉模糊。

        伤口正中央有个古铜色的物体,是子·弹头。

        古晚晴认得出来,这是傍晚在老年健身中心的男人。

        半夜出现在居民楼,惊动了警察,而后又中了枪,必然不是寻常的本分人。

        古晚晴也不慌张,站在那看着男人。

        男人也抬着头看着她。

        因为巨大冲击力,沈晔霖倒地后便蜷缩着身躯,一手死死拎着箱子,一手抱着头,眼睛在片刻后便睁开了。

        还没来的及抬起头来观察四周,面前就笼罩住了一个身影。

        黑乎乎的遮住了眼睛的亮堂,也完全将墙壁上的光亮覆盖住了。

        女人半蹲着,嘴角露出一丝笑,紧接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紧紧扣着,却也有分寸。

        她讥讽道:“就这身手还出来偷东西,不行啊!”

        女人的气息离得很近,似乎呼吸直接吞吐在沈晔霖的脸上,温热又酥痒。

        等反应过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从侧躺状态变为背靠墙,头被强扯着抬起,然后后脑勺抵在墙壁上。

        帽子的后侧搭扣铬得他生疼。

        两人四目相对。

        此刻,古晚晴打量着男人,甚至是毫不避讳的将沈晔霖从上看到下。

        虽然他蒙着面,可她能瞧见他眼窝深邃,眼眸漆黑发亮,里头透露着坦然而又冷静的光芒,似乎丝毫没有因为被掐住脖子而慌张。

        若不是他微微发红的耳朵和逐渐开始猩红的眼睛,古晚晴甚至以为他是个死人。

        如此能忍的人倒是让古晚晴有了一丝兴趣,她侧着头看他,眸子淡淡的,“你怎么不求饶啊!你求我,我就放了你。”

        “……”

        沈晔霖眨着眼睛,嘴巴一动不动。

        不是不想说,而是眼下嗓子里实在无法用力,虽然古晚晴的手用力不大,可沈晔霖一时之间仍旧没办法缓过气来。

        这样的姿势,迫使他不得不继续盯着她看。

        她五官端正,鼻梁高挺,红红的嘴唇邪媚性感。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纯净的眼眸了,虽然被刻意隐藏,故意伪装出凶恶和卑污龌蹉。

        可他还是一眼就看穿了她。

        此刻手臂受了伤,实在无法抬起来战斗,沈晔霖只好安分的靠着墙,想着逃脱之策。

        仿佛是被沈晔霖打量了好久,古晚晴收起嘴角的玩味,用空闲的那只手一把扯下男人的口罩,果断决绝。

        沈晔霖的面容赤·裸裸暴露在灯光下。

        五官棱角分明,与手臂的古铜色不同,脸上的肤色更美;

        嘴唇薄厚适中,眼下下颚线紧绷,抿着唇一言不发。

        居然是他。古晚晴心里一惊。

        眸子里闪过一丝的诧异,可立马就被她隐藏了起来,她松开手,站起身来,淡定从容的指了指门,说:“你走吧。”

        沈晔霖眉头微怵,连续咽了好几口唾沫才站起身来,心底有些好奇,却没有开口去问,拎起箱子便准备走。

        走了两步突然停住了,意识到了一些事情,他面露歉意:“对不起。”

        随后从兜里掏了一张银行卡弯腰放在地面上,“卡没密码。”

        古晚晴没说话,等沈晔霖的脚步刚踏出卧室门时,她又突然开了口:“叫什么名字?”

        “……”沈晔霖没想回答。

        古晚晴也没再追问。连头都没有抬。

        走到玄关口,沈晔霖发现楼道里橡胶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特别突兀,被弯曲的墙壁无限放大。

        沈晔霖拎着小皮箱站在门口,手握着门把手,却迟迟没有推开门。

        门外有警察,透过猫眼他已经瞧见了。

        全副武装的警察正端着枪面朝着门。

        顾平站在最前面,满脸的忧愁。

        真他妈倒霉!沈晔霖心想。

        按照这样的情况,从正面出去的可能性为零,只能原路返回。

        想到这,他便伸手小心翼翼地摁了一下客厅灯开关,客厅里立马陷入了一片昏暗中,随后他放低脚步声开始往卧室走。

        卧室的门半开着。

        里头灯光从门间隙里往外透,在门口的地砖上打了一层阴影。

        沈晔霖瞧见屋子里有个妙曼的身姿。

        古晚晴似乎料想到沈晔霖会回来般,她连身子都没转过去,直接说:“跑不了了吧!”

        屋子外头嘈杂的脚步声还有楼下探头监视着的警员,种种情况联合在一起,她很轻易就能分析出来。

        现在门外的楼道里估计已经站满了警员,而且是势必要将他带回去的。

        沈晔霖瞧着女人的背影,她很瘦,却又不是瘦骨伶仃的柔弱,她是有些具有线条美的肌肉的。

        直到手臂上的伤口持续传来疼痛,他才回过神来,倒吸了一口凉气,点头:“嗯。”

        刻意压低了疼痛的语气。

        “你还没回答我,”古晚晴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话落,沈晔霖已经走到窗台了,他稍微探着脑袋打量外面,与设想的差不多,警员们不知何时已经分散开,堵住了各个路口。

        他皱起眉头,回答道:“沈晔霖。”

        古晚晴手顿了顿,眸子里的光亮闪烁了片刻又恢复原状,她继续挑衣服,嘴里念叨着:“沈晔霖,沈晔霖……”

