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他从曙光中来在线阅读 - 第14章

第14章

        沈晔霖一言不发,拽着高岳的T恤领口将人往酒吧后头的小巷子里拖,他手劲大,肌肉又发达,几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高岳拽住前行。

        步伐缓慢,嘴里还哼着歌:“我在清晨的路上,谁被我遗忘,我在深夜里旅行,谁被我遗忘……”

        而高岳则是憋红了脸,眼睛也由于呼吸不畅而凸起,里面带着猩红血丝,他根本没有力量去反抗如此强大的冲击力量,现如今只能用两只手死死拉住衣领,防止窒息。

        腿在地上摩擦着,他又穿着短裤,真的是肉与柏油路地面在硬生生擦着。

        疼痛从肢体上升到脑子。

        “大哥……大爷……”高岳没瞧见人脸,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哆哆嗦嗦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他心里猜测,大概是和古晚晴的事情有关。

        歌声还在继续。

        在这片寂静的区域里来回回荡着,歌声夹杂着高岳的说话声,不久后又增添了高岳的哭声。

        沈晔霖还是不说话,将高岳丢在墙角,自己却倚靠在墙壁上点燃了烟。

        打火机的光芒一亮,瞬间又熄灭了,转而变成一团星火在慢慢燃烧着烟。火苗很淡,随着风将烟燃起烟雾来。

        只是这一会光亮,高岳就认出了对面的人。沈晔霖。道上传闻他杀人不眨眼,尤其会折磨人,往往让人生不如死,也算是贩毒圈一大狠角。

        高岳也吸毒,更贩毒。祖上传下来的一点家底都让他败光了,如今靠着四处坑蒙拐骗过日子,上个月还小赚了一笔,是从一个毒贩手里偷了一包货。纯货,卖了笔很高的价格。

        “大爷。”高岳整理好姿势后开始磕头。脸死死埋在地砖上,愣是不敢抬起来。

        “认识紫毛不?”沈晔霖问。

        似乎有点下小雨了,雨滴从巷子的老房子屋檐上往下挂,这儿漆黑一片,也瞧不清楚,感觉雨挺密集的。

        沈晔霖往屋檐下靠了靠,眼睛继续盯着高岳。太黑了,无法看清高岳的神色。

        高岳眼珠子转悠了一圈,心里猛的意识到了沈晔霖说的是谁,可他怎么也不敢承认,埋着脑袋想着说辞。大概两分钟后,开口道:“霖哥,不,霖爷,我真不……不认识你说的人。”

        “上个月?”沈晔霖嗓门低沉。

        “啊!”

        “酒吧。”

        高岳:“真没印象。”

        “哦。”沈晔霖邪笑。

        对付这样的无赖,沈晔霖有的是办法,他蹲下身子,脸冲着高岳,一手抓紧高岳的后脖颈将高岳的头往后仰,后脑勺靠在墙壁上。

        高岳不敢动,因为他知道根本逃脱不了。

        烟还在燃烧着,沈晔霖猛吸了一口让烟更加燃的火烈,然后“唰”的一下将烟凑近高岳的眼球,距离眼球只有一厘米,他可以瞧见眼球上的黑白分明,还有突然萌生出来的眼泪。

        沈晔霖的手端惯了枪支,眼下是极为稳当的,风吹动,雨滴打都没有让他抖动分毫。他说:“我看你这眼睛也没用。”

        强烈的烟熏的眼睛难受,高岳的眼泪早就不受控制,可他不敢眨眼,连大气也不敢喘,就只是睁着眼睛看着沈晔霖,嘴巴蠕动着,说不出声来。

        烟烫着了睫毛,有股淡淡的焦味。

        高岳感觉火星已经蹿进了眼球里,他控制不住的开始颤动身躯,先是腿,紧接着是上半身,再到脸颊。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听得出来,这声音是从嗓子底迸发出来的,极度恐惧又满是无助。

