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老城区地理位置比较优越,又远离市中心,先前便有风声透露出来,说是有人要来收购这片土地用作商业开发,建造高楼大厦。

        城区里的阿婆、老头们大都是秉承着不情愿的态度,最近个个神经紧绷着,试图与政府和开发区据理力争。

        古晚晴上下班总能听见阿婆们的议论声,说的唾沫飞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老头们也不专心下象棋,闲聊时总是扯到拆迁安置的问题。

        住在这一片的人都没什么理想,都是只求安稳度日的,更何况这些已经上了年纪退休的老人们,他们才不愿意去那繁华热闹的都市生活,又吵又闹的,大半夜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不如这老城区的蝉叫和蛙鸣来的让人舒心。

        居委会几次三番的派人来沟通,整日里就听见铁门被敲击发出的“咚咚”声,在这走道里来来回回的回荡着,却也不见有人开门,连说话声音也没有。

        工作人员在吃了几次亏后索性也不上门来,直接于晴朗的周日上午拉断了电闸,与此同时屹立于老城区中央的高音喇叭开始循环播报着,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请城区内的所有居民现在到小区健身中心开会,请城区内所有的居民现在到小区健身中心开会......”

        还有个中年男人补充道:“凡是不参加的居民从今日起断水断电,再次重申一遍,凡是......”

        古晚晴在努力了好几次想要继续睡觉失败后,睡眼朦胧地掀开被子,一边扭着脖子一边往窗口走,心里很是烦躁。

        外面焦躁的气氛和骂骂咧咧的声音已经盖过了广播里原本传出来的话语。

        她站在窗口往下头看,阿婆们端着小矮凳正在走着,脸色沉闷,还有几个眼珠子瞪着,瞪得圆圆的。

        一行人三三两两走着,时不时前后张望着。

        “还断水断电,我呸。”

        “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是要把我们往死了逼!”

        “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

        嘴里虽然骂着,可脚下的步伐仍旧没有停顿,继续往健身中心走去。

        毕竟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一片城区所有人都是没有房产证的,这是很多年前单位分配的住房,说是等两个月后再发房产证,可两个月还没到,单位的领导一家人都出车祸死了。

        后来这一片就成为了无人区。

        至于居委会是政府下来的人,说这儿总要有人来牵制住秩序。平日里居委会一向不会有人来,眼下既然来了,就势必是要拿出些下马威的。

        “小古,开会了。”

        楼下有个阿婆在嚷嚷,阿婆是前面楼的顾阿婆,平日里对古晚晴是多加照顾的。

        阿婆独自一人住在这。

        “来了。”

        古晚晴回应。她虽然知道顾阿婆人好,可仍旧是淡淡的态度,大概是性格如此。

        顾阿婆在楼下等着。

        太阳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红彤彤的,将她已经皱巴的面容映的生机勃勃,她爱笑,一笑起来眼角的皱纹更重,一道道跟湖泊里的波浪海水一样。

        “小古。”顾阿婆又喊了声,顺便往走道里走了走,外头日头太毒辣了,光是一小会就头昏脑胀的。

        她扶着楼梯的扶手坐在了台阶上,一边把拐杖放在地上,一边大喘气。

        “呼呼……呼呼……”

        喘了一会后,总算是暂时缓过神来了。

        这时候,古晚晴也下来了,她穿着很随意的淡蓝色居家服,扎了个马尾辫。走路的时候,黄色的头发一甩一甩的。

        “顾阿婆。”

        她出声唤道。

        顾阿婆抬头,一双眼睛虽然已经眼皮耷拉了,可里头的眼神清澈的很,湖蓝色的。她点了点头,扶着扶手和墙壁站起身来。背脊微微佝偻着,动作很慢。

        古晚晴上去帮衬了下,紧接着跟在顾阿婆身后慢慢往健身中心踱步而去。

        盛夏的天除了热腾,还令人烦躁,幸好古晚晴随身带了把折扇,边走边扇,稍许凉爽的风刮在脸上还是有些凉意的。

        还未到健身中心,里面的嚷嚷声已经传到了城区里。

        此刻,健身中心盘踞着许多人,阿婆和老头们早就抢占了前头的位置,人坐在木矮凳上,东张西望,面容上有气愤又夹杂着不太明显的慌张。

        在阿婆们身侧还站着个把年轻的小伙、小姑娘,都是他们的直系亲属,算是找了文化人来商量对策的,当然其中也有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这种面相一般都是较为难搞定的。

        城区里的居民在打量着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同样,坐在上头办公椅子上的男男女女也在看着底下的人群,他们三三两两的将脑袋凑在一起,两个眼珠子呲溜转动着,脑海里想着如何解决眼下的状况。

        “上头咋说?到底派不派人来啊!”