        这个名字古晚晴看到过。

        是在一张照片的背面,字体清新飘逸。

        照片被珍藏在一本书里,书名是《信仰》,在书的扉页上,小心翼翼地夹着。

        照片里的沈晔霖理着一成不变的板寸头,眸子漆黑,里头印着清澈的光,身上穿着警服,神采飞扬。

        这还是古盛浩刚进警校那年拍的,按照照片里太阳的光线和角度,应该是东方天刚刚放出曙光的时候,整片天有些一股朦胧的美。

        远处的山和天空都是不那么清晰的感觉。

        古盛浩说,警校不让拍照片,这是他们趁着凌晨还没有集合时偷偷跑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拍的。

        为了留个纪念。

        纪念便是让人留念的东西。

        古晚晴以前以为古盛浩只是说说而已,直到没多久他被警校开除,说是犯了政治性的错误,后来,古盛浩开始抽烟喝酒、打架、混场子,常年不归家,也联系不到人。

        再后来,他就死在了外面。

        沈晔霖见女人一直念叨着,满心以为她在询问,便道:“晔是日加华,霖是雨字头的霖,下面一个森林的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认真回答她的问题。

        话出口后他就后悔了。

        “我知道。”古晚晴勾起嘴角,盯着沈晔霖看。

        他的背后是一片漆黑的夜空,他站在光和黑暗的交界处,莫名让古晚晴有些温暖。

        本人比照片上黑了,五官倒没有多大改变,唯一变了的是眼神,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青春无忧了,如今里头隐匿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咚……咚……”

        铁质的大门被敲响了。

        连续敲了五下,对方也不说话,只是木讷的敲击着。

        两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清楚门外的是警察。

        沈晔霖收回目光,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眼睛就直勾勾盯着床头柜底下的攀岩绳,他心中一喜,抬头看着古晚晴。

        古晚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最终也落在了攀岩绳上,这是陈雯倩去年送她的生日礼物,说是法国带回来的。

        敲门声又开始了。

        比先前重了些。

        在这夜里,显得沉闷而又枯燥。

        古晚晴垂下手,然后缓缓朝着沈晔霖走过去,等到跟前后也没开口,只是面无表情的冲他眨眼睛,半秒后嘴角微噙,带着一丝狞笑。

        沈晔霖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为何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等他反应过来时,只觉得身躯往后一倒,脚底也受不着力,片刻之后整个人跌倒在地。

        眼前漆黑一片。

        似乎是个隔间。

        封闭室的,外头的灯光丝毫都透不进来。

        沈晔霖一边想着这女人力气真他妈大,一边站起身来,摸索着去寻找开关。

        灯亮了。

        他才看清楚周围,确实是个密室,空间不大,里头除了一架秋千,什么也没有。

        秋千有些年代了,木料已经起毛,中间那块板断裂,眼下已经无法正常使用了。

        这样一架报废的秋千摆放在如此隐秘的密室了,倒有些奇怪了。

        密室外头传来女人的声音。

        她说:“警察同志,这么晚私闯民宅,是我卖·淫了还是你们脑子有病!”

        沈晔霖眯了眯眼睛,心想,这女人真有意思,别的女人见了警察都担惊受怕的,而她却敢言语强硬地顶撞回去。

        他贴在墙壁上继续听着。

        “晚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说这话的应该是个中年男人,声音浑厚。

        “门在那,滚!”古晚晴说。

        “屋子里是不是有人?”这是顾平的声音。

        古晚晴没说话。

        接着又是男人在说话:“老大你看,地板上这么多血,那个毒贩肯定中枪了,而且在屋子里徘徊了很长时间,这儿的血迹最多了。”

        “人在哪?”顾平又问。

        “死了吧。”古晚晴轻描淡写的说:“就在你们进门前他从四楼一跃而下。”

        顾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跳下去了?”

        “不信你也跳下去看看。”

        “你这女人怎么这样说话。”年轻的警员看不下去了,出声责备:“我们……”

        依旧是那个中年男人,打断了青年的话:“算了,算了。”

        “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我们需要对屋子进行一下检查。”顾平说。

        “随便。”古晚晴依旧不急不缓的语调。

        半晌后,屋子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只有楼道里传来猛烈的脚步声,只是一会儿就消失了。

        古晚晴站在窗口看着,底下太黑,她瞧不见人影,只能听见说话声。

        “没有。”

        “这儿也没人。”

        “是不是人已经跑了。”

        “你们在楼下干嘛,人跑了都不知道。”

        ……

        又过了会,拐角处的灯光那整整齐齐走过一群人,在警员们中间还押着三个奇装异服,戴着手铐的男人。

        刚才有警员说沈晔霖是毒贩,那这三个人也应该是毒贩吧。

        毒贩。

        古晚晴心里将这个词反复念叨了好多遍,而后又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般,摁下了开关。

        墙壁顺着底下的转轴转动着,开出一条缝隙来。

        两个屋子便相通了。

        沈晔霖走了出来,在古晚晴还没开口说话之前,他就开了口:“谢谢。”

        “……”

        古晚晴也没回话,转身坐在床上看了看手机,已经将近十点了。

        手机界面上还有许多条微信,都是陈雯倩发过来的,她也没仔细看,就回了三个字过去。

        【不去了】

        见古晚晴不吭声,沈晔霖就迈开腿往玄关走,外头天色已经不早了,该回去了,陈霸天还在等着消息,这次已经耽搁了太长的时间。

        脚步刚到玄关口,女人开口了:“我叫古晚晴。晚上的晚,晴天的晴。”

        没有任何高低起伏的语气。

        沈晔霖拧开门把手,走了出去。

        心里太急也没听清楚,只隐约听见后头两个字,“晚晴”,刚才那个警员也喊她晚晴。

        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到了楼下,外头夜色更浓了,星光稀疏,老城区,健身中心,以及远处的矮山丘,好像一下子就全部掉进了神秘的沉寂中。

        沈晔霖紧了紧手头的皮箱,消失在黑夜中。

        作者有话要说:古晚晴:给我卡是要包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