        高岳继续说,胸脯不敢起伏的太厉害,害怕沈晔霖的手一哆嗦就将烟刺进他的眼睛里,“我偷了他一包货,卖了……卖了五万,钱……钱都花光了。”

        沈晔霖松开高岳,将烟捻灭。

        高岳顺势瘫软在地上,雨水已经将他的头发全部打湿,湿漉漉的耷拉在额头和脸上,他看着逐渐熄灭的烟头,默默咽着口水。

        “不错。”沈晔霖夸赞。

        在这两个字听进高岳耳朵里时,沈晔霖的脚尖也随之落在了高岳的**·部位,他的力道很大,踹完以后,高岳先是麻木,一会后才是剧烈疼痛。

        他蜷缩着身子,手捂着疼痛部位,面色燥红,已经呜咽不出声来,只能“啊……啊……”的叫着。叫了几下就在地上打滚,翻来覆去,想要缓解,却迟迟没有效果。

        雨下大了。

        沈晔霖的头发也淋湿了,比头发更湿的是脚,他穿着人字拖踩在水里。看着爬不起来的高岳,他抬手将头发上的水珠掸去,然后迈开步伐往酒吧走。

        走了两步,还不忘和高岳说话:“往后记得安分点。”

        高岳也不吱声,只是哀嚎着。

        孙乾站在酒吧的门口,嘴里喝着干邑白兰地酒,酒很香,可他却完全没有心思品,他的整个目光都放在巷子里头,透过纷杂的雨看着。

        巷子曲径幽深,没有人来往。

        从沈晔霖将一个男人拽出酒吧,他就跟了出来,本来以为出了什么事想要帮衬着,可等他瞧清楚是高岳后便止住了步伐,乖乖呆在门口等着。

        “解决了?”沈晔霖出来了,孙乾同他说话,又饮了一口酒,顺便给沈晔霖递了一杯。

        沈晔霖接过酒,一口饮尽,淋了雨喝点热乎肠胃的酒,实乃幸事。他点着头,算是默认。

        “小董的事?”

        “不然呢?”沈晔霖反问。

        淅淅沥沥的雨依旧下着,比早些时候明显大了,落地后反弹溅起水花,还有水声。

        孙乾:“都过去那么久了。”

        沈晔霖晃着杯子,看着孙乾,一副“你什么意思”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古晚晴。”孙乾兜了半个圈子还是说出了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毕竟刚才发生了那一幕……”

        沈晔霖打断孙乾的话:“你想多了。”

        “真的?”

        “嗯。”

        “那我就当你是为了小董。”孙乾说。

        沈晔霖没有再接话,也没有想要转身往酒吧里进去的意思,他只是安静地站着,一动不动。

        眼睛里全是雾气,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迷眼的很,他努力睁了几下,耳边又传来孙乾的说话声。

        “我托好几个兄弟仔细查了,确定古晚晴是汤雄的女儿。”孙乾说,说的时候还不忘观察沈晔霖的神情:“现在不光是她有男朋友这件事情,她还是汤雄的人,你也知道,汤雄和陈爷的关系,作为兄弟跟你说句真心话,离古晚晴远点。”

        “确定了?”沈晔霖问。

        关于古晚晴的身份,沈晔霖也私下调查过,可查不出任何的信息,整个人的档案都是空白的,他也问过顾平,顾平表示不知道。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汤雄打通了关系,让人销毁了相关内容记录。

        孙乾:“确定。”他拍了拍沈晔霖的肩膀。

        “陈爷知道?”

        “我估摸着小董已经汇报了。”

        “那就按计划行事。”沈晔霖说。他抬头看孙乾,黑色的眼眸里有一颗火星等待迸发。

        孙乾伸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脸上带着耐人寻味的表情也在看着沈晔霖。

        在舞池里跟美女扭动了许久的张大麻子有些累了,在小弟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他的粗辫子盘绕着脖颈,整个人还处于兴奋的状态,大概是磕了药的缘故,目光迷离的很。

        绕着酒吧看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高岳的身影,便伸手戳着小弟的肩胛骨:“高岳呢?我问你高岳呢?”