        “这断水断电也不像话啊!城区里可都是老太婆和老头子,眼下又正值酷暑,万一死了人,事情就闹大了。”

        “咱们都是按规章办事,真要有什么事情也不关咱们的事,你们瞎操啥心。”

        “张领导说的是。”

        “......”

        几个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也不再说话了。

        古晚晴来的晚,只能和顾阿婆在后头占了个位置,阿婆左瞅瞅右看看选个正对主台的地方坐了下来,古晚晴没带矮凳就只好站着。

        “小古,你咋没带板凳啊。”顾阿婆问。

        古晚晴扇着扇子,看着前面人头攒动,回道:“站着凉爽。”

        后头没有树木遮挡,整个人都是暴露在阳光下的,古晚晴往西侧站了站,正好落在地上的影子挡住了直直照射顾阿婆的太阳,阿婆眼前一片黑影,确实没有那么晒了,年纪越大,身体就越不如从前了。

        顾阿婆没有抬头,心里倒是一暖。

        还真是个好姑娘。阿婆心想。

        半晌过后,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没有了嘈杂的议论声,四周只有枝头上蝉儿的叫唤声。一个枝头上叫,立马四处都叫唤开来。

        上头的话筒里有人开始讲话,依旧是循循善诱的教导:“各位村民们,大家请放心,政府已经为我们安排了新的城区,环境肯定比这儿好,设施也比这儿好,最主要的是每家每户都安装了空调,这不就保障了大伙的优越条件了吗!”

        “光是破空调就想让我们搬走,这儿我们可生活了几十年了,那是根深蒂固的感情啊!”有个面色红润的阿婆嚷嚷道。

        “就是就是。”随即就有数不清的嘴开始应和。

        说话的男人看了看坐在一侧的领导,有些下不来台面,他咳咳了好几声:“嗯......那个......”

        话语戛然而止,领导把话筒抢了过去。领导顶着个中南海的发型,不苟言笑的模样,开口道:“现在如果有想要搬的人可以上来签字,优先选择好的房区,总之,我就一句话,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别到时候好的房子被选掉了只剩下差的房子,到那时在我这儿哭也没用。房子就那么多。”语调和表情一样。十分严肃。

        这话一出,有些原本就摇摆不定的人就站起身来,往前头走去,领导的话很有诱惑性,谁都想要好的房区,想要优先选择权。

        有人开了先例,上去的人便逐渐多了起来。

        人走动带起一阵燥热的风,古晚晴只好加大了扇扇子的力道。

        对于是否要拆迁,她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这一套房子本来就是古盛浩去世后她租的,当时看中地理位置偏远,况且房子里还有个密室,所以就租了下来。她对这房子并没有多大的感情。

        “小古。你咋看?”顾阿婆问。说话声音有气无力的,日头晒得她有些头晕眼花。

        “这要看阿婆你自己心里的想法。”古晚晴实话实说。

        说完后,古晚晴就继续盯着前面,等着顾阿婆的回答,可阿婆迟迟没有说话,古晚晴便低下头来,顾阿婆的身躯正在左右颤动着,没动几下人就直挺挺地往滚烫的地面上栽了下去。

        “轰”的一声,被淹没在闹腾的环境中。

        周遭立刻就有说话声传了开来,越来越响。

        “有人晕倒了。”

        “谁啊?”

        “顾阿婆死了。顾阿婆死了。”

        “天呐,死人了。”

        “......”

        古晚晴随即蹲下来查看顾阿婆的状况,顺道拨打了120,电话一通她就将情况跟接线员说了一下。

        说完后站起身来,疏通越来越密集的人群,“让开,别聚在一起......”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医护人员将顾阿婆抬上了担架,古晚晴也被当成亲属要求一同前往医院。对于这个情况,古晚晴欣然接受了,据她了解,顾阿婆是个没儿没女的孤寡老太,一个人在城区生活了许多年。

        到医院后,医生诊断说是中暑,并没有大碍。

        进一步检查查出来顾阿婆心脏不太好,可能将来有心梗,需要及时联系家属来。

        “你有她家属的联系方式吗?”男医生问。

        古晚晴摇了摇头:“没有。”

        “我们需要……”

        “我知道,联系警察吧。”古晚晴说。

        从警察那儿得知,顾阿婆有个孙子。孙子叫沈晔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