        小弟:“被......被沈晔霖拖走了......”

        “你说谁?”

        “沈晔霖。”

        “陈霸天的人?”张大麻子直抽嘴角,脑袋也受了影响,倾斜着连连颤动。连续抖动了好几下,才缓了过来。

        小弟点头。

        这时恰好有人进出酒吧,酒吧的大门来回开启了好几下,小弟眼尖,瞧见沈晔霖站在门口在喝酒,他的这个位置看过去,门口就只有沈晔霖一个人。

        “大哥,沈晔霖在门口。”小弟微低身子凑近张大麻子的耳边,低声道。

        张大麻子:“哪呢?”

        小弟往门口指。张大麻子顺着小弟的手指往门口看。

        “干他!”张大麻子说。

        张大麻子是这一片的地头蛇,与沈晔霖结怨已久,源头是因为一个按摩店小姐。

        小姐长得标志又有韵味,张大麻子虽然浪迹情场许久却还是一眼就沉沦了,想要包小姐做二奶。可后来听说这小姐被沈晔霖包了,当下就带着小弟围殴了沈晔霖。

        结果是输了架,还没抢到小姐。

        为了这件事情,张大麻子抑郁了很久,一直想要找机会再干一次沈晔霖,苦于碍着陈霸天的面子又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眼下算是有了堂堂正正的理由。

        “今天我他妈的非让他缺胳膊少腿!”张大麻子又抽了几下嘴角,站起身来。

        身后的小弟也跟着站起来,跟在张大麻子身后往门口走去。差不多有小十口人,晃着胳膊,手头还拿着明晃晃的刀。

        孙乾去酒吧里头拿酒了,外头就沈晔霖一个人。

        雨逐渐变小,可天还是乌黑的,任凭酒吧里头灯火通明,可这儿还是死气沉沉。

        巷子里的高岳踉踉跄跄地走出来,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捂着裤子,两条腿微咧着。在沈晔霖瞧见他的时候,高岳也瞧见了沈晔霖,顺便看清楚了后头气冲冲走出来的张大麻子。

        “大哥。”高岳喊:“大哥救我!”

        听见高岳呼喊声的同时,沈晔霖也听见了脚步声,很嘈杂的声音,脚底板拖着潮湿地面发出的呢喃声,他往右侧撤了撤身子,很自然地躲过了飞驰而来的小刀,回头一看,张大麻子的拳头已经冲到了自己眼前。

        沈晔霖转过身来,三两下就绕过了张大麻子的拳头,而自己手也已经抵在了张大麻子的身上,随即骨骼分明的手用力一抬就扼制住了张大麻子的脖子,抬脚又往肚子上踹了一脚。

        张大麻子连连后退,可又是个不服输的人,“你们他妈的快给我上。”

        小弟们齐刷刷往前冲,将沈晔霖逼着往后退,退到了雨中。明晃晃的刀从沈晔霖的胳膊下,下巴处巧妙的划过,激烈的斗争持续了很长时间,沈晔霖渐渐有些寡不敌众。

        身上已经有几处很明显的刀伤,伤口不深,却也是面目狰狞的。

        张大麻子:“沈晔霖,今天老子就要你一条腿。”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沈晔霖并没有惊慌,仍然在与小弟们搏斗。眼睛看着酒吧,寻思着孙乾怎么还没有出来。

        张大麻子察觉出了沈晔霖的心思,笑着嘲讽他:“你还指望有人来救你?”

        后头传来说话声,字正腔圆的女声:“我不是来了吗?”

        沈晔霖抬头,雨水已经将眼睛彻底模糊,可他还是清楚的瞧见古晚晴站在雨中,满脸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有红包。